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3

03的话4000
ooc预警,原创人物均为文豪
打斗僵硬望谅解
确认无误咱们继续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3
by.祈岚

「……国木田君?」
「国木田君醒醒醒醒,别睡了我可背不动你啊。」
眼皮异常沉重,国木田独步费力睁开眼睛,入眼即是太宰治略显模糊的脸;他又眨了眨眼,人的形象才逐渐清晰。头还很痛,明白自己躺在距离瓦斯释放处有一段距离的空旷公路上后,他冷静的思考昏迷之前的事情。只是记忆进行到那里戛然而止——那时候,“太宰治”笑嘻嘻的来援助他,当他提到异常的中原后,“太宰治”打了个响指,铺天盖地的瓦斯涌了上来,从身体的缝隙入侵每一个细胞。那时候,国木田明白,这个“太宰治”早已准备好了这一切。
此时的太宰治正蹲在他面前打量着有些狼狈的他,一切看上去与不久前的太宰无异;但当国木田看到太宰治那双此时盛着苦恼的深色眼睛后,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你个混蛋怎么才过来。」国木田慢悠悠的坐了起来,瓦斯作用还没消退,身体依旧是软的。
「有人设置了埋伏,稍稍被阻止了一会儿。」街道一片废墟,若不是太宰治先前联系警察封锁道路,怕是会出不少人命。太宰治环顾四周,声音不急不缓。「看样子,你和中也战斗了。但你的伤不是中也的性格,发生了什么?」
「确实,黑手党干部还真的不可小觑。强大的异能力强大的体术,我本是打不过他的,只是……」国木田边说边揉着酸痛的骨头,当他余光注意到中原倒下的地方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太宰治偏头。
「你在战斗之前,对中原中也做了什么吗?」国木田沉声。
「什么都没做啊。」太宰治有些疑惑,顺着国木田的目光看去。那里是被炸弹毁的糟糕透顶的公路,上面有星点血迹。「中原,本应该在那里的。」国木田指了指那个地方。
听闻,太宰治挑眉,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他慢悠悠的走到那里,蹲下仔细查看。「你的意思是,中也应该在这里,这点血迹是他的?」他回头看着国木田,问道。
「是啊。」国木田跟着他走近血迹。「很诡异的事情,中原中也突然开始咳血,脸色煞白,整个人虚弱的不成样子,最后昏倒在这里。假的太宰治过来了,还释放了瓦斯,最后导致如此状况。」
太宰治皱了眉。依照国木田所说,中原那个样子,不可能是他干的,太宰治讨厌中原也不至于杀死他;伤出自黑手党的可能性很小,那么最大的几率是来自那个未知的组织。它针对黑手党和侦探社展开了突然袭击,且能预知到一些事情,比如说中原的突发状况和瓦斯。只是港黑更惨重,到现在为止,他们损失了一位干部,另一位干部还受了伤。
这可真是,胆大啊。
太宰治起身,给侦探社发了简讯。片刻后抬头,打了个哈欠还伸了个懒腰。「我让敦君过来了,一会儿他和你一起回去。」
「你呢?」国木田问道。
「我留在这里,现场能找到不少有用的东西。」太宰治慢慢开口,眼里像蒙了层雾般看不分明。
「对了,拿上这个。」太宰治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U盘递给了国木田。「刚才去黑手党拷贝了关于突然出现的异能组织的信息,你回去存到电脑里。」
「去黑手党总部拷贝资料?」国木田觉得自己眼角颤了颤。
「是啊。」太宰治一脸理所应当。
「……」
几分钟后,中岛敦带着太宰治所需的东西赶来,然后带着国木田离开。太宰治抬头看着天空层层叠叠的云朵,敛去了眼里的光。

中岛敦的脚步硬生生停住了。
他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的景致,嘴唇发颤,想说什么却都卡在了喉咙里。就像有人扼住他的咽喉,他感觉呼吸困难。
「从旁边绕过去吧,小子。」国木田垂下了眼睑。这不是什么美丽景色,他也感到了不舒服。太宰治所说的被拦住耗费时间,大抵就是指这个吧。
——前方是废墟,废墟之上满是人的尸体。枪散落在四周,被汇集的血液浸泡;铁锈味道扑面而来,着实是令人作呕。

