高考闭关

关于

【喻黄】真·致郁三十题

#真·致郁三十题##喻黄#

By.祈岚

『卡文了所以写点儿别的东西』

『新浪微博:@九赤_淹死在大西洋里』

『授权已有√』

『每一个题都是相同的背景』

『你觉得喻黄可能虐?』

『大概都是双向类型』

『27实在不会写_(:_」∠)_有点不切题』

『私设如山』

『bug多见谅』

+++++++++++++++++++++++

一切仅此而已。

1.仓库打扫

喻文州擅长家务,这是黄少天非常了解的事。毕竟三年的情侣不是白当的。

那天黄少天从抽屉里翻出了生了锈的钥匙,费力打开那个仓库——一瞬间尘土满面,夹藏着不知有多少的回忆扑面而来。

那是他们一起生活过的痕迹,喻文州将其打理的井井有条。

照片、录像带、碗碟……

还有两个冠军戒指,荣耀的第六个赛季,荣耀的象征。

——一切的一切随着喻文州的离开支离破碎。蓝雨变得不完整。

蓝雨战队是豪门?哦那是历史。

队长队长……

为什么要离开呢……?

黄少天抱着奖杯,不顾尘土坐在地上。

腹部好疼……病又犯了……

2.一眼万年

喻文州第一次看到黄少天的时候,他们还是训练营的成员。

最难忘的应该是他扯着人说个没完,脸上兴奋的神情。

异常自信的神情,小孩子一样。

直到现在还像小孩子。

黄少天一开始是没注意到喻文州的。

只是那天偶然看到了他坐在那里,手握笔撑着下巴,好看的眼睛里是专注的神色。

他有些看不起——明明手残为什么那么认真?

也有些敬佩——即使手残也是那么认真。

喻文州,他记住了这个名字。

永远的记住了。

只是简单的一眼,却仿佛在心脏用钉子刻下了血淋淋的痕迹。

永远忘不掉,永远钻心。

3.空置的副驾驶座

黄少天在学车的时候,一直是喻文州在陪练。他坐在驾驶座横冲直撞,喻文州在副驾驶笑着让他小心。

都说了让你小心了。

我有小心啊!

小心就好。

你看不到那天的鲜血。也好。

黄少天揉了揉肚子,打开了车门。

“队长我来啦!”

“诶……队长…?人呢……?”

4.盲目信任

“少天,今天战队有点儿事情挺重要的,你一个人练车可以吗?”

“当然当然!!!队长相信我!!”

“嗯好,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砰!”

少天,你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队长啦!!

“少天,分手吧。”

5.死如秋叶之静谧

喻文州很冷静,意想不到的冷静——冷静到让人可怕。

苍白的脸色,呼吸机滴滴的声音,心电图的曲线很不稳定。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黄少天。安静的像死了一样。

那么,用我的吧。

匹配吗?

那就好。

“队长队长你怎么了啊?脸色怎么那么不好?”

“没事儿,就是最近战队的事情有些忙,我没事儿的。”

6.指腹扣上扳机

“为什么一直要盯着我?”他穿着黑色西装,皮鞋踩着男人的胸膛,掏出打火机点了一支烟。不远处是男人被砍掉的双手。

“喻文州……哈!原因你难道不明白?”

“那为什么伤害他。”

“喻文州,你是聪明人,怎样会让你痛苦我是知道的哈哈哈哈,只不过你会下那么大决心真是出乎意料!”

他依旧笑着,只不过周身散发出的气息让人胆颤。

哦,枪身是黑色的。

血液是红色的。

铁锈一般的味道。

他捂住了腹部,眉头皱了起来。

7.是你输了

“少天,来玩个游戏吧。”喻文州微笑,倚在墙角问道,“看看咱们谁输谁赢。”

“什么什么游戏?”

“其实就是网络上的占卜小游戏……”

喻文州话还没说完,黄少天捂着肚子就笑了起来:“哈哈哈哈队长你竟然看这种东西哈哈哈哈!!”

“咳……”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扬了扬手机,“好了,来试试吧……”

“嗯嗯好的!!!”

