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2

第二发5500
ooc预警
不会写打斗哭
原创人物均为文豪
确认无误咱们继续。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2
by.祈岚

02
吵死了。
酒吧的喧嚣逐渐闯入耳膜。中原费力的睁开眼,看到的只是五彩缤纷的光点。他努力支起身子,甩了甩脑袋,希望借此来清醒;耳鸣在渐渐消失,视野也逐渐清晰。他眨眨眼睛,深呼了一口气。
……喝太多了吗。
明天是他去找太宰了结的日子,愈发烦躁的他渴望用酒精来麻醉神经,杀死那些扰人的年头。只是他忘了自己酒品奇差的事实,两杯酒下肚,就已经栽在吧台上不省人事了。
「终于醒了啊。中也,你的酒量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呢。」
中原正思考自己醉倒前的来龙去脉,令人讨厌的轻佻声音毫无防备的闯入耳朵。他闭眼暗叹了一声糟糕,慢慢的转过头去——坐在他左边的太宰治左手托腮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依旧是深色大衣暗色马甲,被绷带缠满全身的男人挂着虚伪的笑容,眼底的颜色还是那么浑浊。
有多久没见了?大概在上次联手对抗组合后,两人就在没见过面了吧。
——品味还是那么糟糕,笑容还是那么嘲讽,讨厌极了。
「你来这儿干嘛。」中原揉了揉太阳穴,本来就头痛,现在多了只讨人厌的青花鱼,头痛变本加厉。
「我倒想问你为什么在这儿。本来打算喝杯酒,见到中也后好心情都灰飞烟灭了。」太宰治顺手拿起中原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末了还皱了皱眉如看屎一般的眼神看着空酒杯。「中也你的品味,还是那么差劲。」
「你没资格评论我的品味啊混蛋。」中原懒得再和他理论,冲调酒师挥了挥手意思是再来一杯。他们一直都是这样,从来没有和睦的时候。见面先是冷嘲热讽,升级为斗殴也是常有的事情。
「你还喝?是打算醉的不省人事明天直接败给我吗?」太宰治没阻止他,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在调酒师将酒端来时又点了一杯白兰地。
中原没回答,烦躁驱使他他抛开了品酒的礼仪,端起酒杯半杯下肚。本就躁动的心在看到太宰治后更躁动了。这是很漂亮的酒,但度数却是骇人,辛辣的液体顺着口腔滑入腹中,带来火辣辣的感觉。他没有干架的打算,明天,正式的时间是明天,明天有的是时间。
中原不是守时的人,他完全可以不顾一切现在就和太宰决斗,可是他没这么做。
这么做会更烦躁的吧。中原这样对自己说。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说话。中原那里醉的迷迷糊糊,太宰治眼神不知看向何处,眼里闪着飘忽不定的光。
「中也,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太宰治突然开口,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缄默。「中也看录像了吧,关于幸田的录像。你觉得那是我干的吗。」
「不是。」中原脱口而出。
太宰治微微一怔。
前者显然也惊异于自己的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为什么这么笃定?太宰治凭什么不是凶手?中原一时想不到可以用来解释的证据。他没有仔细看录像,森鸥外放录像时他只是装作仔细看的样子,心里早就确定这不是太宰治——仿佛本能一般。
录像……中原仔细的回想着录像,探索着每一个细节。无功而返,他只是知道录像上的太宰杀了幸田,细节什么一无所知。
「虽然手法很像但还是有个别不一样。」仿佛为了掩饰刚才的失态一般,中原开始解释。
「首领肯定能看出来的。」
太宰治弯眉,深色眼睛里有闪着狐狸般狡黠的光。他放下酒杯,刻意把声音压低,本来就慵懒的声线被这样处理后平添了几分性感。「想不到,中也这么关心我啊。」
「嘁。」中原嗤之以鼻。「谁他妈有闲心关心你啊。」
「那中也竟然能看出来不是我?中也变聪明了嘛。」
「太宰你是不是找打……」
