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喻黄』『温暖三十题』『七夕贺』

『喻黄』『温暖三十题』『七夕贺』

By.祈岚

『在七夕这个日子绝对不虐』

『暖哭你』

『架空注意避雷私设如山』

『OOCOOCOOCOOCOOC』

『题梗顺序有所改动致歉』

『题梗来自新浪微博@九赤_淹死在大西洋里,授权已有』

++++++++++++

1.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黄少天坐在宿舍床铺上,不停的扇着扇子;汗滴顺着发丝滴下,在白衬衫上洇出了一片深色。

今年G市的夏天来的格外的早,灼热的气息烘烤着荣耀大学,即便是开了空调冷气源源不断似乎也不足以驱散红色。

“要死了啊……”黄少天热的连话都不想说,干脆直接脱了衬衫光着上身仰面躺在空调冷气之下,直接的享受着热与冷的二极端。

“少天,这样会感冒的。”喻文州一跨进宿舍,看到的就是慵懒的意外安静的黄少天。他皱了皱眉,拿着遥控器关了空调。

冷气一下子没了黄少天自然不乐意,坐起来就开始对着喻文州开启源源不断的文字泡攻击:“文州文州这样真的会热死的好吗好吗把遥控器给我啊!!!”

喻文州第一次在黄少天前抢过了遥控器。

“心静自然凉。”

“我靠喻文州你心so脏啊!!!!!这种天气让心怎么静啊!”

“我去给你买冰可乐……”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

“诶我就知道你最好啦!!!!!!”

黄少天和喻文州,是荣耀大学蓝雨部的两个传奇。成绩拔尖,而且每次由他们合作进行的工作,都能圆满完成。

因为有一次学校的cosplay比赛上他们出的是剑客和术士,因而被别人称为“剑与诅咒”。

两人对这个称呼也不在意,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满意;而学校仿佛就是为了加上他们的默契,让他们住在了一个宿舍。

“喏,可乐。”喻文州将可乐递了过去。

“谢谢文州啊!!!!”黄少天欣喜的接了过去。

“诶等等你没有吗?”

喻文州笑,指了指可乐上面的两根吸管。

“就在这里啊。”

2.睡着的猫和他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外面租过一套房子,每天都会回去看一眼,主要是因为那里有一个小生物。

“喵……”

“喵喵喵……”听着小猫奶声奶气的声音,黄少天感觉心都要化了。

他们在这里,养了一只小猫,取名叫小齐;今年一岁,不算小但总是刚刚把它抱回来的那种小小的样子。

黄少天把小齐抱在了怀里,然后一会儿又像个孩子一样陪猫追着玩。

简直就是没长大。

喻文州弯唇,他真庆幸从小他就和黄少天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长大。

这样自己对于他的了解……大概是除了其父母都不能比的吧。

那边儿突然没声了,喻文州走了过去,就看到黄少天仰躺在床上,呼吸均匀大概是睡着了;小齐趴在他的肚子上,睡得香甜。

喻文州没忍住笑了出来。

“咔嚓。”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敲屏幕,相机将这一瞬间的和谐记录了下来。

真好。

3.迟到五分钟

“怎怎怎么办啊今天是那个老古董的课会被罚的很惨的啊……”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在马路上狂奔。昨天他们是回租的房子住的,闹腾的有些狠,导致晚起了一阵子。

喻文州在后面跟的好辛苦。

“你们两个!站住!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正当喻黄二人想溜进课堂的时候,教授发现了他们。

“叫什么名字!说!”

“黄少天。”

“喻文州。”

“你们两个!我记住了!好了现在给我去走廊听课!!”

