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9

一个更新。之前的点进lo主空间找就好_(:з」∠)_
oocoocooc
各种BUG请见谅!
涉及原创人物但不是重点
确认无误咱们继续x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09
From.祈岚

中原中也收到一封简讯,发件人的备注是青花鱼。他眼皮跳了跳,纠结良久后终是划开锁屏。内容同很久之前的一封信大同小异,仅是标点符号发生了细小变化。「中也想我了吗?」隔着文字他都能猜到那人的神情。挑着眉毛,尾音上扬。
中原下意识想回一句滚蛋,只是在细微的停滞中,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发亮的屏幕映在他的视网膜上,意识里有什么东西的改变接近了尾声。他在心里暗叹,骂了句混蛋太宰后把手机扔在了床头,翻个身打算入睡。
这本应是睡眠时间的。
同一片星空下的另一端,太宰治打了个哈欠,瞥了眼一旁的手机:蛞蝓还没回消息,这也在意料之中。公寓里唯一的光源是电脑,惨白的光映在他脸上,闪烁在他鸢色眼眸中。「好——了!」随着他敲下回车键,小窗口的读条迅速加载至百分之百。加密文件被破解,其中大大小小的秘密皆呈现在幕布之上。太宰治轻笑一声点击拷贝,额前刘海有些许挡住了眼。
会话窗口开始闪动,是国木田独步发
来的关于ALSE监视的信息。他们在太宰治离开这几日寻到了ALSE在横滨的临时住所——一栋施工许久渐渐荒废的不引人注意的大楼,并就此展开监视。信息是一组图片,就图片上的信息而言,越来越多生面孔进入大楼,从出来的人却少的可怜。「他们似乎集结了原在澳洲的势力,以各种手段进入日本境内。」国木田随后补到。太宰治敲了个我知道了以做回复,便默不作声。
信息拷贝结束后,太宰治拔下U盘关闭电脑。室内唯一的光源被切断,公寓重归黑漆。晚风从窗外吹进,月光追随倾洒在地面,碎钻一般。窗帘随风鼓动,阴影时而拜访其中。太宰治起身双手插在风衣口袋,仰头盯着那轮弯月,隐去了脸上的表情。
森鸥外现已回到横滨,黑手党开始补阙挂漏;侦探社这边也已掌握ALSE根据地,在外工作的事务员亦已回到横滨。战争的硝烟在不觉间升腾,空气里多了几分冷意——让人毛骨悚然。
只差一个导火索。

「就是这样。」学者模样的青年放下怀抱着的文件,用四字结束刚才的阐述。他面前的是种田长官,异能特务科最高指挥人。他仍然是那副模样,魁梧的身材满头白发,坐在那里听坂口安吾报告,他的眼神愈发锐利。在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安全离开异能特务科监视范围后,坂口安吾带着前些日子的文件,敲响了种田办公室的门。此刻种田微皱眉,眉眼的弧度表示他正在思考。太宰治的黑暗时代她亦了然,帮助太宰治来到侦探社的也是他。太宰治现在又做出这种事,足以见其骨子里的恶劣丝毫未减,也许只是藏起来了。
种田本意打算揭发ALSE之事,但无理无据,异能者的辩词不可信,没人可以证明ALSE切实来到了横滨,且在这块土壤慢慢生根发芽,放任的话终会酿成不可挽回的悲剧。侦探社黑手党都有损失,让他们去讨伐ALSE也不失为好计策。只是这样怕是无法像群众交代。
他向后靠在椅背上,叹息一般的开口。「安吾,你觉得呢?」他抬头盯着坂口安吾,片刻后又补充道。「是否应该揭发ALSE一事?」
坂口安吾敛了眸,抿唇沉默。在种田期待的目光之下,他终于开口,低声说了一些什么。

「志贺君……被绑架了?」
「嗯。」中原拿着文件,他额前的发有些挡眼,并不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前晚就开始失去联络,昨日上午约好交易也并未现身。同时,有消息从政府传来,言其被绑架,匪徒要求交易的东西是,十亿美元。」他特意在“十亿美元”四字减缓语速,像是在强调金额之大。末了他抬眸看着森鸥外,静静等待人给的答复。「属下让人查过了,消息可靠。」他又补充道。
「十亿美元?」森鸥外挑眉,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他双手交叉抵在下巴,双肘抵在檀木桌上。「十亿美元啊,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放在黑手党也不容忽视,政府很不会傻到真的去交易。」
「他们大概会仔细去查吧,查不到就去拜托别人——侦探社的可能性最大。而能有如此之魄力去要挟政府的绑匪,可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啊。」他似乎是笑了,眼睛完全弯了起来,玫红的眸色却愈发寒冷。「需要这么大一笔钱,且目标是政府。会是谁呢?」他将目光落在中原身上,托腮问道。「你说呢,中也君。」
这实在是很好想到的答案,中原回答的语气很笃定。「ALSE。」暂不提志贺与黑手党交易一事,若绑匪是ALSE,那一切都解释的通。志贺在政府担任要职,目标定为他,政府没办法放弃;而ALSE在澳洲的势力并不是很强大,资金来源不稳定,配合少有的异能者,优势并不明显;若是有了这十亿美元,用其来购买武器针对横滨老牌异能势力,战斗力自然大幅度增长。真的会造成威胁的。
至于志贺,志贺全名志贺直哉,在政府占有重要地位;鲜为人知的是,他与黑手党有长期合作。志贺涉及中东黑手党势力,每年都能从中赚得不少资金;同时,黑手党抓住了志贺一些把柄,若把这些把柄交给政府,死罪难逃。为了保全自己,志贺握住了黑手党伸向他的手。从此,志贺在中东的收入有一半全部流入了黑手党。截止今日,那究竟是多大一笔钱,已经难以想象。可以说,黑手党固定的一部分收入就来自此人,丢了这样一想绝佳的生意,实为遗憾。
森鸥外只是点头,他起身,通过落地窗俯视横滨街景,眼眸表面就像被蒙了层雾,什么都看不到。他的声音不缓不急。「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想想。」
「是。」中原应声,转身扶了扶帽子走出。

