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8

久违的更新
OOCOOCOOC
BGM最佳损友
这章有一丢丢的织太
确认无误咱们继续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8
By.祈岚

——「您会救他吗?」
——我会救他吗?
实话说,中原有一瞬间的失神,在听到所谓的太宰治被逮捕的消息后,他先是怀疑自己耳朵是否出了幻听,继而怀疑消息的准确性。他是不相信的,甚至认为这是一个恶意的笑话。他太宰治,那么狡猾的太宰治会被逮捕?这可真是闻所未闻。「你确定太宰治被逮捕?」讽刺意味彰显无疑。
只是接下来当村上为其将那时的录音播放后,中原呼吸一滞,瞳孔中闪过惊异。他觉得不可置信,转瞬又把其归为太宰治的诡计,如上次故作被芥川抓住一样。他定是有目的的,他在策划一切。
——我会救他吗。
然而这个问题在中原脑海中循环往复。意识在一遍一遍询问,本能又在一遍一遍的否认答案——我会救他的,可是我又有什么理由去关心太宰治的死活?因为可笑的前搭档关系吗,还是因为某些特殊的东西?他抿紧唇眉头皱起,思考良久后以我只是想看他狼狈的样子、只是想了解他所了解的一切的理由回答了自己。
他又想起之前的一切。涉及上ALSE后,他的生活节奏被彻底打乱。他由偶尔见到太宰治变成了频繁撞见,直至现在的糟糕境地,又是失去战斗力又是失明,而这一切,真的是太宰治所为?关于太宰被假扮的事他早已得知,失去战斗力也确为太宰,只是失明,究其始作俑者尚未得知。太宰治那日声线确是颤抖的,且能暴露不少东西。而这些被暴露的,就是他早已了然的答案;虚假情感所依靠的亦然。他认命一般轻叹,抬眸尽量让自己平视村上。
「我回去救他。」
「只有我能杀了他。」
中原非常平静,在询问声中他点了头,不忘道句感谢的话语。轻微的刺痛后,他感觉麻醉在他体内渐渐起了作用。眼皮越来越沉,他闭上了眼。