“一……”

“怎么样怎么样结果是什么?”测试一结束,黄少天就凑到了喻文州身边,抢着要看手机。

“你输了。”喻文州淡笑,头一次在黄少天前抢着关了手机。

“啊为什么啊队长队长你不能这样你得告诉我答案!!!”

“答案没什么,听话好吗?”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的脸,撩起头发落下一吻。

“好好好好的!!!!!///////”黄少天内心受到了冲击。

喻文州测试的结果是:对方先提出。

而黄少天的是:你先提出。

很简单的一个测试:来测测你和恋人谁先提出分手吧!

非常不讨人喜欢的测试,就像FFF团报社一样。可喻文州不知怎么就打开了。

兴趣盎然。

失望透顶。

不会分手的。他这么对自己说。

少天怎么可能提出分手呢?

呵,什么测试,一点都不准。

先提出来的,还不是自己啊……

喻文州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是你输了?

不,是我输了。

对不起。

8.最后一刻也……

那天是个阴天。黄少天看着仍旧一脸笑容却感受不到温暖的喻文州,咬着下唇不让泪流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队长为什么要离开!!!”

“不为什么。”喻文州抿唇,从口袋里掏了一支烟娴熟的点上。

——黄少天从未见过喻文州抽烟。

“队长!文州,别走好不好……”他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少天乖。”他仿佛还像之前一样,宠溺的语气哄着黄少天。然而眼神一点也不为所动。

“队长我和你一起走好不好……”

“不好,蓝雨需要你。”

“队长能不能给我一个原因啊……”

“硬要答案的话……大概是我厌烦了吧。”

“荣耀蓝雨什么的……也会厌烦的。”

黄少天眼中喻文州的最后身影,是亚麻色的围巾被风吹了起来,喻文州的背影在他的眼神中消失殆尽。

“唔……”腹部出来了钻心的疼痛。黄少天捂着肚子蹲了下来,眼泪啪嗒啪嗒的掉,洇在地上一片深色。

但是心脏更痛一点。

火烧火燎。

眼前模糊了啊……

“黄少!”

“少天!”

9.天真

黄少天觉得自己挺天真的。

当初那么喜欢喻文州会不会是一个错误。

最后受伤的是自己,他跟没事儿人一样走了。

走的那么洒脱。

黄少天苦笑。

那天他醒了之后,已经是几天后了。

蓝雨的队员都来看望他,卢瀚文更是,整夜整夜的守在那里也不顾自己的小身体。

“队长呢……”

卢瀚文扯了扯嘴角,神情有着些许不自然:“队长没来。”

提到喻文州,大家的神情恍惚。

有些不对劲。

10.痛觉残留

自从喻文州走之后,黄少天夜晚睡得极不安稳。

他经常做梦,而且是噩梦。梦到那辆车冲着他飞驰而来。

然后便是疼痛,蔓延到五脏六腑直至神经末梢。痛的那么真实,以至于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都是浑身酸痛。

郑轩告诉他他得过一场病,身体有时会疼痛是正常的。只不过那场病似乎让黄少天的记忆有一些错乱。

“队长,哦不喻文州厌倦了蓝雨,因而离开;你曾经得过一场大病,内脏有些小问题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

“黄队要好好休息啊……”郑轩苦笑。喻文州走了,黄少天理应当上了队长。

黄少天对此半信半疑。

身体疼的要命。

心脏也疼的要命。

他的痕迹在身体里搅乱,留下了只有他能留下的痛感。

11.他只是一个老朋友

“嘿!黄少,好久不见!”一位来自美国的朋友说着不流利的中文,热情的与黄少天打招呼。他在中国旅游的时候迷路了,恰好遇到了黄少天,黄少天很乐意为他指路,从此成为了朋友。

现在的美国,同性恋是合法的,大家的思想也不如中国那么封闭。美国朋友早就接受了喻黄恋人的设定。

“好久不见。”黄少天轻笑。他最近话少起来了,整个人的气质也有一些改变。

“喻文州呢…?怎么不见他?你们不是一起的吗?”

