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十日

梗来自空间:
苏维埃:#想到梗#
暗恋者的眼睛颜色会改变成被暗恋者眼睛的颜色,在十天之内暗恋者的视力会越来越差,如果到最后(十天过后)双方没有在一起,暗恋者就会失明。

〖双黑/太中〗十日
By.祈岚

第一日。
中原发现了一件怪事。
这天早上起床后,他觉得眼睛有些干涩。揉了揉眼没有缓解后他看向洗手台上的镜子,却发现自己眼睛的蓝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鸢色;且这鸢色莫名看着眼熟,就像是某条讨人厌的青花鱼的颜色一般。
起床气加上突兀的变色,他显得有些烦躁。变成什么颜色不好偏偏是那人的眼睛颜色,潜意识里他觉是有人有意而为;细想下来,却发现似乎只有异能力者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有潜藏的敌对组织吗,敌对组织又为何要针对他的眼?
他洗了把脸,精神一些后垂哞对自己说也许只是偶然,第二天这现象便会消失。
不过伴随着颜色的变化,他眼睛有些轻微的痛。

第二日。
事实否定了偶然,中原的直觉是正确的,他眼睛依旧是那样的颜色,虽然中原很不想承认,但这颜色也算得上美丽,毕竟那隶属于太宰治;如此的颜色出现在中原身上,倒是多了份温情。
只是眼睛的疼痛加剧,如果说第一天靠眼药水能缓解的话,第二天眼药水的作用便微乎其微。他冷静的思考后找了副墨镜戴上来遮掩眼睛的异样,如很多次的日常一样戴好帽子离开公寓,来到黑手党事务所直达顶层,然后敲了敲森鸥外的办公室。他忠心耿耿于黑手党且又身处干部的要职,自身状况必须要及时汇报,为更坏的结果做准备。
森鸥外似是有些惊讶于中原的到来,随即注意力便被突然出现的墨镜吸引。他指了指墨镜询问怎么回事,中原抿唇摘了墨镜,鸢色暴露在森鸥外视线内。他说这是突如其来的变故,眼睛在疼。
森鸥外诧异了片刻便恢复了笑容,作为之前一名不怎么行善的医生他仔细看了看中原眼睛后,便以我会早日弄清状况的理由遣人离开。在中原踏出办公室后他视线转移到电脑屏幕,发亮的文字映在他的视网膜上,他有些无奈的弯了唇角。

第三日。
眼睛不再疼痛,但更令人头疼的问题到来——对于远处的景物中原看着有些模糊,就像是近视初期一般,虽然他从未近视过。鸢色依旧美丽,他的心情却愈发糟糕。昨日森鸥外说会助他解决问题便一定会做,那他也没有理由去询问什么。等待或是主动出击,他选择前者。
他找到了之前交好的医生。医生一一为他做了全面检查后脸色有些不太好。他皱眉询问医生究竟是怎么回事,医生只是摇了摇头,说检查显示什么问题都没有,眼睛的一切功能皆显示良好,颜色是改变了但其他的一切只有你本人察觉到不对。对此我们无能无力。
中原猜到了这样的结果,他气恼归气恼,但也不可能去拆了医院,只得点点头离开这里。所幸只是轻微的近视,对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
那明天呢?明天又会怎样?一直恶化下去会影响他的工作的。
太阳光有些刺眼,他锁紧眉戴上了墨镜。

第四日。
第四天的状况同第三日相同。中原想到了太宰治,也许这又是他的诡计。他也确是去寻太宰治了,附近咖啡厅没有后他主动找上了武装侦探社,太宰治果然在其中。所有人都很惊讶的看着来者随后做好战斗的准备,而中原只是讽刺的笑了笑然后提着太宰治领子把他揪了出来。
中也怎么来了?啊我真的一点都不想见到你。他听到太宰治有些抱怨的开口,他抬眸看到人嫌弃的眼神,挑了挑眉毫不示弱的回击,你以为我想看见你?
中原满意的看到太宰治有些好奇地瞅着他。他摘了墨镜,揪着太宰治头发强迫他低头,鸢色眼睛直视后者同样鸢色的瞳孔,低声质问,这是你做的?
出乎意料的是太宰治摇头调侃说颜色变了好看多了,不过我对此并不知情。熟悉感告诉中原太宰治并没有撒谎,那双眼眸也肯定了言语。他盯了太宰治几秒后便松开人,一甩风衣驾车离开。而太宰治看着中原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就笑了起来。