还能有什么办法,偏偏这个教授在荣耀大学也是举手投足的人物,惹急了,真不好办。

只得暗搓搓的跑到走廊,却是一点课都听不进去。

偶然间的对视,对方眼中似乎都能看到自己的狼狈。

突然就笑起来了。

两个人都笑起来了。

课堂内的教授脸很黑很黑。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我估计你刚刚那节课也没听进去。”走在学校的石板路上,喻文州突然开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文州别告诉我你听进去了啊那老头那么古板看着他的脸我就想笑啊!”黄少天扭过头笑着调侃。

“你猜对了。”喻文州弯唇,典型的冷幽默。

黄少天笑着给了他一拳。

大学的校园里,情侣成双成对并不罕见,在街道上看见有人亲吻也是常事。

“少天。”喻文州突然叫住了走在前面黄少天。

“文州文州怎么啦怎么啦???”黄少天转身。

“chu…”喻文州微微向前,撩起了人额前的发,落下一吻。

黄少天一愣,随即笑了起来,弯弯的眼睛里满是阳光,看的喻文州心头暖暖的。

5.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这天他们去商场购买公寓里的必需品。看到床上用品的专区时,想起家里一成不变的白色床单,喻文州弯唇。

“少天,要不要换个床单啊,我看这个绿色的就不错。”

“要绿色干嘛绿色不好看不好看你看这个蓝色的多好看啊!!”黄少天挂在喻文州肩膀上,吵吵闹闹表达自己的想法。

“可是我觉得绿色的好看啊。”

“蓝色蓝色蓝色蓝色蓝色!!!”

“绿色。”

“蓝色蓝色蓝色就是蓝色!!”

喻文州笑,吵吵闹闹表达自己想法的黄少天,让他的心尖一颤。

“好,听你的,蓝色。”

“耶我就知道你最好啦!!”

6.领带歪了

今天是周末,也恰好是黄少天公司面试的日子。喻文州在上周被公司录取,因为还是在校生所以公司让他自己协调时间,下周六开始上班。

“少天等下。”喻文州突然叫住他。

“怎么啦?”黄少天转身。

仗着两厘米的身高优势,喻文州微微俯下身,含住了黄少天的唇。

温温热热的,尽管并不是第一次亲吻,但黄少天口腔的味道依旧如第一次一样让他着迷。他温柔的在其口腔中扫荡,舍卷着人的舌邀其共舞。

黄少天一怔,随即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次亲吻。

两人在一起很久了,每一次亲吻都是一种享受。

良久,喻文州轻轻放开了他的唇,然后轻轻的拽了拽黄少天的领带。

“领带歪了。”

“还有,早点儿回来。”

“噗。”黄少天突然就笑出来了,“你这样好像小妻子在嘱咐丈夫路上慢点儿啊哈哈哈哈哈哈!”

“是吗。”喻文州面不改色,“晚上七次。”

“别别别啊喻文州我错了文州文州我错了我错了……”

“知道错了?”笑眯眯。

“知道了……”

“那就六次。”

“我日……”

7.“我忘了拿浴巾”

“文州文州!”黄少天突然在浴室里喊着喻文州的名字。

“少天怎么了?”喻文州放下报纸,抬起头。

“我浴巾忘拿了……帮我拿一下谢谢啦。”

喻文州一愣,弯唇。

说起来,他和少天这个cp,也是有很多人都喜欢的,学校的跳骚市场有时还会看到他们的r18本子。

黄少天对此唯恐避之不及 ,而他并不知道,有时,喻文州还会看那些本子,非常细致的阅读。

“好。”他应声,从卧室拿出了浴巾,顺便从床头柜掏出了润滑剂,走进了浴室。

接下来发生的想必你也是明白的。

嘘,夜还很长,就不要打扰他们了。

8.早安吻

每天早上都是喻文州第一个醒来,今天也不例外。昨天的浴室play闹腾的有些狠,黄少天想必也是很累了。

看了看今天的课表,是黄少天专业课的内容,想逃课也是不可以,抿了抿唇,他凑到黄少天耳边,轻轻的呼气。

“少天,起床了。”