太宰治知趣的没了下音。他看得出来,现在的中原没有打架的意思,可一会儿就不一定了。小矮子打起架来还是挺凶残的,毕竟是体术高手。
「那既然不是我杀的,要不我去和首领说一下休战?」太宰治端起酒杯,杯壁抵着双唇浅抿了一口酒。
中原突然就笑了,带有讽刺意味的笑声。他抬眸斜视着太宰治,蓝色瞳孔虽有醉意,但嘲讽意味甚是明显。「你觉得,港口黑手党的会心甘情愿接受自己的干部被杀?」
「幸田是和首领同年龄的人。就算不顾组织,作为对友人的哀悼,他也会找到这里。幸田的尸体是被普通人发现的,也有不少人知道是太宰治杀了港口黑手党的人。若是就这么忍气吞声,配被称作港口黑手党?」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啊也是。」太宰治看着天花板,恍然大悟一般拉长尾音。「所以……」他又勾起唇角,不同于刚才略带些温和的笑,这个笑盛满冰冷的讽刺——甚至能觉察出其中的血意。「你们打算跳进别人挖下的坑?」
「你不也一样?」中原挑眉。「不然怎么会找到这里来?我可不信你是无聊才找过来的。」
太宰治没说话。他盯着中原看了好一阵子,最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吧好吧,果然瞒不过前搭档。」他的视线在空气中漂浮了一阵,确定没人看这边之后慢慢开口。「你们查出来了吧,是谁干的。」
「这很容易。不过,为什么要告诉你?」
「如今黑手党和侦探社一样都是身处明面有同一个敌人,资源应该共享嘛。」
「你那么能耐你怎么不去自己查?」嫌弃脸。
太宰治略作遗憾的撇了撇嘴。在前者又向吧台要酒的时候微皱眉,抓住了中原的手腕。「真不要命了?你今晚喝了不少啊。」
「不用你管。」中原一把甩开太宰治的手。刚才的睡眠导致他酒醒了一部分,现在的两杯却又让他迷糊起来。头疼的要死,胃里也翻腾的不像样——太宰说的对,他不应该喝了。
「好吧好吧,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就走。」太宰治拉不住,只好任由他把自己灌醉。「最后一个问题,你明天,有什么打算?」
明天?
中原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喜欢随性,喜欢打打杀杀,计划永远束缚不住他。明天是和太宰决斗的日子,首领给他的安排是胜利就好。其余一切自由掌控。自由掌控的话,还得看明早是什么情况,才能决定怎么掌控一切啊。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明知搭档看出自己什么打算也没有了,中原仍是改了口。他们两个永远不会迁就对方,能打就打,口舌之利是必须逞的。
「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可是你前搭档啊。」太宰治自信的笑了,只是那笑在中原看来就像是在笑话他。
胃里翻江倒海,有什么东西就快挣脱出来。中原扶着墙晃晃悠悠的来到卫生间,呕的一声吐了;不知为何跟过来的太宰掐住自己的鼻子急速后退,满脸都是嫌弃与后悔——自己脑子有洞啊跟过来。
「酒臭味啊酒臭味。」鼻子不通气,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喜感。只是在中原支撑不住快坐倒在地的时候还是上前把他的手臂搭在了肩上,支撑起人的重量。「真狼狈啊中也,醉成这个德行。这么多年了你酒量怎么还是这么差。」
「要你……管啊……」中原慢悠悠的开口,还打了几个嗝,酒臭味道熏得太宰治眉头锁紧满脸嫌弃就快把人直接扔地上了。「老规矩啊……把我送回去……」中原迷迷糊糊的开口。
太宰治有些恍惚。他仿佛回到以前和中原搭档的日子,每次任务结束后,中原都会喝的不省人事,最后吐的迷迷糊糊后命令太宰治把他送回家。太宰治心里一百八十个不愿,但还是照做——虽然第二天中也醒来的时候大多是在沙发和地板,身上还穿着前一晚的充满酒臭味和呕吐物的衣服。
用太宰的话来说,中原若是在昏睡时被袭击,少了个免费打手他会很苦恼的。
这家伙,也只有在酒醉昏睡后才会安稳一些吧。太宰治偏头,靠在肩膀上的小矮子果然睡着了。长长的睫毛沾着些许酒精逼出的生理性泪珠,眼尾也是红的——想比清醒后的易燥易怒,这模样的矮子可爱了不少。
太宰治没发觉自己看着中原的眼神柔软了不少。

