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 00-01

那天哪个脑洞引出的全文,今天份的是3000
原著向私设如山
ooc预警

确认无误咱们继续?

↑哦这个人废话真多



〖双黑〗惯性谎言 00-01
by.祈岚

00
是啊,因为我也最讨厌中也了。

01
「你们两个,试试能不能合得来?能行的话就安排你们做搭档了。」
将黑发梳的一丝不苟的年轻男人这样说着。他左右两边各站着两个孩子,看模样都是十三四岁的少年——在对视后却不约而同别过头去不看对方。
森鸥外弯了眼睛。他拍了拍两个孩子的肩膀,然后放下了手。「你们磨合下试试看,一会儿我来宣布结果。」他冲孩子们扬了扬下巴,兀自离开。现在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太宰治。
在这之前,中原中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来这里之前,尾崎红叶把即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也提及了太宰治。他看到红叶的眼睛里有着悲哀——红叶厌恶黑手党,这是他知道的事。可关于太宰治,为什么会有悲哀?
中原眯了眼睛。眼前的少年瘦瘦高高的,右眼缠着绷带,脖颈处也有绷带,尚未脱去稚气的面容没有表情,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也没什么动作。在那双眼睛,在那双深色眼睛里,中原看到了和他一样的野心。
也有不一样的,比如说讥讽,比如说更深层次的黑。
他和我是一路人。中原看的分明。

「呀,矮子。」
太宰治率先开了口,是他们见面后说的第一句话,也开启了日后的不安定生活。中原生得矮小,那时候太宰已经比他高出半个脑袋。而对于这句带着讥讽和夸大其词的惊讶的话语,中原没用言语来反驳;他所有的情绪在瞬间爆发,上前直接把太宰治推倒在地,两个人揪着彼此的领子扭打成一团,衣服上头发上全是泥土。
厌恶。
那一瞬间,充斥在中原大脑的只有厌恶。从第一眼对视就预知到了,他非常讨厌这个人。现在是,日后也是。
直到森鸥外拉开了他们,扭打才暂时终止。彼此的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只是太宰治看起来更狼狈一些。刚刚的打斗,很明显是中原占了上风。被拉开之后中原还不死心,狠狠地瞪着对方;太宰治则是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对于这样的打斗,森鸥外并没有立刻说些什么。他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考。短暂的沉默之后,他恍然大悟一般开口。
「很合适嘛,你们两个以后就当搭档吧。期待你们的合作哦。而且中也君那里的异能,也只有太宰君能救助啊。」
那个男人用他一贯的笑容来终结这场闹剧。港口黑手党有约法三章,其中一条就是绝对服从首领的命令。森鸥外刚才的结论不是玩笑,即使不满,也只能接受。
「是。」
什么异能什么污浊。
都他妈是扯淡。
如果能舍弃污浊导致不与太宰治搭档,中原巴不得这样。

为什么会回忆起那时候的事情?
中原摸了摸额角——第一次的打斗中,他伤的最厉害的是额头,血流的止不住,红叶为此还担心了一些时日。八年过去了,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仍然清晰,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
太讨厌了。
太宰治的发,太宰治的品味,太宰治的每一个举动,太宰治的一切他都讨厌,尤其是那个眼神,带着讥讽,带着厌倦,带着野心,更深层次的,还有些许不易察觉的落寞。
他在孤单什么?
他有什么可孤单的?

窗外是深色的夜空。横滨临海,腥闲的海风裹着夜晚的凉气从窗外吹进。游轮的声音低沉,借着海的掩护,有些脏东西悄然的溜了进来。
——吹响号角吧。
中原坐在落地窗上,隔着玻璃看着外面的黑色,思索一些事情。
太宰治。
他合上了眼帘。

「你是说,五大干部之一的幸田露伴死亡?」森鸥外双手撑着下巴,听着尾崎红叶给他的报告。
「是的。尸体今早在银座右侧的巷口被发现,已经确认死亡。附近的监控摄像拍到了他被杀的全过程。」
「你看录像了吗?」森鸥外依旧笑着,中指有规律的敲打着桌面。清脆的声音平添了几分紧张。
「没有。」如实回答。这位首领能看穿太多东西,红叶每走一步都得小心。
森鸥外没再说其他的什么。他起身,接过红叶递来的录像带,连接电脑后插上耳机打开了录像。
深夜,幸田露伴出现在监控摄像里。森鸥外眯了眼睛。
「哦呀。」
「这可就有趣了。」
画面定格,在昏暗的灯光下,太宰治抬起头来看着监控摄像,他浅色的大衣上有着血迹。男人扬了扬手打招呼,同时还说了些什么。森鸥外辨认的出来,那样的口型,对应的意思是「こんばんは、首領。」
——晚上好,首领。

