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7

本章安吾出现
原创人物预警,太宰治开虐预警。
ooc注意x
确认无误咱们继续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7
By.祈岚

巧的是这几日与谢野晶子正在出差,彻底医好一类事太宰治对别的医生也不放心,当然森鸥外是他第一个排除的。思来想去经过十几条排除,他确认了一个人,虽然太宰治非常非常不愿去找他。
这人名叫村上春树,原隶属港口黑手党,是个不出名的医生。这天森鸥外出差,恰巧组织里有干部受了重伤伤得动手术,其余医生担任不了重职。为了防止干部的死亡,他迫不得已套上白大褂开始手术。手术很成功,他也很成功的出名了。
港口黑手党的人都知道,现任首领森鸥外以前是个医生,前任首领在去世前拜托他担任首领的要职,太宰治是证人。村上的才能被发现,相比于森鸥外村上更加和蔼可亲,起码不用提心吊胆无处不在的套路。更多的人愿意让村上去治疗,这让森鸥外不满。村上的直觉也很准,在森鸥外派人去暗杀他的前晚,他逃离了港口黑手党。如今居住哪里,只有很少的人知道。
至于为何太宰治不愿去找他,因为他们两个的关系比较糟糕。根源在于村上医治一名无足轻重的下级人员时被太宰治打断。太宰治美名其曰这个人犯了黑手党的禁忌最后的下场还是死,还不如让他现在死个痛快。只是医者对待病人一视同仁,村上不管他是否犯了禁忌一心想医好他,哪怕活过来后再被判死刑,村上心里也过得去。但这就被太宰治打断了,残酷的导致那人死在手术台上。
非得找他吗……太宰治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他希望一辈子再也看不到村上,且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想法没错。如今有求于人,仇人身份什么的还是太不方便了……其余的小医生太宰治认识不少,但医术有待考证。为了彻底医好中原,太宰治别无他法。
村上逃走后,定居在三浦半岛,这里距离横滨不远,现已被开发为旅游景点。走下火车后,太宰治伸了个懒腰,左右环顾一番后感慨村上真是选择了一个好地方:早在火车上他就看到那迷人的海岸线了,作为旅游胜地这里真的是名不虚传。下次度假来这里好了,太宰治暗自想着。平日的他定会停留,不管是品尝美食还是感受海风亦或是跳海自杀,都比为了中也去找村上值得的多。真是可惜。太宰治咂嘴,黑时代的他看到现在的自己定会嘲笑无用功,完全没必要这么做,森鸥外才不舍得忠心耿耿的部下去世,事实也应该是这样;但意识和情感悄无声息的变化了,变化成微妙的心情,所以导致这般状况。扪心自问,太宰治甚至有一点愧疚。由于自己的疏忽,那漂亮的蓝色被染上灰霾,小矮子也由恼羞成怒转变成冷漠和冰凉。冷意一点一点蔓延至太宰治全身,心脏似乎都被冻结。
左绕右绕,太宰治终于寻到村上住处。面前是不起眼的公寓,从铁门间隙可看到内院的花坛。。他理了理衣襟,心情有几分微妙。不自觉的挑了挑眼角后按下了门铃。
「您好,哪位?」他听到村上的被电子处理过的有些沙哑的声音。时隔多年听到故人的声音太宰治还有几分感慨,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几年前的黑手党,他们两个在手术台前对峙。他回答了自己的名字,除此之外再无他言。他倒是不担心村上会不开门,那事已过去太久,且现在的他已经脱离黑手党,两人都成为救人的一方,所遗留下的只有空有其表的憎恶。
「历代最年轻干部还会亲自拜访?可真是令人惶恐不安。」声音不再电子化,而是切实的从不远处传来。铁门缓缓开启,太宰治双手插兜走近,村上正站在家门旁环臂俯视太宰治,眼神略带些讽意。太宰治抬头看他,鸢色眼睛浮出些调侃的神色来。「我已经脱离那里了。」明知人几年前就得知这样的消息,他还是又说了一遍。「村上你还是没变诶。」太宰治又开口。他指的只是外貌。那件被洗的有些旧的白大褂依旧挂在他身上,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同样没变,镜框里的那双眼睛虽覆着讽意,但不难看出其下属于医者的柔情。太宰治弯了眼睛,笑意涌了上来。
「你不也是。」村上淡淡回复,转身走进了公寓,太宰治跟在他身后。在村上泡茶的空档他无视地毯直接坐在沙发上。听到沙发凹陷的声音村上皱眉转身,放下茶杯上前揪着太宰治的领子强迫人起身,指了指那边的墙角语气满是嫌弃。「让你进来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别踩脏我的地毯弄脏我的沙发。」
「啊——洁癖患者真是麻烦。」太宰治拖长调子,捏着鼻子对空气中的消毒水味道表示反感,不情愿的离开沙发挪到墙角。而看到村上杀人般的眼神他只有闭嘴,毕竟有求于人啊,太宰治无奈。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没事儿你不可能来,当然我也不一定会帮你。」村上端起茶杯浅抿,同样在太宰治那边的墙角附近桌上也有被茶,桌前有椅看起来是为他准备的。他是讨厌太宰治,但人毕竟是客,基本礼仪不能少。
太宰治不客气的坐在椅上,端详着茶杯语气不咸不淡。「不是帮我,是帮中也。」似是怕人遗忘他又补充了一句。「中原中也,记得吗,那个矮子。」
