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叶喻〗梦游症——2016叶修生贺

〖叶喻〗梦游症——2016年叶修生贺
by.祈岚

#oocoocooc#
#要优雅不要污#
#老叶生日快乐#

------------------------
就像那艘船的船长,在经历了剧烈的颠簸后,终是坠入那深不见底的海洋,坠入那座深海之城。

01.作家与律师
[ 期待最终的成稿!再见。]
[ 谢谢,我会加油,下次见。 ]
喻文州走出酒店,疲倦的揉了揉太阳穴。《深海城市》,这部小说从最初的连载开始,就吸引了众多人的视线;而作为笔者的喻文州,自然是备受关注。刚才的应酬,是编辑部对她的鼓励与嘉奖,《深海城市》现已走入尾声,出书的事情也已经张罗起来,无数粉丝期待成品问世。
喻文州是一个小说家,一个以奇妙想象著称的小说家。
某某杂志主编王杰希曾这样评论喻文州:他的故事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明明只是一些司空见惯的事、亦或是人人都曾想象过的故事,但在他的笔下,故事就发生了奇妙的转化,令人在惊异的同时回味无穷。
只是喻文州很讨厌这样的类似鼓励类似讨好的应酬。《深海城市》还差一点完结,而他写作时不可以被任何人打扰;凭空多出了个饭局,他先前推敲好的文字在脑内渐渐消失。

城市里飘起了细雨。四月份的G市已是相当暖和,春的暖气自开放的花草树木弥散,青草和泥土的香气钻入鼻腔;华灯初上,暖黄的路灯光洒在街道,轻柔的细雨也泛出几分暖意。
车笛的声音吸引了喻文州。看向声音的来源,叶修降下了车窗,探出半个脑袋冲他示意。恍惚转瞬即逝,喻文州勾唇,走上前拉开车门那边不忙吗?你还亲自过来一趟。 ]
[ 没什么可忙的,下雨了我过来接你。 ] 叶修摁灭烟头,踩下油门。 [ 再说,喻大作家若是感冒了耽误稿子进程,我可就成罪人了。 ]
喻文州弯了眼睛。 [ 叶律师可真是悠闲。 ]

叶修是个老师,生物老师。
只是这个生物老师课讲的虽好,校长却经常担忧他误人子弟。
叶修和喻文州相遇还是在一家名为“喵屋”的小酒馆。那是喻文州除了家和图书馆以外的最喜欢的一个写作的环境。他写作时讨厌被别人打扰,但猫是例外,他非常喜欢猫,而喵屋的猫亦很喜欢粘着他。
后来叶修半开玩笑的调侃着,说猫竟然比我都重要我好心痛啊,喻文州对比只是笑而不语。
那天,叶修刚刚判完期中考的试卷,几百份的试卷判完,他有些疲倦。
回家路上路过“喵屋”,装修很是别致。叶修来了兴趣,推门走了进去。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人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双臂中搂着一只小黄猫,他轻轻的给小猫顺毛,而小加货舒服的打着呼噜。有只小奶猫在他头顶趴着,还有几只围绕在他的周围,或伏在那里,或蹭着他的裤腿喵喵的叫。
他身旁的桌上有一沓信纸,具体写了什么叶修看不清。此时正值五月,暖风从窗外飘进,卷起了几页纸张;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像是跳跃的金子。
叶修看的分明,那人的眼瞳里映着整个春天;在现在的G市,在现在这个繁花似锦的G市,他眼睛的颜色那么温暖。而他注视着怀中的猫咪,轻启唇。
[ 喵。 ]
空气中飘着咖啡的醇香。恰到好处的温度,恰到好处的地点,恰到好处的遇到你。
这也许就是一见钟情?
这一定就是一见钟情。

[ 老板,那个人经常来这里吗? ]
[ 啊对,他是这店里的常客;而且我这儿的猫都挺亲近他的,挺清秀一个小伙子。 ]
[ 那您知道他叫什么吗? ]
[ 我想想……嗯,他叫喻文州。 ]

02.消失的鱼干
打开家门,叶修喻文州走了进去。这家的装修风格亦是依照喻文州所喜,深蓝色为主基调。
名为小黎的猫咪喵喵的凑了过来,喻文州蹲下来把他搂进怀里,摸了摸他的头顶;小家伙开心的蹭蹭主人的手心。
[ 稿子快写完了吗? ] 叶修问。
[ 还没,还差一些。 ]
[ 真不能先让我看看? ]
[ 等出版了再看吧。 ] 喻文州笑。
[ 好吧好吧。 ] 叶修捂胸口做心痛状,转瞬又像想起了什么,从手提包里掏出来一包鱼干。 [ 身体不好就别晚上赶稿,病倒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喻文州接过鱼干,唇角弧度甚是满足。和叶修确认关系后,叶修就有了为他买鱼干的习惯,日复一日,喻文州也被他惯了出来,赶稿必须就着鱼干。
[ 谢谢。 ] 喻文州把鱼干放到一边的餐桌上,冲叶修点了点头。