一起的。

黄少天扯了扯嘴角。

“文……喻文州啊……”

“他只是我一个老朋友罢了,最近离开了这里。”

“仅此而已。”

12.永无止境的双向单恋

黄少天在这个城市,手指摩挲着照片温柔的与照片上的人对话。

喻文州在那个城市,目光注视着前方,无光的眼神中却能读到满满的思念。

“队长,我喜欢你,我想你了啊,你快回来好不好。”

“少天,我这么做你会不会怪我……”

然后声音逐渐在房间中弥散,最终储存在心中的妄想里。

因为,再也传达不出这份爱了。

13.“做梦。”

喻文州走之后,大家发现黄少天越来越像喻文州了。

话少了起来,脸上挂着模式化的笑,眼神干干净净,深处蕴藏些许黑色。

他需要像喻文州那样,蓝雨不能没有他。

他需要成长起来,坚强起来,肩膀上有着足够背负整个蓝雨的力量。

队长……回来吧……

做梦。

“队长!”黄少天突然就惊醒了,他梦到喻文州用着他从未听过的冰冷语气,和他说我回来只是做梦的事情。

如果队长能回来……做梦也可以啊……

黄少天趴在桌子上,他刚才在研究下一场比赛战队的资料,也许是太累了就睡着了。

眼泪从眼眶中溢出。他将头埋在双臂间,咬着下唇压抑着抽噎。他现在是真正的蓝雨的灵魂了,他倒了,蓝雨就真的倒了。

如果做梦能梦到和队长以前的事,那做梦也可以啊…………

14.Game Over

爱情的比赛,从来都是谁先表达,谁是loser。

你需要耐心,与冷静,当你确认真正把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中,再换做自己疼他。

爱或不爱也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他爱你。

如果这样的话,那黄少天一开始就game over了;他太相信喻文州,自己甘愿做了loser。

喻文州又何尝不是。

无形中他为黄少天做了太多。

少天能开开心心的,那么我怎样都无所谓了。

喻文州弯唇。

少天不会怪我的,一定。

15.为什么伤害他!

黄少天最近精神有些恍惚。

他经常会看到另一个黄少天,那个黄少天拽着他的衣领,高声质问:

“为什么伤害他!!!”

黄少天有些恍惚,有些诧异,他伤害到喻文州了?

“能不能告诉我我做了什么……”他抿唇,问着“黄少天”。

“队长!!!黄少!!!”

身影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出现在眼前的,是卢瀚文。

“黄少黄少你怎么了!!!”小小的卢瀚文眼里噙着泪花,他生怕黄少天出事。

“没什么……”黄少天揉了揉太阳穴,摸了摸卢瀚文的发,“别担心,我没事儿。”

“你这样才像有事啊!!”卢瀚文咬着下唇,眼泪最终从眼眶中溢出。

“队长为了你付出那么多!!黄少更要坚强起来啊!”

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的卢瀚文捂住了嘴,匆匆的跑出了房间。

那么……

队长为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感觉所有的人都在骗我?

16.遗忘时间废墟

少天,这个时候你在做什么呢?

也许是在写报告?研究战术?

还是在职业选手群聊天?

别的什么,我也猜不到了啊。

少天,你说咱们的回忆会不会成为废墟。

因为我亲手制造了绝望,你怨恨我也是理所应当。

对不起,少天。

对不起。

把这些废墟,忘记吧。

17.“等我回来。”

喻文州每次单独出门前,都会环抱着黄少天,吻着他的唇,轻声道:“等我回来。”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那天,大概也是喻文州唯一一次没有陪黄少天练车的那天,黄少天主动的抱了喻文州,吻住了他的唇。

“队长队长,一路小心啊!等我回来!”

“嗯。”喻文州轻笑,“我等少天回来。”

最终他等到的只有奄奄一息的黄少天。

黄少天一直在盼,盼望喻文州走的刹那,轻声说着:“等我回来。”

可是他再也没有等到喻文州。

18.虚构空间

“黄少!!黄少你出来!!!!”卢瀚文拼命敲着门,带着哭腔和里面的人说着。

“小卢别担心,现在是夏休期,我这么做不会影响之后的比赛的。”

此刻的黄少天,手中有一根针管,里面有着淡绿色的液体——化学试剂,能让人出现短暂幻觉的试剂。

“黄少你醒醒啊!!!队长已经死了!!!”