无动于衷。

喻文州叹气,只得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住了黄少天。

并不是霸道的吻,也不是蜻蜓点水,是绵长而充满温情的亲吻。

另一个目的,就是问了让黄少天因缺氧而醒来。

“唔我日……”终于憋不住了的黄少天睁开了眼睛,映入眼眸的就是喻文州含笑的眼睛。

“终于肯醒了?”喻文州放开了黄少天的唇,慢条斯理的说着。

“啊醒了醒了憋死我了……”终于得到空气,黄少天大喘了几口气。

“就当早安吻好了。”喻文州把衣服递给黄少天,“顺便,以后你要是不起床就用这个方法叫你起床了。”

黄少天没说话,别过头不去看喻文州。但喻文州清楚地看到了黄少天的耳根悄然爬上了一缕绯红。

9.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那天荣耀大学的记者站来采访剑与诅咒,方便做剑与诅咒的专访。

“那么,黄少天在你心里占据什么地位呢?”记者显然也很喜欢剑与诅咒,采访喻文州的时候一直是非常激动地样子。

“最好的搭档,最亲密的人。”喻文州笑着应答。他的心思非常缜密,知道怎样做会让人想到别的东西却没有实际的证据。

“那么,作为我个人,我能不能问一问问题,并不会放在媒体上的!”记者异常激动。

“请讲。”

“你心中永远不会忘记的数字,是什么?”

“这个嘛……一个是少天的生日。”

“那么下一个呢?”

喻文州弯唇:“少天的手机号码。”

“不要说出去哦,就当我和你之间的小秘密。”喻文州恰到好处的发动了苏之攻势。

“好好好的!!!”

10.不得已的大扫除

这天宿舍大妈告诉他们,升入大四之后宿舍要改变,让他们收拾收拾宿舍,进行一下大扫除为“搬家”做准备。

学校的指示自然是难以违抗,迫于无奈,两个人进行了大扫除。

“嘿文州看我看到了什么!”黄少天扬着手里的纸张,冲着喻文州招手。

“这是……?”喻文州走了过来,当他看到相片内容时,眉眼弯了起来。

——是两个人高三的时候,马上就要高考了,奋斗了许久的两人决定合影。上面的他们比起现在的他们多了份稚嫩。

当初是把相片带到大学宿舍的,却不知放在哪里了,两人倍感惋惜;如今找到了,自然是好事。

“真好。”喻文州笑着说。

“是啊太好了太好了……”黄少天亦然。

11.“猜猜我是谁?”

“猜猜我是谁!”中午的时候,喻文州突然被从后蒙住了眼睛,伴随着的就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不知道啊。”心情正好,喻文州干脆也陪着他玩了起来,弯弯的唇角,“可爱的陌生人,你是谁呢?”

“猜啊!”黄少天笑。

“我猜猜,是不是少天呢?”

“诶你怎么猜出来的啊???”黄少天松手,跳到喻文州面前问着。

“一听声音就听出来了,而且,这个点,你刚刚下课不是吗?”

喻文州黄少天虽然都是蓝雨的,但两人的专业也是有所不同的,课程也有着变化。

能蒙他的眼镜,除了黄少天,还会有谁?

“也是猜出来也是不奇怪呢。”黄少天在一旁自言自语。

喻文州笑而不语。

12.路灯下亲吻的影子

今天是黄少天有晚课,喻文州撑着伞,左臂上搭着一件为黄少天带着的外套,在操场上等着他。今晚的G市下雨了,雨滴一扫白天的闷热,晚上也有着些许凉气钻入骨缝冰凉着血液。

黄少天上课的时候还在想晚上下雨怎么办,然而一下楼看到的就是微笑着的喻文州。

那一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的恋人是喻文州真是幸福。

“你怎么过来了?”黄少天走到喻文州身边,钻到了雨伞之下,自然地接过外套披上了。

“这不是下雨了吗,给你送伞和衣服。”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软软的发。

“谢啦!”黄少天笑的很开心。然后他仰头,吻上了喻文州的唇。

喻文州一愣,开始回应着黄少天的吻。

真好。

13.十指相扣

周五下午,两人都没有课,于是决定一起去外面转一转。

“喏,你最喜欢的冰摩卡!”黄少天把咖啡递到了喻文州手里,自己开始专心钻研自己的冰橙汁。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咖啡啊明明这么苦……”黄少天咬着吸管抱怨。

“喜欢没有理由。”喻文州笑,敲了敲黄少天的脑门,“就像我喜欢你也没有理由啊!”