只是第二天早上,叶修发现了个诡异的事——餐桌上本应满满的一包鱼干,凭空消失了一部分。
小黎偷吃的?不对,袋子的开口处很整齐。小黎的话是会用爪子粗暴的抓开的。
那么是文州?可是文州昨晚没熬夜啊,和自己回来吃了晚饭后就睡了;叶修挑眉,一包鱼干没什么,只是他在想吃鱼干的人是谁。难道家里进贼了?专门偷吃鱼干的贼?
喻文州正在厨房准备早餐,见叶修立在那里半天不动一下,他从厨房探出半个脑袋。 [ 怎么了吗? ]
[ 文州你昨晚吃鱼干了? ] 叶修直切正题。
[ 没有啊。 ] 喻文州回答。
叶修神情很严肃。 [ 家里进贼了。 ]
[ 偷了什么? ]
[ 鱼干。 ]
[ 。 ]

对于这一个小突发事件,叶修没怎么在意。只是这天晚上睡觉前,他检查了下鱼干剩余的数量。
第二天一早,鱼干的数量有规律的减少。叶修没有告诉喻文州,而是在餐厅偷偷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专门针对餐厅。
第三天叶修先是检查了鱼干的数量,确认少量后打开了监控录像。从录像上可以看出,凌晨两点之前安然无恙,只是在两点半时,有个人影出现在录像中。叶修点击暂停,然后放大了画面。
诶这个人略眼熟啊。叶修想。
嗯……
文……文州?
叶修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点击继续播放,画面上的人半睁着眼睛,摇晃着从卧室走了出来,在餐桌上摸索了一阵,摸到鱼干后找出几片放在手心,缓步离开了监控范围。录下的喻文州有些迷糊,整个人都是慢吞吞的,比他平时都慢了不少,就像是……梦游一般。
文州在梦游?他有梦游症?
叶修挑了挑眉,神色有些精彩。从那天他认识喻文州起至现在,他从未发现喻文州有梦游症,喻文州也从没和他提起过。如今,喻文州没有任何征兆的梦游了,他自己定是不知道,叶修也是从消失的鱼干才发现了这个事实。
不过比起来那些梦游杀人梦游干别的什么事的人,喻文州梦游吃他最喜欢的鱼干,细细去想,倒还真有几分可爱。

[ 文州你知道你有梦游症吗? ]
「什么?」刚踏进家门的喻文州突然被问了这样的问题,显然他有几分奇怪。片刻后他皱眉。 [ 怎么回事儿? ]
[ 来你看这个,我见你的宝贝鱼干被 偷吃了,就奇怪是哪个贼不偷钱而偷鱼干,然后我就发现了这个。 ] 叶修冲喻文州摆摆手,打开了监控录像。
正如那会儿叶修看到的,喻文州一脸迷糊的出来吃鱼干然后不知道去了哪儿。而叶修一直在观察后者的表情:眉头微皱,大概他自己也搞不懂这是怎样一回事儿。
几分钟的录像结束后,喻文州显然有几分语塞。她看着憋着笑的叶修,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最终还是笑了出来,只是那笑有几分勉强。 [ 我自己有梦游症……这还是我本人第一次知道啊? ]
[ 太累了吧? ] 叶修推断。
[ 也许。 ]
[ 那你记不记得梦游的过程? ]
[ 不记得。 ] 喻文州一脸茫然。
叶修叹了口气,从后揽住喻文州的腰,声音有几分无奈。 [ 那篇稿子那么重要?为了它你连身体都不要了。 ]
后者只是把手放在他手上,微微偏头看着叶修。
[ 这可不是,重要一词能概括的。 ]

[ 出版后去看医生吧。 ]
[ 好。 ]

03.深海城市
《深海城市》,这是一本奇幻小说。
故事的主人公叫塞缪尔,是这艘船的船长。在经过一片未知海域时,不幸遇上了海啸,和船以及那些船员一起归于大海。而船长醒来后,却惊异的发现自己来到了这座海底城市——莱斯。是城主救了他们,并允许他们留在这座世外桃源,作为交换是不允许将这里的秘密泄露。船长也渐渐的发现,自己爱上了这座城。
正是这样一篇小说,得到了无数好评,喻文州人气更上一个台阶。
[ 其实,关于这本书的内容及其发行的日期,这其中有一些故事。 ] 发布会上,喻文州这么说着。灯光笼罩着他,记者们举着话筒看着他,而他只看着一个人,瞳孔里只有那个人。
[ 这本书叫做深海城市,讲的是船长意外来到了深海城市,并在这里发生了一系列故事。 ]
[ 其实我就同船长一般,在生活上,在工作上经历了剧烈的颠簸,最终沉降在那做深海城市,并再也无法逃离。那座城有魔力,让我深陷其中。在我这里,深海城市,其实是一个人。 ]
[ 今天是小说发行的日子,也是那个人的生日,5月29日,这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
[ 生日快乐。 ]