这里满是潮湿,干涸的血迹和着铁锈烙在墙壁表层,偶尔有两三只小动物窜过,补充了丁点生气。而脚步声自远而近,当铁锁被打开的刺耳声音响起后,死物惊慌失措的逃窜。昏黄的灯亮了起来,挂在天花板上摇摇欲坠;坂口安吾走在前,戴着手铐的太宰治跟在其后;原本护在尾的军警被坂口安吾遣走,现在这里只剩他们两个。
「异能特务科的地下室也如此脏乱啊,和黑手党的有的一拼了。」太宰治打了个哈欠,似是无意的扫了扫周遭环境。对于血污他习以为常,并没有在上面投以太多注意力。
「毕竟敌人都是异能力者,不好对付啊。」坂口安吾回答。他们的目的看起来不是身旁这些牢房,一直向前走着最终停留在尽头有些白色房门的房间。这里与走廊两重天,更像是狱警的房间。坂口安吾找到钥匙开了门,向左退了一步扬了扬下巴示意太宰治走进,随后在走廊望了望后确认无异样便关上了门。
「怎么回事?」打开灯后坂口安吾发问,他走到饮水机前沏了两杯茶,其中一杯放在了茶几。太宰治大概的扫了扫后,伸了个懒腰直接坐在沙发上。他的手铐不知何时被解开,端起茶杯浅抿的同时抬眸有些懒散的看着坂口安吾。「正如你所看到的啊。」
坂口安吾对人这样的慵懒习以为常,而对太宰治潜藏其中的讽刺也选择了漠视。他不知看向何处,声线保持着平稳。「有黑客黑了异能特务科的系统,盗走一份监控录像。前些日子的商厦员工集体中毒事件,是ALSE假扮你做的;但我们尚未拥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你的清白,异能发动的过程难以描述,所以我们选择了隐藏?只是那个黑客将视频公放在横滨大大小小每一块LED屏上,一时间群众皆了然中毒事件是你‘太宰治’所为,而你隶属侦探社,配合上最近的暴动,群众恐慌加剧,对侦探社和异能特务科进行抗议,要求对你进行处决。因而如此,我才会去逮捕你。做个样子给群众,简单平息情绪。」
「那么接下来呢。」太宰治似乎并未将人所述的大段解释放在心里,亦或是早已了然这样的发展。他抬手扶了扶脖颈,简单活动后目光才重新落到那人身上。「安吾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
「需要你配合我,演一出戏。」
「演戏?」太宰治挑眉。
「嗯。」坂口安吾点头。「现在这种力度对群众来说是完全不够的,异能特务科不像黑手党,与侦探社也大不相同。异能特务科联系政府,所以群众的动态是关注的重点。对于公众来说,需要对太宰治的公开处决。可能办法比较荒唐吧,只是在我看来,需要你假扮成囚犯,在公众面前解释。只不过,在解决ALSE一事之前你可能得一直呆在这里了。」
「还真是个馊主意啊安吾……」半分钟后,太宰治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转头看了看那扇白色的门,然后又转过头来,垂哞笑了起来。「想不到挺久未见后,这样的主意也会被安吾提起。你知道的,我拒绝。」
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坂口安吾叹了口气。他了然太宰治有无数种对策,曾经的萍水相逢,对于太宰治,他还是能猜到几分的。他也知道,在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后,那种关系再无法重现。「说说你的办法吧。」确是有几分颤抖的。
太宰治只是起身,随意的拍了拍袖子,找到被丢在沙发上的手铐把玩着。「我讨厌妥协的方式,同时,中也也会来‘救’我的。」他突然抬起头,盯着那扇白门。「啊,这就来了。」
——下一秒门就被粗暴的踹开,伴随着巨大的声张和滚起的烟尘,首先出现的便是那顶漆黑的帽子,继而是金红色的发和耀眼的蓝色眼睛。那确是耀眼的,没有灰霾没有肮脏,只有冰冷的嫌恶附着于眼球之上。太宰治说的分毫不差,那个中原中也,那个凶狠的中原中也确是来了这里,且以全胜姿态,骄傲的站立在废墟之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坂口安吾皱起眉。说起来他们也算老相识,只是彼此交情不多而已。他回头去看太宰治,却发现太宰治早已窝在一边角落给自己戴上手铐可怜兮兮盯着来者。这家伙,是故意的吧。不想去理太宰治,他又重新把目光落在中原身上。
「好久不见。」
中原的注意力也因这句话从太宰治身上转移向安吾。几年前那事他不是不知,那毕竟是导致他搭档离开黑手党的原因,他去了解一番后便涉及了坂口安吾这个人。在此之前他们顶多为点头之交,这之后关系便有些微妙了。「是挺久没见的,坂口安吾。」他回答,眼底嫌恶丝毫没有掩盖。他忠心耿耿于黑手党,对于卧底并不打算予其好脸色。简短一句回话后他又看向太宰治,人哀怨的眼神瞅得他来了火气,迈过废墟走近毫不客气地一脚踹人身上。「演什么演,走了。」他显然早就看出太宰治在装可怜。
「啊真是,还以为中也会看不出呢。」被揭穿后有些无趣的叹了口气,太宰治摘下手铐随手扔在一边,站起来拍了拍裤子,片刻后有些戏谑的开口。「中也真的会来啊。」
「少废话,出去再说!」中原不耐烦的开口,转身向外走;太宰治则撇了撇嘴,不情愿的跟了上去。坂口安吾也并没有再说其他的什么,他站在原地开口。「让我听听你的对策。」
闻言太宰治停了脚步,转过身来弯了眼睛。「安吾不了解我吗,那么多办法我该说哪个呢?」他故意摊手作出为难的样子。
坂口安吾顿滞了半秒,眉眼间却有无奈的。他转身返回屋子里取了什么东西,递给了太宰治——是一叠文件。「这是异能特务科收集的一些关于ALSE的资料,希望对你有帮助。」他解释道,努力维持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但他垂下的手指有些抖。
「谢啦安吾。」太宰治早料到一般接过,随意翻了翻后夹在腋下,冲人挥了挥手充作告别。这之后他又踹了一脚在前面等他的中原作为刚才的报复,换来的只是中原一记狠瞪。后者甩了风衣走在前面,太宰治笑着跟在其后。
坂口安吾目送他们走远,皱眉又松开,终是没有再说些什么。他内心有些复杂,很多东西无从诉说,波澜也终是归于沉寂。而随着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后,他回了房间,这地下室也重归黑漆。
在那么久之前,在他们的关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溃后,那些日子便一去不复返,再怎么努力也回不去了。
他早就知道的。