“疼!”黄少天嗷呜叫一声就捂住了额头,喻文州手劲不算大,但突然的敲击还是会有些疼痛的。

“我给你揉揉?”

“算了算了算了走吧走吧……”黄少天讪讪的结束了对话。

喻文州左手拿着冰摩卡,黄少天右手拿着橙汁。

而喻文州的右手和黄少天的左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十指相扣,永不分开。

14.二重奏

荣耀大学的文艺活动是很多的,现在暑假拿上就要到了,冯宪君决定办一场文艺汇演。

在冯宪君和叶修他们的强烈要求之下,喻黄二人迫于无奈报了一个二重奏。喻文州是钢琴部分,而黄少天则是吉他。

同时,两人也会有合唱部分。节目单一出来后,他们的这个节目【冰雨之下的诅咒】受到极大的期待——这恰巧也符合剑与诅咒这个主题。

节目一播出,就受到了广泛的好评。

而这个二重奏,也成为了不少写手发挥的主题。

黄少天破天荒的看了关于他们两个的本子,笑的前仰后合,也是佩服这些写手的脑洞之大。

不过说起二重奏。

他们不也是在彼此的生命里演奏者二重奏吗?

15.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黄少天几乎是从来不掉泪,然而这天,他哭了。

喻文州是先他一步走进公寓里的,然后他就转身捂住了黄少天的眼睛。

“文州怎么了怎么了?”黄少天诧异。

喻文州并没有说话。

黄少天察觉到不对,因为以往回来的时候,小齐都会跑到他的身边,毛茸茸的身体蹭啊蹭,蹭的黄少天的心都是颤的。

“喵……?”他模仿着小齐的声音,每当他这样,小齐都会再叫上一两声。

今天并没有。

“小齐……?”黄少天并没有发觉自己的声音是颤抖的,也没有发觉捂在自己眼上的手掌是颤抖的。

“文州喻文州你放开我!小齐怎么了!”黄少天疯狂的想挣开喻文州的手,对方的力气却异常的大。

“对不起。”他听到喻文州这么说着,然后,他被喻文州推到了门外。

门“砰”的一声关住了。

黄少天愣住了,他完全可以想到小齐出了什么事儿,公寓是一楼,白天他们会打开窗户换气。

接着眼泪溢出了眼眶,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许久,喻文州打开了门,抱住了黄少天。

“没事儿的没事儿的……”他一遍一遍的安慰着黄少天,他深知小齐对于黄少天的意义。

“小齐……怎么了……”

“院子的野猫跳进了家里,然后……”

“没事儿的没事儿的……”

喻文州清楚地感觉到胸口一片湿润。

后来回忆起来,黄少天还是很感激喻文州的。如果那天他看到了小齐的尸体,自己不知会成什么样子。

16.小地震时的紧紧相拥

暑假到了,两人打算先收拾收拾公寓,然后一起出去旅游。

水杯里的水有着轻微的摇晃,起初两人都没有在意,而当玻璃杯摔到地下一片清脆的粉碎声后,两人才注意到不对劲。

——房屋在轻轻的摇晃着,黄少天皱眉:“地震了?”