[ 能透露一下那个人是谁吗?他今天有来到现场吗? ] 有记者举着录音笔大声问道。
[ 他来了。 ] 喻文州微笑。 [ 只是我不想给他添麻烦,所以我不会说那个人是谁。 ]
没人注意喻文州一直在看着某个方向,看着那个方向的某人。
而那个某人,也一直看着喻文州,漆黑的瞳仁里是他自己都不曾料到的温柔。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第一次相遇是在那个小酒馆。那是个下午,那里有猫,有他,有阳光,有春天。咖啡的醇香钻入鼻腔,再肆意在身体扩散;细小的灰尘在阳光中飘散,金子般熠熠生辉。
他坐在那里,就坐在那里,坐在那个充满春日气息的地方;不对,他就是这里的春天。
在那个下午,叶修点了杯拿铁,坐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名为喻文州的男人放下了毛,任由它们在自己身上乱蹭;接着他拧开钢笔笔盖,压下被风吹起的信纸,开始了写作。
那一定是美好异常的故事。

只是,叶修没料到,这几月花费喻文州大量心思的故事,会是这样。因为是礼物,所以格外上心?因为是给他的礼物,所以这么在意?
深海城市是从去年七月开始连载的,那么从那个时候开始,喻文州就在思考这份礼物了?
叶修突然就想起了前几日,喻文州的梦游。当时的他相信梦游是真的,现在他却怀疑这梦游是无意识的还是人为的。
——是不是感觉始料未及?
——是啊,吓了一跳呢,喻文州大大。
——^^

04.生日快乐
回去的时候,依旧是叶修开车。只是今天在这里,喻文州是主角,叶修亦不愿惹无意义的麻烦,发了条短信后在别处等他。
等人的过程中,叶修打开了手机,几十条未读短信和几十个未接电话。他一一点开来看,清一色的全是生日祝福。有黄少天周泽楷等人的,也有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
[ 老叶生日快乐,哈哈哈你又老了一岁! ]
[ 生日快乐,叶老师。 ]
[ 老师生日快乐! ]
[ 老叶生日快乐啊。 ]
[ 生日快乐,叶修。 ]
……
叶修一一回复,然后按下了锁屏。后视镜显示喻文州提着东西走了过来。修剪整齐的矮丛在他身边,微风吹过发出飒飒的声响。
他打开了后备箱,然后把手里的东西放了进去——叶修看的分明,那是一个蛋糕。
[ 去肖时钦那里订的,本来打算亲手做给你吃,只是因为发布会的事情耽误了,下次做给你吃。 ] 喻文州系上安全带,把手中的另一个东西递了过去。
——《深海城市》。今天发布会发行的小说,封面是一片海洋,在海底印着精心绘制的城市。
—— [ 叶修,生日快乐。 ]
声音软糯,尾音上扬。叶修在喻文州眼里看到了自己。
他接过了书,翻开了第一页。第一页上有喻文州亲爱的生日快乐和他自己的名字,看上去刚写上没多久。 [ 还有喻大作家的亲笔签名啊,我可真是荣幸。 ]
调侃的同时,他翻到了第二页。发布会上说这是生日礼物,而书的第二页亦是一个生日快乐,只是印刷的瘦金体。看样子,喻文州这是打算将这是礼物的讯息传达给每一个读者。
喻文州笑而不语,向后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双眼。

[ 对了文州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 叶修挑眉。
[ 什么? ]
[ 现在告诉我,梦游是真是假? ]
喻文州眼角不着痕迹的抖了抖。[ 假的 。] 他没睁开眼,只是如实回答。
[ 那你梦游干什么?还演的很像。 ] 叶修笑。
[ 赶稿,以及半夜起来真的很困…… ] 喻文州声音越来越小。
[ 然后因为习惯吃鱼干,才会出现偷吃鱼干的贼? ] 叶修笑的玩味。
却是没有下文,回应他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叶修转头,身旁的那人靠在椅背,胸口有规律的起伏着。
太累了吧……叶修心想。连续几周的刷夜赶稿,为了这本书他花费了大量精力,身体早已超负荷运转;如今小说发行了,他心中的石头也落地,紧绷的弦悄然放松,疲惫感在一瞬间席卷。
叶修欣赏了一会儿喻文州的睡姿,然后脱下外套,盖在喻文州身上。
[ 走吧,回家。 ]

晚风很凉,夜幕很亮。
这个生日,有你足矣。

END

2016年5月29日,祝老叶生日快乐耶。
原荣光永远陪伴着你w




















〖明明在写叶喻为什么总感觉像喻叶xxxx其实只是文州在这里为叶修付出比较多嘛xxxxxx〗
〖作为一个喻文州痴汉我……〗
〖久违的更新??????4000多字小短文x〗
〖其实还有个尾声不过跟生日没关系就被我删了……〗
〖期待小红心和小蓝手www〗

评论(7)
热度(44)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