正准备把针头扎入静脉的黄少天一愣。

“小卢……你说什么?”

“我我我我我!!我说队长已经离开蓝雨了!!!”一不留神又说破嘴了的卢瀚文,赶忙编织着不成熟的谎话。

“是啊已经离开了。”黄少天苦笑,然而他察觉到了卢瀚文的话锋急转。

你们,有事情,瞒着我。

19.死循环

黄少天迟迟忘不了喻文州,脑海中他的身影已经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喻文州的每个瞬间……钻研战术的瞬间……苦恼手速的瞬间……都被他很好的记录了下来,在脑海中回环往复,一遍一遍折磨着黄少天。

“队长……”指腹摩挲着第六赛季的冠军戒指,抿唇,“我不是一个好队长,蓝雨最近的比赛不理想呐,你有什么办法吗?”

“如果是你,办法一定很多的。”

指尖轻颤,戒指掉了下去,黄少天一惊,连忙俯下身子去找,最终在床头柜底下找到了它。

同时,他还找到了一封信。

喻文州的亲笔信。

写了他走了之后蓝雨战队的大致安排,面对每个战队应该怎么做。黄少天就算再蠢,喻文州留下的战术他也明白。

最后一句话是:“少天,相信我,我爱你。”

黄少天哭了。

哭的非常狼狈。

“队长队长队长……”他一遍遍喊着他的名字,声音沙哑掺杂哭腔。

“队长你去哪儿啦……队长你能不能回来啊……”

“队长我也爱你啊……”

20.脆弱的一见钟情

黄少天和喻文州或许不算一见钟情。最一开始只是关注着对方。

只是那时候的彼此并不知晓之后会发展成怎样的关系。

也算一见钟情了吧。

因为那种“莫名的”关心和说不上的在意。

还有想要陪他度过一生的欲望。

只是这种感情在一瞬间崩塌。

喻文州走的支离破碎。

黄少天不是那个黄少天了,喻文州也不是那个喻文州了。

21.沉默者

这天的蓝雨战队训练室,大家都准备开始今天的训练,却迟迟不见黄少天的身影。

“队长应该不会迟到啊……”卢瀚文喃喃,正在大家愣神的时候,训练室的门被猛的推开。

黄少天手里拿着那封信,一下子把他拍到了桌子上。他的眉头皱着,眼神非常犀利——就像赛场上,他寻找机会的眼神。

大家有些不明白今天的黄少天为什么这么大的火气。正当徐景熙想上前问一问所以然的时候,黄少天开口:

“把你们欺瞒的,有关文州的事情,全部告诉我。”

一时间满场寂静。

“黄少……他……”卢瀚文最先按耐不住寂静,小声开口。刚说了两三个字,郑轩就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不要再说。

“队长…不是说了吗喻文州是自愿离开蓝雨的,因为他厌烦了。你生了病,所以身体才会疼痛。”

“生病?”黄少天轻笑,眼神锐利,剑圣的威严此刻显露无疑。

——“我看不是病吧?而是车祸吧?”

22.背对背远行

黄少天的猜测没错,他的确出了车祸。

蓝雨众人见瞒不了他,长叹将事实说出,卢瀚文更是,躲在一边偷偷抹眼泪。

“喻队那天没陪你练车,你出了很严重的车祸,肾脏和心脏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心脏还好,肾脏损伤严重,于是喻队决定把自己的肾给你一个。”

“医生当时说你的心脏问题也是一个无形的炸弹,需要定时检查;喻队为了瞒你,有时会在你水杯里下安眠药,然后让医生来检查。”

“那天医生面色很凝重,喻队猜到了什么问题,让医生给他一些时间。”

“他用这些时间让你讨厌,处理好蓝雨之后的事情。”

“不知道你晕倒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一声‘少天’,那是喻队喊的。”

“喻队料到你的心脏出了问题,和医生打好了招呼……”

你确定吗?这样你会死的。

我确定。

他看着手机的屏保,温柔的笑着。

少天,我来守护你。

你代替我,守护蓝雨好吗?

