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4

周更5000
打斗僵硬ooc预警,原创人物均为文豪。
确认无误咱们继续。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4
By.祈岚

那日中岛敦来接国木田时,带上了太宰所需要的东西——化学上的一些采样工具。等到他们离去后,太宰治用工具采集了血液样本并收集了些许被污染的空气后折回。敌人的惯用手段尚不得知,已经起作用的毒有什么危害也有待考察。他可不希望听到某日国木田突然咳血的大事件。
实验结束后,太宰治舒了口气。只是普通的瓦斯,且他很快将国木田转移到了比起战场来说通风很好的地方,瓦斯对他的危害应该不大,相信与谢野医生很快就能解决。至于中原那里,初步判断是一种慢性毒药,潜伏时间尚不得知;从国木田那里的描述不难判断出,战斗初期中原没有异常。
ALSE对于黑手党的怨恨还真是深厚啊。太宰治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托着后脑,看着天花板思考。先是假扮他杀了幸田并为中也下毒,又扮成中也进行大规模犯罪。外界有人传言,是侦探社率先偷袭黑手党,而后者用大规模的骇人听人的犯罪回应了侦探社的挑衅。现在侦探社名望大幅度下降,蔓延在横滨的是人心惶惶,流言蜚语早已遍布大街小巷。
这可不是个好发展啊……太宰治叹息。ALSE把自己看做棋手,不管是侦探社还是黑手党,都在这棋盘上厮杀。它以为自己是最大的赢家,实际不然。太宰暗了眼神。无论是黑手党还是侦探社,都是棋手,ALSE才是被玩弄的棋子。
说句心里话,太宰治对于这样的战争不是很上心。那日与中也的战斗,他原本打算按照前些日子与中也的掐架一样,以智慧取胜,无半点杀害之心。
只是,那时候的中也是真的生气了吧。这是能想象到的事情,凭借太宰治对前搭档的了解,中也定会睁大眼睛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他不想这样的。
有些苦恼啊。太宰治挠了挠头。