终于送中原回到家后,太宰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口喘着气,中原直接被他扔在了地板。中原个子不高体重不轻,这一拖还浪费了太宰治不少体力。他回头瞅着熟睡的家伙,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生根发芽——这导致他轻轻的走了过去,蹲下来拍了拍人的脸;见人没有醒来的意思,太宰治撩开人额头的发,鬼使神差的在人额头落下一吻。
晚安。
小矮子。

夜已深。太宰治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街灯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他抬头看着夜幕里层层叠叠的云朵,闭上了眼睛。
明天。
明天啊……

「喂太宰,这样真的可以?」国木田怀疑的问着。他的马甲口袋里装了很多写了字的笔记本纸张,这样用的时候就会更方便一些。用太宰治的话来说,国木田先拖住中原,他本人要离开一会儿才会回来。
「没问题啦。」太宰治冲国木田比了个ok的手势。「中也不会拐弯抹角的,最多再有十分钟,他就会找上门来。到时候就拜托国木田君啦。」他双手合并作祈求状,然后转身,对国木田眨了眨眼睛。
「诶等等,那你去哪儿?」国木田叫住了他。
「我啊……」太宰治眯了眼睛,声音不缓不急。
「我去当黑客!」
「……哈?」

最终还只是剩下他一个人。
这里是太宰治的公寓,出乎意料的整洁。阳光从落地窗照进客厅,国木田却不觉一丝温暖。他在脑内搜索有关中原中也的资料——满是血腥与戾气。国木田眉头紧锁。这次的对手,大概会非常棘手。
「喂混蛋太宰!别窝着了赶紧给老子滚出来!」青年的暴戾声音突兀响起。国木田没立刻出去,面前的电脑连接着公寓外的监控,他看得到,小个子青年抱臂站在外面,满脸的不耐——大概与太宰见面让他很不爽,等在这里已经是最后的耐心。
「重力操控,中原中也。」走出了公寓后,他沉声。
「哈?太宰呢?」中原显然有几分惊讶,左顾右盼不见太宰的影子后皱起了眉。他压低了声音,其中的怒气异常清晰。「他跑了?」
「他说他一会儿回来。」国木田推了推眼镜,握紧了笔记本。
「你是他的现任搭档?」
「是的。在下国木田独步,隶属武装侦探社。」
没来由的生气。
不同于得知太宰不在后的怒气,一种陌生的讨厌情绪在中原心底滋生。扰人的烦躁,他只想立刻解决掉眼前的问题,揪住太宰的领子好好问问他为什么逃。
他没说话,也没有动作,只是停在原地扶了扶帽子,眼神冷的可怕,来自港口黑手党干部的骇人戾气在他身上彰显无疑。
等着我先下手吗……国木田心下了然,抽出写有沙漠之鹰的纸张。异能力「独步吟客」,精致的手枪出现在他手里。几发子弹射出,国木田余光注意着可以掩护的地方。太宰治说过,和中也打架不能依靠蛮力,智取才是王道。
子弹只是停在了中原指间。后者弯起唇角,子弹落地的同时小腿用力猛冲向前,从不离身的匕首被他握在手里,折射出骇人的光。
「那你可别让我失望啊!」中原挑衅着。
「啊,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快。急速退后的同时,国木田暗想黑手党干部果然不可小觑。烟雾弹突兀闪出,灰白色的烟雾瞬间炸开,视线被大幅度限制。中原停下了动作,停在了原地,唇角弧度更甚。眼睛看不到国木田在哪里,骄傲却告诉自己,国木田伤不了他。
后脑多了冰冷的感触,中原猜得到,那是沙漠之鹰的枪口。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只是偏头看着人,讥讽自眼底满溢。
「你们干部的死亡,不是侦探社干的。」国木田沉声,握枪的力度重了几分。
「我当然知道。」中原轻笑开口,慢慢转过身,明明是矮个子却气势如虹。
「只是,我们被称作,港口黑手党啊。」他抓住了人握枪的手臂。
「记着别让他碰到你。」太宰治这么和国木田说过。