「中原君?」村上放下茶杯,敛着眸子思考起来。他当然记得中原,但不是因为太宰治那一句关于矮子的提醒。究其原因,一方面因为中原的业绩,另一方面是中原曾救过他一次,用中原的话是还人情——很久之前,中原在组织还是个无名小卒的时候,在战场上因为污浊的原因他奄奄一息,太宰治又不在场,村上因而救了他一命。「赶紧走,别让首领发现。」中原当时是这么说的,皱着眉头关注周围局势掩护村上逃离。想必抹杀的任务不是他来执行吧,亦或是森鸥外真正的目的只是驱除。那样的中原,出了什么事会让骄傲的太宰治亲自来找自己?「他出什么事了。」村上开口询问道。
「失明。」太宰治只回答了单词。他的目光离开茶杯,聚焦在村上充满惊异的瞳孔。「ALSE你应该了然,近日出现在横滨与黑手党侦探社敌对的澳洲异能组织。他们有个会易容的异能者,在解决之前乔装为酒吧调酒师为中也下毒。而我带他来到侦探社,神经毒素的后遗症却超过我想象,以导致这样的情况。这是我的疏忽。」说到最后,太宰治声音有些低,同时目光也不知漂浮在何处。他的愧疚在未知时间中扩大,满脑子都是那双灰蓝色的无神眼睛。
村上没有立刻回答,一时间满屋皆是诡秘的沉静,只能听到彼此不同频率的呼吸声。良久村上起身,拍了拍白大褂衣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缓步走到太宰治面前,声音一如既往地冷静,浅色眼睛里看不出别的情绪。「简单说说情况吧,我看下是配药还是与你一起回到横滨。」
「加入侦探社也许是更好的选择哦。」太宰治似乎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抬眸笑盈盈看着人发出邀请。村上一口否决。「我不过是帮中,可不是帮你。」
「另外……」村上顿了顿,眯了眼睛。「为什么你要为你的死对头找医生?你不是应该最讨厌他吗。」
太宰治有些头痛的揉了揉额角,偏头不去看村上的神情。他故意拉长了语调,语言的真实情绪被无奈掩盖。「啊——中也就这么死了的话,也太没劲了吧。」他只能用擅长的谎言掩盖,总不能说自己喜欢中也?那太荒唐太讽刺了,别说村上不会相信,他自己其实也不可置信,只是情感真实且温暖,它呐喊自己的愿望,太宰治选择去实现。
对于这个答案村上似乎已经猜到。他微皱眉,拉开椅子坐到太宰治身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见人肯定了谎言也没有戳穿。他叹了口气,揉了揉额角。「你说这样就这样吧,那么……」他的语言戛然而止,同时整个人都僵硬在那里——这是他聚精会神的状态。太宰治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但以他的能力不足以得到答案。他微皱眉转身看着村上,等待人的答案。
村上的异能力叫做「且听风吟」,效果是以自己为中心半径五百米以内的声音信息都可以通过风来传递,距离越近越清晰;缺陷是使用能力时全身大部分精力都汇聚在能力上,对于周遭警惕性减少不少,因而需要有人在一旁护他。他听到了脚步声,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在这脚步声中还混杂有些突兀的单独脚步声音,听起来像是这伙人的领头人。村上皱起了眉,如果他没猜错,这是来自附近城市的军警,最有可能的便是来自横滨。声音有愈发接近的趋势,目的地很有可能是这里。
「也许中原君的伤咱们得一会儿再说了。」瞳孔开始聚焦,村上盯着太宰治的眼,略苦涩的开口。「军警来了,快走。」
「这样啊……」太宰治揉了揉乱发,似乎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影响。他盯着正门方向,释然的笑了笑转身盯着村上开口。「来不及了,他们的目标是我,中也就拜托你了啊,你能回去的。」他的目光里是冷静,更深层次的还能看到一些恳求,在这之前村上从未在太宰治眼里看到过恳求。「我不会死,很快就会回侦探社。」
村上抿唇,而还没等他回答,敲门声就响起,紧接着入侵者便推门而入,全副武装的军警对着太宰治围成一个圈枪口全部对准太宰治;同时他们也为上司让开了通道,让上司与太宰治亲自对峙。看到所谓的上司太宰治叹了口气,闭着眼举起双手一副不会反抗的姿态。这之后他抬眸,略有些讽刺的笑出现在浑浊眼瞳。
——「这么久不见,没想到再见面竟会是这种状况,安吾。」
所谓的上司正是坂口安吾,曾经港口黑手党的情报员,真实身份是异能特务科成员。而此时坂口安吾只是推了推眼镜,敛着眼睛看着太宰治,眼底浮着无奈。「我也是奉命行事。顺便,村上医生好久不见。」显然他注意到另一旁的村上,充那里微微点头。在很久之前的横滨,他们也是隶属于同一组织的伙伴——虽然现在是如此针锋相对的状况。
「确实是很久不见,情报员,不对,异能特务科的坂口君。」村上看起来有些不高兴。他本就对坂口安吾无太多好感,而此刻出现的冰冷枪支加上一行人随便闯入私人宅邸,让他很不舒服,没立刻撵人出去就已经是最大的宽限了。
「那么,这么远跑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我可一点都不愿与你相见。」太宰治歪头插话,他放下故意举起以做投降状的双手,挑眉有些挑衅的看着坂口安吾。太宰治看起来无半点慌张,眼底的沉着与笑意表明一切还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在主导形式,村上这么想着。
「逮捕你。」坂口安吾声音冰凉。他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副手铐,阳光从背后照在金属上,折射出冰冷的光。