「你好,我是太宰治。」
「是还叫你中也,还是亨利?」
太宰治拍了拍风衣,抬眸笑眯眯地看着眼前人。来者金红发尾垂在肩头,长至膝盖的风衣与修身西裤,外加一顶滑稽的帽子和一双蓝色眼睛,在外人看来,这俨然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
「中也的帽子没有你这么高哦,而且,你的眼睛里,有对这次袭击的不安。」见人不说话,太宰治开口解释。他想到了中原的眼,蓝色的犹如波光粼粼的大海。那眼不会对任何事情感到恐惧,即便前方是那阿鼻地狱,他也会昂首走近,不失他的骄傲。
「另外你的异能力对我没用的,坦诚相见吧,就算眼前是中也,我也不会手软的。」
中原,哦不对,应称其为亨利,在太宰治的微笑下,换换摘下了帽子。太宰治歪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人,只是片刻,亨利已换了一副模样:暗色短发暗色瞳孔,冰冷的杀意自其中满溢。纯色衬衫配短款外套,腰处还别着两把短刀。比起两手空空的太宰,这武器倒是先进了不少。亨利慢慢开口,声音沙哑刺耳。
「ALSE刺客,亨利·劳森。」
「就这么报出了自己的职务吗?」太宰治挠了挠头。
「反正你们都会查出来。」
「啊呀,聪明了不少,也许这次能……」太宰治的话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眼前人的突然消失导致他不得不向前跨一步,紧接着飘起的发丝就被出现在身后的匕首削去几缕。「不愧是刺客,还真是不可小觑。」太宰治身体微向后仰着,偏头看着已双手执刀的亨利,眼神淡漠且冰凉。
亨利没有说话,只是下一秒他又消失在太宰治的视野中。这速度,快赶上中也了,他这么想着。消失前的一瞬亨利脚步向右微微搓动,通过预判,太宰治向后退的同时身体右仰躲开那一拳;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眉头皱起抬起右臂挡在胸前——锋利的匕首随即刺入了小臂。
「这可真痛啊……没有疼痛的自杀才是我的信条。」太宰治低头看着手臂,缠绕其上的绷带渐渐被血染红。那一刀并不浅,若是他没有挡住,刺入的就是心脏。唯一幸运的是没有伤到动脉。
然而亨利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作为澳洲犯罪集团ALSE的刺客,他没有让太宰治失望,一步接一步的攻击把太宰治逼到了墙角。又一次的挥拳,太宰治瞅见漏洞弯腰躲过拳头,同时一拳砸在了亨利腹部。那一拳力道不小,但后者只是微微后退一小步。太宰治看着那人双眼,暗叹一声不好。
来不及了。
下一秒,后背就受到了来自手肘的重击;紧接着是早已准备好的拳头打在他小腹处,强大的力量直接把太宰治砸在了另一面墙上,有鲜血从他嘴角溢出。
「咳……这体术可真了不得啊,也许和中也有一拼。」太宰治慢慢的抬起了头。他看上去糟透了:咖色短发混合着泥土和灰尘,手臂上的白绷带已经变了色,大衣也染上了灰霾。他擦去嘴角血迹,抬眸冰冷的看着人。那眼神与之前的眼神截然不同,充满冰冷的黑暗,普通人见了怕是会连做几天噩梦。
「那么,袭击我是为了什么?」太宰治揉了揉脖颈,以命令的语气开口。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令人万分恐惧的港口黑手党历代最年轻干部。
亨利并没有说话。
「那么就让我来猜猜看,因为除了我的人间失格外没人能在异能方面破解你的易容,且因为我的身份特殊,你们决定除掉我,同样的目标还有国木田君和中也。在这之后你以我的样貌潜入侦探社,与黑手党开战。」太宰治像在阐述一件事实,语气万分肯定。
「我在黑手党做干部的时候,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太宰治眯了眼睛。「几年前,幸田在澳大利亚钓鱼时,遇到了一个犯罪团伙抢他的生意。特别巧的是,首领那时候恰巧在澳洲出行,听闻此事后,用异能力帮助幸田解决了那个犯罪团伙的BOSS。没记错的话,犯罪团伙叫ALSE,BOSS叫帕特里克
。」
——「也就是你逝去的上司对吧。」太宰治的语气轻松起来了。
亨利皱起了眉,他还真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
「你们是为了报复?为死去的帕特里克报仇,所以先袭击导火索幸田,接下来是黑手党。」太宰治顿了顿,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接着,你们得知,在横滨,还有一个名为武装侦探社的异能力组织与黑手党关系糟糕。出于对曾经葬送BOSS的黑手党的恐惧,加上还有易容这样好用的异能,你们决定让黑手党和侦探社正面对抗,当两败俱伤时,最大的赢家就是你们。」
也许是恼怒,也许是恐惧作怂,亨利小腿肌肉绷紧冲向前,只是他惊愕的发现,原本站在那里的太宰治消失了。他环顾四周不见敌人的影子。输了……?一个声音在他脑内响起。不,不会的,我刺中他了。亨利又这样安慰自己,太宰治说的没错,的确有恐惧,的确有太多太多的不确定。
「也真是不明白,你们有什么胆子去袭击黑手党。」太宰治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空旷而寂寥,亨利找不到他。「无知者无畏,形容你们恰到好处。」
「躲藏什么。」亨利艰难开口,沙哑中可闻其中的不安。
「因为你已经输了。」