异能特务科的事务所距离政府大楼不远,远看只是座不起眼的建筑,而这里隐藏了太多不为人知的东西,包括政府所不知道的绝对机密,地下室隐匿在建筑之下。在太宰治和中原走出建筑后,守在那里的警卫自动为他们让了路,大抵是坂口安吾通知了他们,这也少了一番干架的力气。不远处停着辆劳斯莱斯,那是中原的宝贝车子。太宰治大概猜到中原先回了黑手党开上他的车后才来找他,不知为什么他有些想笑,眼底浅浅浮起了些许笑意。他毫不客气地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驾驶的位子自然让给中原。在中原也坐上来后,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偏头向那边似是松了口气的人,全身上下都扫了个遍,在换来中原杀人般的眼神后才有些轻松的开口。「看起来村上干的还不错。」
「呵,还不是你干的好事。」中原也没去看太宰治,目视前方勾了唇角。大概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他早就了然太宰治不会出事,但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放不下,他用只有自己能杀了太宰治的谎言欺骗自己,否定真实的答案。时至今日也有些能面对了。在看到装可怜的太宰治后,他紧握的拳松了。好吧,他这么对自己说,也许就是那样的情感那样真实地颤动在他心里,热切万分。「接下来怎么办?」他开口,还没有启动车子的打算。接踵而至的各种事情,他有些累了,向后靠在椅背上放松身体。
「我要去找国木田君他们,现在应该都聚在侦探社吧;中也呢,中也打算怎么办。」太宰治反问道。
「回黑手党总部,协助红叶姊姊他们去运转被你弄得一团糟的黑手党。」中原斜视太宰治,嫌恶的目光持续几秒后消失不见。也确是一团糟,森鸥外不在的情况下,太多人居心不良了。
太宰治若有所思点了点头。他沉默片刻,像是想到什么绝佳的主意一样,突然开口。「那就期待合作了,中也。」
「什么?」中原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发问。
「会有合作的。」太宰治以十分确定的语气解释。他左倾弹了弹仍在发愣的中原脑门,后者下意识捂住同时一拳揍了过去。太宰治这回不敢轻易地接拳头了,恢复身体的小矮子可不好对付。
「啧。」中原最终狠瞪了一眼太宰治,便没有再说些其他什么。他启动车子,驶远了这个地方。在经过侦探社时。他把太宰治踹了下去。他听到太宰治有些无奈的对他说再见,他没有回答,只是唇角不觉痕迹的弯了起来。
好吧,他这么想着。
也许真的是那样。

几日后,森鸥外终于返回黑手党。对于ALSE的突袭他并不惊讶,只是让中原清理了名单上的一些人——那些人隶属黑手党,但内心所向已不再是组织。对于这些随时都有可能叛变的属下,森鸥外决定很果断。这之后,他召开了五大干部会议,安排这之后的对策。他们不能被动于ALSE,如果前几日是对ALSE能力的试探,那么这之后便是真正的反击了。
只是中原在听到森鸥外说有可能于侦探社合作的话语时,还是惊讶了片刻。想起太宰治的预言,内心有些复杂。又让你说中了啊,混蛋青花鱼。他表面上默不作声,森鸥外问他有异议吗,他回答说没有。
散会后,在他路过红叶时,他听到红叶这般开口。「中也,你还是念念不忘。」
「不忘什么?」他停下脚步,回头下意识问着。面对红叶的问题他突然有些慌乱,就像内心的秘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揭开一般,再没有任何隐私而言。
红叶没有说话,只是向前走着。中原看着她的背影走远,最终还是垂了眼眸。

〖TBC〗

织太安好虐啊……织太安好虐啊……织太安好虐啊……………………
安吾完全写不出来感觉_(:з」∠)_和小伙伴讨论了很久最终还是这样……………
确是是馊主意嗷,自己完全想不出来了…………………
期待你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现在似乎没有蓝手了总之就是推荐√
非常感谢看完的你!!!!

评论
热度(42)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