消毒水的味道。
四周一片安静,只能听到呼吸的声音,那声音大概是他自己的。中原慢慢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即是病房特有的白色天花板。这里应该是港口黑手党的病房,他可不相信侦探社会给他这么好的待遇。头还很痛,墙壁上的钟表告诉他战斗已是昨日之事。他冷静的思考发生过的那些意外。
「你醒了?」尾崎红叶推开门,端着粥走了进来。看着中原红润了很多的脸色,她呼了一口气。「伤是首领治的,他叮嘱你多注意,而点滴有助于你的恢复。」她指了指中原右手的吊瓶。
「我才不用这种东西……咳!」一句话尚未结束,中原又咳了起来。肺部还不舒服,喉咙也是干涩的不成样子。但比起战场上的那种彻骨疼痛,这时候已经好了太多。他扭头看着点滴,一把扯掉了它——没来由的烦躁。
对于中原这样的行为,红叶没说话只是微皱眉。她把粥放在床头柜上,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中原。「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
想起昨天的变故,气恼就没来由的自心底升起。前一晚的太宰治,昨天的太宰治,之所以去找自己还是为了下毒吧。而战场上又变成那副讨厌模样,标准的嘲讽意味的笑容,就像在笑话他狼狈一样。
说句实话,也是感到陌生。他们嘴上无数次说要杀死对方,实际上谁都不会这么做,反而在人生命岌岌可危时出手相救——中原不止一次的救下欲自杀的太宰。
只是那时候的太宰治,是真的想杀了他。
中原没察觉到自己的内心,伴随恼怒作怂的是悄无声息的悲哀。
差点忘记一件事。你本应杀死我,杀死处于对立面的我。你我早已不是一路人。
如此合乎常理的发展,自己又在恼怒什么啊。
中原敛了去了锐利的目光,蜷缩在床榻中。他本就小小的,如今这副模样就失了玩伴的的孩子一样萎靡不振。刘海挡住了眼睛,他轻声开口,阐述了记忆里昨日的一切。
「你是说,你这个样子,是太宰君干的?」红叶眯了眼睛。
「啊,大概是吧。」中原别过头,眼神透过发丝不知落在何处。

你果然,最讨厌我了。
我也一样。

尽管战争在进行,横滨的普通人仍在进行他们的日常。这是藏匿于地下的战争,且侦探社黑手党素不相容,在黑手党被允许的横滨,理应习惯这样的发展。
阳光很灿烂,从高楼的落地窗照进,更是充满希望。港口黑手党首领森鸥外站在窗边俯视人来人往的街景,唇角挂着若即若离的笑容。「真是不错啊,这种日常,都有点想当普通人了呢。你说是吧,芥川君。」他转身,芥川龙之介面无表情地站在办公桌前。
「只是虚假的希望罢了。」芥川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是回答人一样,又像在自言自语。
「那么,让你查的东西怎么样了?」放弃美丽的幻想,森鸥外转身拉开椅子坐在上面,阳光给他镀了一层金边。他眯起了眼睛,手肘搭在桌上,食指在面前交叉起来。
「已经查清楚了。」芥川点了点头。
「不愧是太宰君的学生呢,真是不错。」森鸥外笑起来。「说吧,我听听。」
「好。」