——半封闭的空间中出现了绿色光点,从一个开始慢慢变多,漂浮在空间中,仿若被萤灯照射的细雪。那也确是细雪了,这种绿色平添了静谧之感。亨利猛地回头,橘发青年与亚麻色发的少年站在那里面色冷峻。侦探社的援兵吗,亨利眉头锁死,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与此同时,他发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抵住他的后颈。喉咙很干,他慢慢的开口。「你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
太宰治晃了晃手机。「啊没错。从进入这里的时候,我就给敦君发了简讯。虽然手臂上这一刀不轻,可还是等到他来了。猜测和预判,这可是最基本的啊。」语调甚是轻松,只是那眼神冰冷,仿佛心脏都被冻结。
「……这是忠告么。」
「当然。」
亨利微微偏头,眼神聚焦在身后太宰治的右臂。那里的绷带鲜红。他眼神复苏了一些。「还没有输。」他开口,尾音漂浮不定。「你被我的刀刺中了,那刀上涂着剧毒。」
「是嘛。」太宰治笑。「我当然知道你们善用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我也猜到了出门会被跟踪。所以我提前备了药物哦。你们善用参与血液循环的悄无声息的毒,那么对症下药也不难判断。」他左手握的匕首刀壁折射出森然的冷光,锋利的刀刃正抵着亨利的后颈,「要不要试试看,被你自己的武器和毒杀死的滋味?」
亨利沉默。他闭上眼睛,迅速蹲下身子去扫太宰治的腿,后者轻松躲开。下一秒,两发子弹就射入了亨利的小腿。他疼的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太宰治手里的刀不知何时换成了手枪,他走近,枪口抵住亨利的眉心。「打中这里,应该会一命呜呼吧。」
「……ALSE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此结束对峙也太无聊了。」太宰治笑得灿烂。「就算是个人原因,我也得杀掉你呢。」他眼里是浓厚的污浊,隐藏的戾气渐渐逸出。
「砰!」
中岛敦突然发觉,眼前的太宰治很陌生。不同于搭救他时和在侦探社中的嬉皮笑脸,这样的太宰治冷漠冰凉,其中还裹藏着难以言喻的孤独感。
这真的,是太宰先生吗。

「你们先回去吧。」一瞬间,太宰治身上骇人的气息又都消散。他不在乎的拭去脸上被溅上的血污,走近中岛敦和谷崎润一郎,笑着挥了挥手。「我说要办的事情还没办呢。」
「可是太宰先生你受伤了,而且敌人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再偷袭啊。」
「啊,这点小伤无所谓,一会儿去找医生就好啦,会侦探社会死人的。至于敌人啊,我巴不得他们来找我呢。」太宰治挥了挥受伤的手臂来表示自己没问题,那手臂上最一开始冒出的血液已经暗红,又很快的被新坏死的血液代替。他状态并不好,刀刃的没入与腹部的重击导致他脸色苍白,中岛和谷崎还是很担心的看着他,太宰治笑着把两人推出巷子,目睹两人犹犹豫豫的走远后,他又折回了这里。
另一边高楼的间隙、阳光无法照射到的地方,是一片黑暗。他揉了揉发,有些苦恼的笑了出来。
「上午好,中也。」