“现在你身体里的肾脏和心脏……都是喻队的……喻队已经……死了……”

难怪会有着不明的疼痛。

难怪会如此挂念他。

黄少天捂着脸,身体颤抖着,却是不让大家看到他的眼泪。

“你们继续训练,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黄少天跑回了房间。他躺在原本喻文州的床铺,呼吸着喻文州的味道,哭的不像样。

“队长你真狡猾啊……”

“队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队长你走了那么久我都不知道……”

“队长……”

“队长……”

“回来……”

“求你了……”

23.指向心脏的剑

第二天,是蓝雨对微草的比赛。失去了喻文州的蓝雨,观众都认为输定了。

然而蓝雨却打了漂亮的一场。

比赛结束时,黄少天不顾阻拦,走到了讲说员那里,抢过了话筒:

——“蓝雨不会倒的,没有诅咒,剑也一样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声音传遍了整个体育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现场的蓝雨粉被这句话点燃了,他们哭着,挥舞着蓝雨的队旗,在体育场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蓝雨必胜!!!”

“蓝雨最强!!!”

郑轩他们也被鼓舞了,眼眶里闪着兴奋的泪花,卢瀚文倚在柱子上,哭的稀里哗啦。

还好。

他们的黄少天,没有让他们失望。

蓝雨的时代,依旧在向前行。

黄少天从颈项掏出了那枚冠军戒指——被他穿成了项链戴在脖子上,轻轻的亲吻。

“队长,我会含着你那一份,继续努力的。蓝雨不会倒。”

“等我做完这一切,我就去陪你。”

心脏依旧疼痛,像是有一把剑在上面摩挲。

也好。

24.墓志铭

【我们还有许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喻文州墓上的墓志铭。

黄少天指腹摩挲着凹下去的痕迹轻笑了起来。

“队长队长,我和你说我们今天把微草打赢啦!你的办法超好用不过我做了一些小修改不会怪我吧?”

“队长队长,你的事情我都知道啦!小卢他们太不会隐瞒了让我这么早就知道,你一定不高兴对不对。”

“队长队长,你说我们要不要晚上去吃烧烤庆祝蓝雨回归啊?我记得上次咱们去的那家超好吃!”

“队长队长……”

黄少天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就像从前的他一样。他相信喻文州一定会听到。

等他死了,墓碑一定要立在这里。

25.昨天还在微笑

有时候怀念曾经真的是特别没出息的事情。

黄少天经常会怀念他和喻文州的昨天。

一起出去买东西,一起出去看电影,一起讨论战术,一起相拥入眠。

喻文州的味道仿佛还停留在嘴角,每一次亲吻,都是一种享受。

昨天的时候他会想队长在陪着我有队长真好。

今天他只能幻想喻文州的唇停留在他的唇角。

淡淡的薄荷味道,从此再也散不去。

罢了。

昨天已经过去了。

等做好我该做的事。

然后就去陪队长。

26.百年孤独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不在的日子过得格外艰难。

没读一年,就像度过了一百年一样,然后他就要承受这一百年的孤独。

喻文州安静的躺在那里。

他的葬礼是蓝雨除黄少天以外的人办的。也就是说,除了蓝雨战队的人,没有人知道喻文州已经死了。对外的消息就是:喻文州宣布退役。

不少人叹惋,他还年轻,这么年轻就退役,是一时之举?还是早有打算?