异能力 「污浊了的悲伤之中」 。
国木田心里喊了句糟糕,下一秒就感觉身体重的要命。他竭力控制住自己不被这股力量压倒,说话都变得困难起来。血液从唇角渗出,中原讽刺的看着他,欲说些什么,后者却只是抬头,按下了按钮。
「可别小看武装侦探社啊。
有什么东西挣脱出来了。是炸药,埋藏在地底的炸药。冲天的火光瞬间淹没了中原,他立即跳起,爆炸的范围却远超出他的想象。侦探社那个家伙还立在那里,那个没有爆炸的地方。
这样啊。刚才是专门把我引过去的?
果然,和青花鱼搭档的家伙,都不是什么善茬。

控制住自身的重力,中原站在屋顶上。待火光逐渐湮灭后才回到平地,地面上徒留下烟尘。
「只有这点能耐?太令人失望了吧。」身旁有刻着字的作为装饰物的石头,中原把手附着上去,戏谑的看着人。
还真不好对付。漆黑的小矮人。
他抬眸看着即将飞来的巨石,身体肌肉绷紧蓄势待发。

只是下一秒,本该飞来的巨石在空中坠落;困扰着他的重力失控也消失,他的敌人跪在地上,全无半点刚才的气势。

不对劲。
崩溃在瞬间停止,所有被操纵的一切都恢复正常,只留下弥漫的烟尘。中原中也跪在了烟尘中央,左手捂着嘴部剧烈的咳嗽着。
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肺部像是被巨大的手用力揉捏,气管也被什么某物堵住一样;喘不上气的同时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太难受了,以往任务中身体受到过的各种外伤加起来都不及这痛苦。
中原觉得自己快窒息了。他用力的扯开颈环,试图减轻这痛苦——只是徒劳。某个临界点到达,他倏地睁大眼睛,伴随着“哇”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被咳了出来。
红色的……血?
咳嗽暂时停止,中原有几分恍惚。他慢慢的看向自己的左手,即使背景是黑色的手套,他也能看清那腥红的东西。口腔有铁锈味道,唇角也有血迹。因剧烈咳嗽而被逼出的生理性泪水溢满眼眶,他蓝色的眼睛如蒙了层水雾一般。
不可思议。
自己身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中原听到了脚步声。
他艰难的抬头:烟尘已经散去,太宰治冲狼狈的他扬了扬下巴。旁边还有刚才和他战斗的国木田独步。他本该胜利的,只是,只是从那个变故开始,一切都朝无法挽回的地步奔去。中原剧烈的咳嗽,就像受了致命伤一般虚弱,而那个人却慢慢的,慢慢的挂着标准的笑容来援助他的现任搭档,还有闲情和自己打招呼。
——一切似乎都解释清了。
啊真是,快撑不下去了。
视线都模糊了啊。
滚蛋太宰……
你就……这么想杀了我吗……
身体终于支撑不住。中原眼前一黑,倒在了一片废墟之中。

「混蛋你怎么才过来,不是说十分钟吗?」国木田拭去嘴角的血迹,虽不知中原为何会突然这样,但想比也是太宰治下的圈套。
「反正国木田君也不会死,你刚才想好了下一步要怎么做了,我没说错吧?」太宰治双手插兜笑嘻嘻的开口。
「啧。」国木田没说其他的什么。也许是因为打斗后的神经仍很敏感,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他指了指那边昏倒的中原。「他怎么……」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有冰冷的东西抵住了他的额头,是伤口。
「丢在那里自生自灭吧。」太宰治微笑。

啊。
这就是问题所在啊。
「你不是太宰治。」
「太宰在隐藏他的戾气,那种隐藏的戾气比你多太多。」
「你是谁?」

「TBC」

每次脑洞完善之后都超级想码字x
所以我得勤奋才能不坑x
期待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比心♡

评论(10)
热度(94)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