“也许是。”喻文州抿唇,一把拉过黄少天,夺门而出。他们的公寓是一楼,逃生什么的也是非常轻松的。

接着,黄少天就被喻文州狠狠的搂在了怀里;若是掉下来什么东西,他也是能保护黄少天的。

出乎意料的是,摇晃持续了一会儿,便不再继续。喻文州放开了黄少天,松了口气。

只是小小的地震吧……或许是别处地震了这里有震感。

“没事儿啦哈哈哈哈看把你吓得!”黄少天毫不犹豫的开始调侃。

喻文州笑而不语。

还好没什么事儿。

还好。

17.亲手剪发

“我靠靠靠靠靠!”尽管是在大街上,但黄少天还是没控制住爆了粗口。

原因是因为眼前房门紧闭的理发店。黄少天近来想剪剪发,然而理发店关门这种事情,发生在谁身上大概都会比较生气吧。

“行了少天……”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黄少天一抬头看到的就是一脸笑的喻文州。

他本能的感受到什么不对。

“回家,我给你剪啊。”笑眯眯。

黄少天有点儿怕。

“好啦。”喻文州开口,示意黄少天睁开眼睛。

黄少天慢慢的睁开眼准备好迎接惨不忍睹的头发的准备了。

——意外的,好看。

“我靠喻文州你学过理发啊?”

“以前学过一点。”喻文州拿毛巾拍了拍黄少天的脖颈扫去了一些碎头发。

“啧啧,好看好看!”毫不客气的赞赏,

“谢谢少天。”

18.我回来了

或许是由于天气太热的原因,黄少天中暑了。

本来说好今天去火车站兑换实体票的,无奈只好喻文州自己换而黄少天呆在家里安心养病。

“我回来了。”脱下了鞋子,换上舒适的拖鞋后,喻文州来到卧室,黄少天正在玩着手机,面色看起来好了不少。

“感觉怎么样?”坐在床沿,他关切的问着。

“好多啦好多啦!!不过文州我好饿啊你给做点儿吃的吧!”黄少天坐了起来,看起来很精神的样子。

“好,想吃什么?”喻文州笑,黄少天好起来了他的心也就放下了。

“什么都好,不过不要菜我要吃肉!!”

“好的。”轻轻亲吻额头,喻文州转身去了厨房。

他知道,他那个熟悉的黄少天,回来了。

19.偶尔蹦出的粗口

“我靠你信不信哥秒了你啊!!”今天路上,黄少天不小心与几个混混碰了一下,虽然只是肩膀轻微的触碰而且他也道歉了,可那几个混混似乎并不打算就此作罢。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这是黄少天的做事原则,他靠在墙角,声音很冷,眼神陌生的不像那个活泼可爱的黄少天。

“干一架?”他仰头,俯视着混混们,唇角弯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你以为大爷怕你啊!弟兄们上!”

“等一下。”突然有声音插了进来,黄少天偏头,喻文州挡在了他的前面。

“怎么回事儿?”

“不小心碰了一下因此不依不饶咯。”黄少天摊手,“安心,我没受伤,还没开始打呢!”

笑容渐渐地从喻文州脸上褪去,他非常冷静,冷静的可怕。

“你们真的不打算就此作罢?”

“作罢你大爷作罢!”

“呵。”喻文州轻笑,那笑容却看的黄少天一颤。他知道,喻文州生气了。

“我脾气好,不代表我不会生气。”喻文州脱去了外套,扯了扯领带,活动了手腕。

在校期间,有一件外人不知道的事情。一次学校发生了一起斗殴事故,最后只知道挑事的人是谁,受害者并不知道;然而挑事的,最后断了个胳膊。

那起事故的受害者,就是喻黄二人。那次喻文州展示了黄少天从未见过的战斗力,笑着把人打个半残。

所以说起打架,黄少天还真没怕过。

混混们清楚的听到喻文州说了两个字:

“垃圾。”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们已经无暇去思考,只是最后,喻文州和黄少天笑着离开。

20.只有一件单人房

今天是他们旅游的第一天,目的地是三亚。尽管那里好热好热好热,可是黄少天对海洋情有独钟,听人说三亚的海很美于是就去了。

然而在旅馆订房的时候发生了小事件。

“不好意思,现在只有一间单人房了。抱歉。”酒店人员充满歉意的说着。

“啧……”喻文州抿唇,想了许久,他开口:

“那就这间房吧。”

“好的,马上为您办理手续。”

也不是他不想住双人间,只是在旅游旺季,订上房间就很困难,况且这附近都是海滨房,景观极为美丽,订房更是难上加难。

“走吧少天。”喻文州拿着房卡,对着正在兴致勃勃玩着手机游戏的黄少天说着。

“好嘞好嘞!”黄少天连忙跟上。

而酒店人员神情复杂的看着两人,思考着酒店的床结实不结实。

21.在原地等待

沙滩上,喻文州和黄少天……走散了。

三亚对于两人都是人生地不熟,喻文州但是没什么,关键是黄少天。

黄少天……是个路痴。

喻文州揉着太阳穴一脸无奈。

“少天,你在哪儿?”幸亏电话还带在身上,喻文州打了过去。

“这这这是哪儿啊我也不知道啊就正对面的海里有块儿石头写着几个字……我就在这儿呢。”黄少天也是欲哭无泪,了然自己的路痴属性,他机智的待在原地没有动。

“在原地等我。”喻文州开口,他已经看到了黄少天所说的那块儿石头,并不是太远。

“好啊我等着你快点儿啊。”黄少天笑,有喻文州的这一番话,他感到很安心。

22.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

挂了电话后,他坐在原地就开始打游戏。近来有个拼手速的游戏挺火,黄少天的手速不慢,因而在那里有着很高的排名。

像是突然感受到了什么,黄少天回头––喻文州正抱着泳圈向他走过来,暖暖的阳光照在人身上像蒙了一层金色,喻文州的眼睛弯弯的,瞳孔里满是温暖的春水。因长期不锻炼的原因皮肤有些苍白,腹肌虽不是特别突出但也有一点点,恰到好处。

黄少天干脆直接别过头去了。啧,自家恋人咋这么好看……

看透了人的那点儿小心思,喻文州把泳圈放在一边,从后面环住了黄少天。

“抓到你啦!”

苏苏的声音,黄少天脸一下就红了。想起喻文州的随身物品,他突然笑了起来。

“诶我说文州啊……你是不是不会游泳啊?”

“……”

23.海湾吻痕

喻文州表示今天最愉快的一定是黄少天,一定是。

拽着不会游泳的他硬是跑到了离海岸较远的地方,虽然还是浅水区,但喻文州目测至少有五米深。

黄少天全程看着喻文州苍白的脸色和紧紧抓着游泳圈的手,笑得开心极了。

喻文州想着晚上是不是该惩罚惩罚他。

已经是黄昏了,海边浴场人也渐渐少了起来,黄少天终于肯把喻文州拽回岸边,而脚一接触到海滩,喻文州才松了一口气。

突然想起了什么,喻文州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了个盒子。坐在沙滩上,他偏头:

“少天啊,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诶我想想,哦今天是七夕吧!!牛郎织女又见面了哈哈哈!”

喻文州没说话,只是凑上前,轻轻的吻住了黄少天。

绵长的吻,充满着感情。他搂住了黄少天,愈发加重了这个吻。

良久,他松开了黄少天。黄少天的眼睛亮亮的,他弯唇,开口:

“少天,等毕业了,咱们去瑞典结婚吧。”

24.Yes,I do.

“少天,等毕业了,咱们去瑞典结婚吧。”

黄少天一愣。

“怎么,不愿意吗?”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只是信息量太大一时没完全接受而已……”黄少天连忙摆手。

而喻文州则打开了手中的盒子,里面,是一个简单的钻戒。

“在中国,通常左手中指带戒指表示是订婚了,那么少天我给你带在这个手指,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黄少天自己都没有察觉,当喻文州求婚的那一刹那,他笑得有多么开心。

“Do you marry me?”似乎是玩心大起,喻文州扯了句英文。黄少天的回答让他异常欣喜。

“Yes,I do.”黄少天也给了回复,兴奋的样子看的喻文州甚至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Do you marry me?