而喻文州,则在那个世界安静的承受孤独。他的孤独才是无穷无尽。

黄少天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必须在队员面前显示出一种胜券在握的样子,才能起到鼓舞队员的作用。

明明他才是受伤害最严重的那个。

啧……真要命。

27.我们怀抱中的另一个人

蓝雨签售会的时候,黄少天拥抱了很多人。狂热女粉丝,还有荣耀疯狂粉丝。

那么多的怀抱,没有一个像喻文州的。喻文州的怀抱,所拥有的不仅是温暖,还有独属于他们两个的感情。

所以黄少天经常会在喻文州睡过的床铺上睡觉,仿佛这样就是在喻文州的怀抱中入睡。鼻腔里充斥着喻文州的味道,这会让他安心。

也许是喻文州在那里守护他,他一直没有做噩梦。

手机响了起来,黄少天慵懒的看了一眼——又是他母亲。黄少天现在已经24岁了,他母亲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黄少天撇嘴,把手机扔到一边不理。

他是不会有女朋友的。

他有喻文州就好了。

虽然是那样的拥有。

但是没关系。

28.消失在镜之彼方

喻文州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虽然医生竭力劝阻他,不要为了他献出生命;暂时没有匹配的心脏可以等,可以暂时用药物延续生命。

“但是那样,少天会知道自己的事情,会伤心,会痛苦。”

“匹配的心脏,不就在这里吗?”喻文州轻笑。

“唉……”医生拗不过他,幽幽的叹了口气,从文件里找出了一份合同,递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轻轻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手术台的灯有些刺眼,他闭上了眼睛。药物在身体里发挥作用,感觉开始模糊。

然后那颗心脏在黄少天胸膛中跳动了起来。

少天,早就告诉你要小心了。

为什么还是这么不小心呢……

29.想守护你的我

“队长……我替你守护好蓝雨啦!”黄少天坐在墓碑前,自顾自的和喻文州说着。

“当初你守护了我那么久,这次我守护好蓝雨,是不是也算守护你呢?”

荣耀第十一赛季冠军——霸图战队。

荣耀第十二赛季冠军——微草战队。

荣耀第十三赛季冠军——蓝雨战队。

『落魄』的蓝雨夺得冠军,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这这时的黄少天,27岁。

2028年,黄少天宣布退役,选择继续待在队里对队员进行技术指导。现在的蓝雨队长,是卢瀚文;而蓝雨训练营最近又多了一个年轻的术士,黄少天竭力培养他。

也许在不久后,『剑与诅咒』会卷土从来。

2035年,黄少天离开了蓝雨战队。但是他领导的蓝雨战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现在的黄少天,已经成为四十的大叔了。下巴有着细碎的胡渣,依旧单身,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韵味。

他轻笑,和喻文州说了这些年蓝雨的情况。

“那么队长,我来陪你好不好啊?”

30.梦中的婚礼

黄少天自顾自的从兜里掏出一把短剑。说是短剑,倒不如说是冰雨的缩小版,只有10厘米,却是无比锋利。

他将“冰雨”抵在腕上,微微用力。

——血珠涌了出来。

“队长…你在那里那么久,会不会孤单啊?”

——血液在伤口处漫开。

“队长别怕,我就来陪你啦…你可不能怪我因为我完成了守护蓝雨的任务呢!”

——血液滴在了土地上。

“队长队长……”

黄少天倚在墓碑上,任由血液滴在其上。失血的感觉传来,他有些眩晕。

一点一点,一滴一滴。

眼前仿佛炸开了白光。

队长……

我来陪你啦……

死亡前的一瞬间,黄少天看到了一场婚礼,他和喻文州的婚礼。

两个人在教堂亲吻,相拥。四周都是祝福。

也好。

临死前弥补了缺陷。

婚礼什么的……见到他就不迟了……

卢瀚文飞跑到墓地,看到的,是安安静静休眠的黄少天,唇角还挂着一抹笑。血液已经干涸,异常刺眼。

卢瀚文没忍住,哭了出来。

蓝雨战队的所有人,给黄少天办了一场简单的葬礼。依旧不为人所知,和喻文州一样,就是最好的。

卢瀚文摊开了他在黄少天口袋发现的字条,带着哭腔念了出来。

把我和队长,安葬在一起。

大家都哭了。

后来,黄少天的死亡逐渐为世人所知,只是死因不明,蓝雨没有人说出来。

后来,卢瀚文带领着蓝雨,夺得了两次冠军。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队长你在哪儿?”

“队长我来啦!”

【END】

虐吗『黄豆微笑』

期待你们的红心和评论哦(ฅ>ω<*ฅ)

评论(12)
热度(34)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