第五日。
第五天眼睛又疼了起来,近视程度依旧是那般,疼痛更加刺激了瞳孔,他不得不随身带着眼药水。也许是森鸥外将中原的异常告诉了红叶,一早红叶就来到他的公寓,大抵是为了弄清情况。
中也君你知道这样的传闻吗。红叶突然开口,抿了口茶后直视对面的中原。她显得游刃有余,估计是对中原的事情有些许判断。听到人叫自己名字后中原下意识抬头发问,红叶看着他的眼睛掩唇笑了,说听闻暗恋者的眼睛会变成被暗恋者眼睛的颜色,在十天之内暗恋者的视力会越来越差,如果十天过后双方没有在一起,暗恋者就会失明。
中也君的眼睛既然变成了鸢色,那是有什么喜欢的人拥有鸢色的眼吗。
想到拥有鸢色眼睛的人,中原瞪大了瞳孔。

第六日
这太糟糕了,中原想着。
近视已经到五米开外的东西都模糊的状态。看清是可以看清,只不过都打上了马赛克。从早上睁眼开始眼睛就酸涩无比,他找到床头的眼药水滴了一些,没有丝毫的作用。
果然还是影响生活了啊……中原暗自长叹。关于昨日红叶的推断他在心里否决,道听途说而已没有确切证据他不肯去相信。慢悠悠穿好衣服后他走到卫生间,直接就看到镜子里映出的不属于他的鸢色。散发着光芒的鸢色生机勃勃,就像是在吸收他眼睛的养分一样。一定是有什么出错了,他又气又恼,无处宣泄导致他一拳砸到了墙壁,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所幸公寓的建材都选择了强度极强的材料,才没导致墙壁的坍塌。他剧烈喘着气,靠在墙壁闭上了眼。
冷静,中原中也。他这么对自己说,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失明,以自己的能力,就算失明也没什么大不了,听觉触觉等会将最准确的消息传递给他。
半分钟后他睁开了眼,那一刻鸢色仿佛属于他一般,定居于眼眶中,映射出属于主人的冷静与戾气。

第七日
红叶的话果然还是被中原记在心里了,那鸢色在他认识的数人之中只可能属于太宰治,于是他开始思考太宰治,思考自己对于太宰治的态度。
啊果然还是只有厌恶。他揉了揉太阳穴,怎么可能喜欢呢,那条散发着恶臭的青花鱼,不管是绷带还是外套还是鸢色都恶心极了。从第一眼见到太宰治他就了然自己会一直讨厌这个人,从前是,现在也是;在这嫌恶中怎么诞生喜欢这种情感?还是暗恋?太荒唐了,太可笑了,中原自己都笑了出来。
更别提解救办法是在一起了。
中原否决了自己情感上的喜欢,但这莫名的东西却在暴露被隐藏的暗恋。狗屁暗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为什么它还在诉说。
抛开暗恋与否的问题,中原开始权衡二种结局的利弊,失明或与太宰在一起,思考良久后他抿唇咽下了选择。

第八日
第八天森鸥外临时为他布置了任务,了然人眼睛的特殊问题因而这任务也不是什么难题,只是援助近郊那里的黑手党解决掉敌对组织的残余。这太简单了,中原这么想着,以自己的异能力和体术,完成只是片刻的事情。
他驾车赶到战场,却发觉这片树林在起雾,对于视觉有着影响。想起自己眼睛的情况他皱了眉,脱下过长的风衣外套留在车里后活动了筋骨。他中原中也是何人: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拥有“漆黑的小矮人”之称、在横滨异能力者中都是谈之色变的存在,又怎会被这雾所影响。
他走近雾中,凭借优秀的听觉和触觉他轻松解决掉敌人,只是在最后被偷袭,手臂多了道血痕,伤口倒也不深完全不会影响到活动,但他还是锁紧了眉。最后集合的时候有人想给他包扎伤口却被他一句话赶走,以中原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在这种程度的战斗中受伤,如果眼睛没问题的话他完全可以更轻松。
果然,还是向最糟糕的情况发展了。