Yes,I do!

25.翻阅过去的相册

瑞典是同意同性结婚的,毕业后,两人不顾家长反对,来到了瑞典,办了一场规模并不算大的婚礼。现场来了很多熟人,叶修,王杰希,周泽楷……曾经荣耀大学的那些朋友都来了。

有祝福,有欢呼。这下那些萌剑与诅咒的妹子可算是得到了官方发糖,一个个激动的不得了。

那天,黄少天闲着无聊翻阅以前两人的相册。从刚搬家认识彼此到一起上小学,初中,高中,大学。

再到现在的结婚。

有一句话说的是,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黄少天现在算是体会深刻了这句话的含义。他们陪伴彼此陪伴了太久,久到这份感情认知习以为常。

就好像是不经意间,两人就走到一起了。没有刻意的告白,有的仅仅是那一晚,喻文州进入他身体的一瞬间。

真幸福呐。

黄少天笑。他父母小时候曾说过,平平淡淡才是真,此刻,他也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左手无名指的戒指熠熠生辉,他轻轻的亲吻了他。

这样就好。

并不需要其他的了。

26.雨后日光下的河

喻黄二人定居的地方,是哥德堡,瑞典最美丽的城市之一,约塔河的出海口。闲下来的时候,他们就会去河边走一走,感受一下约塔河的独特风光。

这天哥德堡下雨了,雨停后,他们又来到了约塔河。

雨后的阳光暖暖的投射下来,像是给神秘的河流披上了层金纱;河水缓缓向前,折射出了异常美丽的光芒;偶尔还可以看到鱼儿在河水中嬉戏。

心情似乎都被雨水洗濯了,干干净净,明明媚媚。

“少天……”喻文州突然开口。

“嗯怎么啦?”黄少天回头。

“要不……咱们领养一个孩子吧。”

“噗……”黄少天吓得差点掉进河里去。缓了好一阵子,他颤抖着开口:

“你……说啥…?!”

“咱们领养一个孩子吧。”喻文州偏头看着他,微笑着,话语却是异常坚定,“我想要个孩子。”

“咳咳咳咳咳咳……”黄少天一下就被饮料呛住了,咳了一阵子后,“为啥非要孩子啊为什么啊我想不通啊!!!!!!”

“爱情的结晶啊。”

“文州你吃药没。”

“我又没病吃什么药。”

“你不正常真的。”

“我知道啊因为今天是愚人节啊。”

“……”

27.带你远行

2040年,两人都奔四十了,事业上也颇有一番成就。用小姑娘的话来说,就是成熟的大叔!

黄少天摸着下巴上的胡渣嘿嘿笑了起来。虽然年纪是大了点儿,但一颗童心可丝毫没变。

“少天啊,今年过年的时候要不要出门旅游,咱们不是还有好几个地方没去吗?”正在做早饭的喻文州开口,声音沙哑了一些反而显得更苏了。

“好啊去哪儿啊???”黄少天凑了过来,搭在喻文州的肩膀上笑道。

尽管已经奔四十了,但两人仿佛还是年轻时候的样子,调侃调侃对方,为着梦想奋斗。

“说好要远行的,干脆就去澳大利亚好了,听说那儿的海很美。”

“好啊!”黄少天笑,吧唧在喻文州脸上亲了一口。

四十岁的大叔卖萌,画面特别美。

你想去哪儿,我就带你去哪儿。

说好要远行,那我们就去远行,去每一个你想要去的地方。

28.相隔两地的长途电话

2041年,喻文州的母亲得了病,因而他必须赶回国去。这么多年了,喻母对于当年儿子不听自己劝阻出柜的事情已经看开了,况且儿子现在过得也很幸福,这样他就满足了。

“怎么样?妈妈没事儿吧?”黄少天打了电话过来。

“没事儿的,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大概在住上半个月的院就可以出院了。一个星期吧,一个星期我就回去了。”喻文州笑,母亲生病这件事儿他也是很在意,如今并没有什么大毛病,他的一颗心也悬下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我跟你说我买了一只小猫,和当年小齐一个品种的,取名还是小齐,真的是可爱炸了啊!!”