明明是艳阳高照的日子,这里却异常阴暗。刺客的尸体倒在那里,血液和脑浆炸了一地,看上去很是恶心。空气用漂浮着血腥味道,三两只乌鸦站在墙头,窥伺着地上的尸体。黑暗中,中原中也慢慢的走了出来,湛蓝眼睛里看不见情绪。他的脸色同样苍白,那毒的效果仍未彻底消退。
对于太宰治的问安,中原依然没有回答。他注意到太宰治的右臂,皱起了眉。「混蛋青花鱼,可真够狼狈的啊。」他声音不大,其中的嘲讽意味清晰可闻。
太宰治想用中也不也一样来回答,但他突然发觉到不对。他回头,刺客的尸体好端端的倒在那里,并没有消失,那眼前这个矮子定是中原本人。但那双眼睛,那双海般的眼睛充满冰凉。以往的话,他会看到嫌弃、看到气恼,这让他很有逗人的兴趣;今日却悲哀的只有冰凉。
这样啊,把那日的人认成我了吗。太宰治眯了眼睛,中也真傻啊,那么明显的陷阱都看不出来。讨厌我了吗,也对,你最讨厌我了。他原本想调侃一下那日的笨蛋太宰治,看到中原眼神后便打消了念头。没有解释的必要,他们本就讨厌到想杀死对方,下毒什么也是理所应当。
那日的太宰治下毒,以往的太宰治又为何不这么做从而尽早解决掉自己最讨厌的人?
大概是,不想看到中也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吧。
无法挽回了。
原本想说的话被他替代成讽刺语句,太宰治的眼神又变幻起来。「呀,中也还活着啊!」他表现出浮夸的惊叹。
——这样么?
「……拜你所赐,差点死掉。」中原有一瞬间的失神,又很快被他掩盖起来。他瞪了一眼太宰治,注意力转移到地上的尸体,死状之惨烈饶是中原也皱了眉。他的能力是污浊,这不代表他不反感此等场景。「这是ALSE刺客?」
「对,刚刚解决,血还没冷呢。」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中原偏头,太宰治不知看向何处,只是一脸的无所谓。也对,都是无所谓的东西,都是可以丢掉的累赘。他暗了眼神,紧握拳头砸在了太宰治腹部,后者没反抗,但巨大的冲力把他丢在了身后的冰冷砖墙上。那矮子又向前掐住了太宰治的脖颈,眼里浮现出些许怒气。
「呀,小矮人终于生气了么。看起来下次的剂量得更大一些啊。」太宰治的瞳孔里有嘲讽,声音也充满了冰冷的讽刺。他在堂而皇之的扯谎。
——那样的眼神,你恨我?
「你偷了资料,我本该杀了你。」中原情绪有些波动,眉头井字非常清晰,他掐着太宰治脖颈的手都在颤抖。
「那就来杀了我。」太宰治不知何时顺来了中原从不离身的匕首,放在手心递给后者。「记得拿稳,早正中心脏啊。」太宰治甚至笑了起来。
中原眉头锁的更死,心房里似乎有一团无名火在熊熊燃烧,扰人的不知名的烦躁再次出现。他没说话,只是咬紧了牙关,看着太宰治的眼神似乎要把人撕碎。后者笑容充满玩味,是在等待他梦寐以求的死亡。
——你就这样默认了吗。
最终,中原也没有再说其他的什么。他最后看了太宰治一眼,松开了掐住人脖颈的手。然后他接过匕首,头也不回的离开。背影看上去那么近也那么遥远。
太宰治垂了眼眸。
——回不去了。

那毒,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中原慢慢的回想自幸田去世后的一切事情。他了然下毒之人不是太宰,从得知ALSE基本信息后就有了这个猜测,亲眼看到ALSE刺客后,更是确信这个想法。
毒是慢性毒,又欲嫁祸青花鱼,那么最有可能实在我和太宰待在一起时好的事情。中原试想自己是下毒人,以下毒人的身份来思什么时候下毒最有可能。那日之后的共处只有在酒吧,我是什么身份,才方便干这个事情?
中原眯了眼睛。
我,是调酒师。
那日的调酒师……中原仔细回想着那人。那酒吧他去过好几次,每次调酒师都会和他打招呼,现在回想起来,那日的眼神,却有几分不和谐。
ALSE,还真是有趣啊。
他又想到了刚才的青花鱼,气恼没来由的打扰他。你还真就这么默认了啊。为什么不解释?因为无所谓?被嫁祸也无所谓?
他想揪着太宰治的领子问个清楚,又觉得自己无权干涉他做事的原因。最终只是一个人气急败坏。
这感觉,还真是糟透了。
去喝酒吧。
他换了前进的方向,目的地是离这里不远的酒吧。阳光很热,他却感觉身体很凉。

〖TBC〗

下下周二期末〖死目〗
下周应该有更新,不过字数可能少一些……期末完了补!
期待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呀〖比心♡〗

评论
热度(83)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