第九日
这是出现问题的第九天了,如果明天再不解决,他就会失明。
现在的状况又与失明有什么不同。中原略带讽刺的笑了,今早睁眼时入眼的只是模糊,在模糊的边缘是黑暗,就连手边的东西也看不清,只有一个外轮廓淡淡彰显他原本的形状。提早让我感受失明的感觉吗,中原捂着眼睛这么想着。
凭借熟悉感他给森鸥外发了简讯,简单的交代眼睛的情况后请了假。他了然森鸥外会批假,还会让他好好休息。港口黑手党在对于属下这方面还是非常有人情味的。
所以今天呢?窝在家里等待失明的到来吗?他披着外套想看看落地窗外的横滨,能看到的只有光点。他有些苦涩的坐在床沿,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
再一睁眼已是晚上,白日浅色光点也变成了灿烂的绚光。凭着对外轮廓的判断他看清了手机屏幕,现在已是凌晨。第十日悄无声息的到来了,明日也就是他彻底失明的日子了。
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听到有人推门而入,黑手党的直觉让他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迅速转移到来者身前,在匕首马上就要挨到人脖颈的时候手臂被人抓住。他感到了束缚之意,异能力在一瞬间突然无效。
中原皱紧了眉,另一拳直接冲人砸了过去,被人轻松躲开。他这才收回匕首退后几步,环臂抬眸不屑的看着来者,沉声开口。
你来做什么,太宰。

第十日
你来做什么,太宰。
我来看看中也啊,顺便嘲笑一下中也的眼睛情况。太宰治耸了耸肩有些无谓的开口,丝毫没有把中原的嫌弃表情放在眼里,径直走到厨房为自己倒了杯水后直接坐在沙发上,这才抬眸看向站在那边的中原。快失明了,是吗?
在心底嘲讽还不是你干的好事,他表面只是冷哼一声,失明了杀掉你也绰绰有余,他这样开口,坐在了太宰治的对面,摸到烟盒后点了一支烟,红点在黑暗中明明灭灭。
太宰治似是早有预料,但他并没有说其他的什么,起身拿起中原的烟盒也点了一支。一时间这屋子陷入诡异的安静,只有烟雾升腾在两人之间,月光从窗外照进,灰尘被反射地异常清晰。
其实我有让中原不失明的办法的。太宰治突然开口。
和你在一起?别逗了。中原了然太宰治早已得知这样的传闻,因而也没有太多的惊讶。他转头瞥了太宰治一眼,表达了自己对这方法的嫌恶后又别过了头。
其实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对吗?太宰治不知何时走到中原面前,笑眯眯的让中原心里有些发毛。他抬眸盯着太宰治眼角跳了跳,刚想说什么又被太宰治打断。
因为啊——他故意拉长了声调,在中原快忍不住打算揍他的时候才接了下文,因为我也遇到了同样情况啊。
他趁中原还愣神的时候别过身摘下了隐形眼镜,再看中原时原本的鸢色却变成了蓝色,那么漂亮的蓝色,曾无数次在中原眼里闪耀;如今出现在太宰治眼里,也不失为一种魅力。
中原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宰治,在后者的微笑下他终于搞清楚了状况,一时间觉得骑虎难下。他没想到太宰治和他情况相同,更没想到太宰治的那个对象是他自己。太尴尬了,就像是有人故意撮合一样,非要他们两个在一起。
他想起第七日的抉择。他并未直接选择失明,在这种情况下在一起也未尝不是一个选择。他思考了很久,从初识太宰治到现在,所有的细节都历历在目,拼凑起来,似乎就是那份被否决的情感。
好吧,他承认,他承认自己确实喜欢太宰治,在不知不觉间就喜欢上了太宰治。只是这令人难以相信难以接受,所以他把它隐藏了起来。直至今日,在这般巧合下情感被揭穿,他只有选择面对。
要试试在一起吗?对你我都有好处,且我也是很喜欢中也的,虽然依旧嫌弃中也的帽子。太宰治发出了邀请。眼底是满满的柔情,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原来如此啊。
那就,在一起吧。中原沉默片刻后弯了唇角,给了回答。

〖END〗

开学了好烦哦

顺便我发现脱稿是会上瘾的x〖被打死〗

评论(2)
热度(64)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