——「假扮成太宰先生袭击幸田前辈的人,叫做亨利,隶属于澳洲异能组织“ALSE”。ALSE活跃在澳洲地下,专注于化学犯罪、黑市交易,中原前辈所中的毒大概也是他们干的。」
「在澳洲,ALSE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恐怖组织。因为专注于化学试剂的研究、且每次搞出的动静都不小,伤亡甚是惨重,政府也拿它们没办法。不过据说组里拥有异能力的人少之又少,更多的事态是化学污染。」
「ALSE,这名字真眼熟。」森鸥外单手托着下巴作思考状,几秒后恍然大悟一般开口。「几年前他们妨碍到幸田君在澳洲的钓鱼,偏偏那时候我心血来潮去了一次那里,就顺手解决掉他们的boss啦。名字似乎是……嗯……名字是帕特里克。」他的语气像在阐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明明在普通人眼里这已难以置信。
顺手解决掉ALSE的boss么,若不是芥川见过森鸥外的异能力现场,他恐怕也不相信这样的事情。
「所以袭击幸田君,是为了报复么?还真是忠心耿耿。」森鸥外撇了撇嘴感叹道。他向芥川挥了挥手,后者了然人的意思,走上前把资料放在了办公桌上,恭敬地行了一礼后转身欲离开。
「听说,资料库被人黑进了系统,而这个人是太宰君。」森鸥外突然这么说。
芥川的脚步顿住了。
「资料库有很多黑手党的机密,系统也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当然,对于太宰君来说,那很容易。」
「你很有才华,不管是侦探社的小子还是这次的ALSE,资料都是由你去找的。我希望你能保管好这份资料。」森鸥外的声音不带任何温度。
「……我很抱歉。」芥川艰难的开口。
「不过毕竟是老师的学生嘛,比不过老师也是正常的。下次注意就好了。」片刻功夫,森鸥外就从刚才的冰冷至极转换成了轻松的语调。「你身体不好,要多注意啊。」
「谢谢首领关心。」芥川转身,垂着眼帘,对森鸥外点了点头后离开。

「ALSE啊……」森鸥外注视着芥川的背影,隐去了面部表情喃喃道。
这是报仇,针对于港口黑手党的报仇。不过个人恩怨,为何又涉及到整个横滨?
还是说,想看我们与侦探社两败俱伤,然后从中得利。
胆子可真大啊。
你们赢得过我吗。

虽说被挑战,武装侦探社仍是一片祥和,社员们在外忙着自己的工作,事务所里目前只有太宰国木田中岛三人。
「ALSE?」国木田看着电脑屏幕的四个字母,在脑内搜索着陌生名词的相关信息。
「是啊,澳洲那边的异能组织,擅长化学试剂,中也那个样子八成是他们干的,然后嫁祸到我身上。为啥要嫁祸到我身上啊真是……」太宰治嘟囔着。
「真的有拥有易容的异能力的敌人吗……?」中岛敦有些紧张的问道。
「大概吧,要不怎么能复制我完美的身姿呢?」
「下面插播一条新闻。」电视里的声音终止了对话。「今早,xx大楼发生集体死亡情况,初步判断是集体中毒,警察现已封锁大楼,请继续关注我台来获得最新消息。」
屏幕上是这所大楼的外部景观,因为中毒的原因,建筑物本身并未被破坏;封锁线包围着大楼,警察们戴着防毒面罩进进出出。
他们注意到,屏幕右上角,也就是大楼右侧的街角,中原中也双臂环胸站在那里。他换了黑西装戴了墨镜来隐匿自己的行踪。
「这是黑手党干的……?」中岛不确定的开口。
「不是。」太宰治断定。
「黑手党是不会搞出这么大动静的,这是化学武器,八成是ALSE所为。另外,中也那个蠢货从不穿白袜子。」太宰治一脸严肃的补充。
「……哈??」
「对了敦君,我要出门一趟,要一起么。」
「诶?这样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

然后中岛敦就发现太宰治不见了。
刚才还在自己前面的太宰先生,眨眼功夫就消失了。
又是找到不错的自杀地点和方式然后去尝试了吗……真是令人头疼啊。中岛敦挠头,找找看吧,他对自己这么说,左顾右盼继续向前走。
这条街有很多胡同,而每一个胡同都通往未知的方向;若是想突然在一个人的视野范围内消失,也是容易的事情。
而太宰治就是玩弄了这样的把戏来甩掉中岛。出门是真的,被跟踪是意外的。
他站在一条胡同的深处,玩弄着耳边的发。面前背光的充满杀气的人盯着他;对于这样的状况,他隐去眼里的光,开口笑了。
「下午好。我是太宰治。」
「那么,我是该叫你中也呢,还是叫你亨利?」

〖TBC〗

其实正式的虐还没开x但是已经写了一万多啦,开心
最近快期末考了,下次更新的话这周末我尽量x
毕竟这次期末考对我来说也挺重要的x

期待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比心♡

评论(1)
热度(89)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