“还有还有,楼下又开始天天唱男高音了,简直是精神污染啊!!文州你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和他们说一说!!”

“好。”虽然黄少天说了那么多,但喻文州最终只说了这么一个字。黄少天知道,他在听,这样就足够了。

29.视屏通话中熟悉的笑容

“呐,少天,你那边儿是wifi吧,要不要视屏通话?”

“好啊!”黄少天笑着应答。

半个多月没见了,彼此的容貌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其实对于彼此来说,对方的容貌,一直停留在他们初见的那一瞬间。

––男孩与男孩相见,稚嫩的声音,天真的笑容。

––“你好我叫黄少天!你呢!”

––“我叫喻文州,你好,那么以后可以叫你少天吗?”

––“当然可以啦那么我就叫你文州了!”

那会儿谁又会想到,随着时间的推逝,彼此会发展成这种关系。

不过就算当时知道了,想必也不会不开心吧!

因为有些东西,从见面的那一瞬间,便在生命中定格,永不褪色。

“你好我叫黄少天!你呢!”

“我叫喻文州,你好,那么以后可以叫你少天吗?”

“当然可以啦那么我就叫你文州了!”

两个大男人,对着视屏,突然就开始怀旧,开始演绎最初那一幕。

所以说年龄并不是阻挡记忆的沟壑。有些骨子里的东西,过去了多久,都不会忘却。

他们清楚的在彼此的眼眶里看到了一些湿润。

30.百年后用时间见证

2043年,喻文州和黄少天来到了澳大利亚,见识了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

2046年,他们来到了日本,当初离中国很近的国家,深刻的感受到了日本的风情文化。

2048年,他们来到了巴西,品味了巴西的热带雨林,还有原汁原味的烤肉。

……

2043年到2058年,在这15年内,他们游览了20多个国家,可算是进行了“远行”。

如今他们58岁了,年龄也不算小了,再也没有当初那火热的热情了。

“你看我当初说要领个孩子你不同意,现在可没人给养老了。”喻文州笑着调侃。

“当初你不是说那是愚人节的玩笑么谁会信啊!”

“可是愚人节不一定都是假话啊,领个孩子可是我真实的想法。”

“好好好我错了x”黄少天无奈,缴械投降。

2060年,他们决定回国,回到G市。喻文州要开始写书,而黄少天则回到荣耀大学做资深教授。

2075年,黄少天的教授只是挂个名字,偶尔来兴致了去逛逛没兴致了就在家看喻文州写的书;而喻文州依旧在写书,也算是名声在外了。

2090年,他们终于没有兴致去干自己的工作,两人年轻时挣得钱也足够养老,安安闲闲的日子过得也是很惬意。

2100年,两人特别诧异自己竟然活过了100岁,见证了22世纪的到来。

2102年年底,黄少天去世,喻文州变成了一个人。

而2103年年初,喻文州去世,来到了那个世界,继续陪伴着黄少天。

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故事也许结束了。

但在这100年里,他们所经历的一切一切,全部被用时间记录了下来。

时间记录着他们的一切。

时间,见证着他们的一切。

“你好我叫黄少天!你呢!”

“我叫喻文州,你好,那么以后可以叫你少天吗?”

“当然可以啦那么我就叫你文州了!”

『E.N.D』

虽然错过了但所幸并没有错过太久x

我跟你们说我码到24的时候直接哭出来了

真的,喻黄太幸福了

嗯还是决定七夕治愈你们

你们说接下来我是写器官游戏还是写点文我还有10天才开学呢x

期待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哦!

评论(2)
热度(52)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