黑手党事务所秘密会议室。
本该是五大干部会议,却少了一个幸田露伴,此次会议的主题就是围绕着太宰治杀掉干部一事。
「幸田露伴去世,由目前的情况来看是太宰君,这也许算是对黑手党的报复?」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同样我也看出来了。既然已经这样,不如将计就计,探查一下对方想要做些什么,如何?」
「那么我会把录像给侦探社发过去,也算是打了个招呼。」
「中也君,你负责太宰君,如何?在场的干部中,你最了解他了。」森鸥外双手交叉,偏头看着中原,眼睛里的情绪看不清。
「……既然是首领的命令那么我自然会遵循。杀死还是带回来当人质?」中原双臂环胸,忍着想点烟的冲动。没来由的烦躁,他想要尼古丁来压抑躁动。
那个男人,做了这样的事情?
「那就看中也君个人了。每个人对于胜利的定义都不一样,我只是知道中也君是不会让我失望的。」森鸥外笑。
不会让他失望吗?
只是不想让自己失望吧。
「那是必定。」
那一瞬间,中原似乎觉得,红叶的眼中有什么情绪一闪而逝。

「喂太宰,这真是你做的?」国木田独步指着电脑上的监控录像,看太宰的眼神似乎想把他杀掉。就在刚才,一份匿名的邮件传到了他的电脑上,邮件是一个视频,最后定格在太宰治的问好。
「显而易见的不是吧?再说昨晚我在和美丽小姐共进晚餐,那个点已经回到宿舍啦。」太宰治摊手一脸无辜。对于没有细致查看的视频,他突然来了兴致,凑到电脑前仔细的看了看屏幕。
「哦呀……」
「怎么?」国木田扶了扶眼镜。
「这个人,是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啊。」太宰指了指“他”旁边的那个人。
「这是黑手党的宣战?」
「以及……这个太宰是谁?」
太宰治弯了唇角。那一瞬间,国木田清晰的从太宰身上察觉出几分让他心悸的血腥味道。
「社长还不知道这件事,告诉他之前先把你的想法和我说说?」
「我的想法啊……如果黑手党找上门来,一对一的话我肯定得负责中也。他现在巴不得杀了我吧。」太宰治托腮,看着明显紧张的国木田,噗嗤一声笑了。他大力的拍了拍对方的肩。「国木田君担心过头啦,有我这个集侦探社智慧于一身的人,来一百个中也也不是我对手。」话落他还比了个大拇指眨了眨眼睛。
国木田一脚把太宰踹出了侦探社,顺便锁上了门。

是否到了不可挽救的地步呢?
画面上的人,如果不是和太宰治本人相处久的话,很难察觉出其中的异样。面容万分相似,但在和别的习惯方面有着不同。比如说,缠绷带的方向与角度。
是谁想嫁祸于他?
黑手党那边不可能看不出来,如此浅显的圈套,若是掉进去了,就不配被称作港口黑手党。凭空出来的能与真太宰万分相似的假的太宰治,又是哪里的角色,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
盲点太多。
若是自己的话,也会这么做吧。
太宰治拍了拍大衣上的土,转身离开了这里。

几年前,太宰治离开黑手党之后,曾给中原寄过一封信。非常简单的信纸和信封,甚至都有几分寒酸。而在这样的信纸上,太宰治只写了一句话。
「中也想我了吗?」
收到信的瞬间中原有几分怒气。他直接撕碎了纸张,随手丢在了地上,还剁了两脚以发泄心中怒火。
太宰走了他是真的庆幸,要不然也不回开心柏图斯庆祝了。
只是思绪又不受控制的回到了一次任务之中。敌方实力强劲,攻击无用的情况下中原使用了 [ 污浊 ] 。
那时候的身体真的很疼啊。超负荷运转,视线模糊不清大脑也一片混沌,感觉都快要死了。
只是即将崩溃的前一刻,太宰抓住了他的手腕。人的手带着几分凉意,恰到好处的驱逐了燥热。中原的视线逐渐清明,疲惫感在瞬间席卷全身,他支撑不住身体,跪在了地上。
「混蛋,不是让你在解决完以后赶紧解除状态吗……」
「因为这样的中也看着很有趣啊。」
中原连揍他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突然觉得内心平静了不少。
他了然,太宰治会把他送回据点。
就算再怎么不爽,那个时候的他们也是搭档,这点没法改变。

现在的中原却是烦躁的不得了。结束会议后他如愿以偿的吸了烟,尼古丁的味道非凡没平息烦躁,还勾起了很多没用的回忆。
混蛋青花鱼……
谁允许你在我脑内留下印象了啊,恶心死了。

「TBC」

为什么我又开了连载……能不能码完还是问题啊。
其实最终也没多长???可就是一发完不了啊x大概是周更的样子
双黑真的so好吃啊
话说这个脑洞还是那天由语文课开的片段引起的。剧烈咳嗽的中也,无法避免的战争,习惯性的欺骗什么的。
然后就写了大纲。
过程不会虐〖屁〗,会是HE的嗯。

期待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给你们比心♡

评论(2)
热度(79)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