小窗外是一片寂静,有船只滑过的声音在夜幕的隐藏下悄无声息响起,来隐匿船上的犯罪行径。这大概是偷渡,中原这么想着。在这剑拔弩张的形式下,偷渡来横滨的组织很容易猜到。异能力集团的战争会波及很大的范围,城市也会陷入荒芜之中——例如几年前的龙头战争。此刻偷渡,参战可能性最大。
视觉消失听觉倒是灵敏不少。现在这房间只有他一人,房间之外想必是侦探社事务所,或者是别的什么侦探社异能者堆积的地方。凭借记忆他走下床摸索到门前,尝试推了推门。他不能坐以待毙,现在的森鸥外在东京,黑手党群龙无首,只靠红叶怕是不足以镇压一些心里有诡异心思的小人。作为干部他需要回去,同其余干部一起运转黑手党。首领应该快回来了吧,他这么想着微皱眉。而令他意外的是,门没有锁,外面也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只有人才能制造的声响。他被囚禁的期间发生了什么?或者说,这里不是侦探社?中原锁紧眉,想往前走却撞到桌子险些摔倒。这时有人抓住他的胳膊扶住了他——不同于侦探社的气味,是属于一些温柔的人的安心感觉,如果再加上消毒水味道,那大概就很好判断了。
来者是医生。
「中原君很久不见,我是村上春树。」医生扶他坐在椅上打开一旁的台灯,足以照明而对眼睛没什么伤害的光芒正适合此时的中原。对于突兀的自我介绍中原挑了挑眉,他记得村上春树,黑手党以前很优秀的医生。但时隔已久,没有足够的证据他无法确定来者就是那人。凭借声音来源中原面对来者,声音里有怀疑。「我怎么相信你?」
「您曾说要还我人情,因而助我离开黑手党。这可以证明吗?这是只有两个人知道的事。」村上坐在中原对面解释,正如太宰治所言,他面前的只是个肤色苍白脸色极差的青年,漂亮的蓝色亦不复见;若不是因为长相和那骨子里的傲气,村上甚至认不出来这是那威风的中原干部。
对此中原在心里松了口气。这确实可以证明来者的身份,他也了然村上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绝不是为了加害自己。至于为何他会找到这里来,中原没有得知,亦不想得知。「你来干什么?」中原开口,他显然有些疲倦,向后靠在椅背上揉着太阳穴声音里满是疲态。
「受人所托来治好您的眼睛,而在这之后您就可以回黑手党了。」
「太宰拜托的?他哪有这么好心。」知道他眼睛问题的大抵只有太宰治,偏偏这个人还是最不可能治疗他的那个。似乎也有什么不对,中原回想失明的那天清晨,太宰治在刻意压制声音里的情绪可还是有些许的颤抖遗漏出。也许这真的在他的意料之外,中原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
村上并没有回答中原的疑问。他清了清嗓子,直视中原语气不咸不淡。「在治疗之前,我想问您一件事情。」
「什么?」中原抬头发问。屋子里的光有些摇曳,村上的声音清晰且真实的响起,印在中原的脑海里。中原愣住了。

——「太宰治被异能特务科逮捕了。」
——「您会救他吗?」

〖TBC〗
这周末回家耶开心
我差不多是一条咸鱼子了。
剧情大概,大概,进行了一半多一点???xxx
期待红心蓝手和评论!谢谢!比心♡

评论(10)
热度(51)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