若不是因为客人突访,今天的侦探社定会如昨日一样,投入超过一半的精力放在ALSE身上,或是监视或是用其他的渠道获取相关信息。当敲门声响起后,国木田打开门,是显得很疲倦的中年男性。他冲国木田鞠了一躬,开口简述自己采访的原因。「我是箕浦,一名警察,今日代表政府委托贵社,帮我们解决难题。」他掏出了自己的证件。
「呀,箕浦警官,好久不见。」江户川冲箕浦挥了挥手,上次女警察被杀的案件,最终就是箕浦拜托他解决的。
「乱步先生,好久不见。」他看向江户川,唇角微弯,眼角皱纹也有些许舒展开来。
「发生了什么?」国木田为箕浦和江户川端上了咖啡,自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因为警察的工作特殊,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侦探社近期苦恼于什么。在这要紧关头来委托,定是有非常棘手的事。想到心里,国木田皱起了眉。
「志贺先生被绑架了。」箕浦十指交叉抵在额头,双肘搭在膝盖上。
「志贺?志贺直哉?」太宰治的声音突兀插入,国木田回头太宰治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此时突然插话,大概他知道一些什么。国木田如此想着。
「就是志贺直哉。」箕浦声音里满满都是无力。「前晚志贺先生就失去了联系,去公寓找他也不见踪迹。昨天上午的时候接到了未知号码拨来的电话:经过变声处理的沙哑声音言志贺此时在他们那里,如果不想其死亡就在下周六准备一笔钱来交换。志贺先生身份太特殊了,政府没办法放弃。」
「酬金是多少?」太宰治问。
「十亿美元。」当箕浦略带颤抖地说不那笔数目后,在场的人都是呼吸一滞。十亿美元确实不是小数目,换在任何一个地方也不会贬值。因为要挟对象是政府,所以才敢如此狮子大开口吧。那这绑匪也不是普通人,十亿美元大概会被用在不正当的勾当上面。
「所以,你们委托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江户川睁开了眼,隐去唇角笑意。「是希望我们仅仅查出绑匪是谁,还是连着救出志贺一起?」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二者兼得。」箕浦叹了口气。「报酬我们定不会让贵社失望。」
「说来听听?」太宰治挑眉。
「拜访之前我去异能特务科报告了这一状况。贵社因为异能组合ALSE强行污蔑一事费尽心思,根本目的当然是救出志贺君,但那样的匪徒也不能放弃。如若顺利解决,政府保证为洗清嫌疑。」
「种田长官和你承诺的吗。」
「嗯。」
一时间双方都陷入了沉默。这毕竟是侦探社目前最头疼的问题,侦探社不像黑手党那样不顾头衔,居民评价对其也是很重要的。如今太宰治被ALSE污蔑,侦探社陷入信任危机,这样的报酬着实诱人。太宰治看了江户川一眼便离开,看上去他并不想发表什么意见。国木田抬眸,目光落在那边的江户川身上,这次委托的推理关键在于江户川,是否接受委托还得去询问社长意见,现在就看其会发表怎样的意见了。
「……其实,匪徒是谁很好确认呀。」江户川突然开口,声音一如平日的尾音上扬。笑意回归,他喝掉面前加了很多糖的咖啡,站起身来。「现在该去甜品店啦,你的委托让我想想吧。」他不顾箕浦的语塞,扬了扬手后离开。
「乱步先生一直都是这样。」江户川走后,国木田对有些发愣的箕浦解释。「这次的委托涉及太多别的事情,光凭我们无法决定,还得同社长商议后才能有结果我们会尽快处理,给您一个满意答复的。」
「最迟明天。」想了想似是怕箕浦左右为难,国木田又补充了一句。
「好吧……」箕浦看起来还是有些为难,但这毕竟也是常理之中,他没理由去抱怨。送箕浦离开后,国木田转身,看到了面无表情的太宰治对着电脑不知在查些什么。他觉得今天的太宰治有说不上来的奇怪,走近欲询问时太宰治却站起身来。「征求社长意见的工作,就有我去吧。」
「为什么?」国木田下意识发文。这是不寻常的,以往太宰治从不会主动揽任务。
「因为那个人是志贺直哉。」

当晚下了雨,豆点大的雨滴砸在地面,花草在风雨中摇摆。风有些凉,太宰治竖起了风衣领子,沿着路边水少的地方行走。路灯有些暗淡,在这种天气街上人也很少他的目的地是社长的公寓,去商讨白天那件委托。
社长的公寓距离事务所并不远,在进入被允许后,他收起雨伞,雨水顺着伞骨在伞尖滑落,在地上留下小滩水渍。社长指了指门旁的伞桶,太宰治照做。
社长公寓非常整洁俭朴。房间里只有台灯开着,显得有些昏暗。左边的沙发坐垫上有些许凹陷,小几上有本书倒扣着。看来在拜访之前,社长正在阅读。
「是关于今天的那个委托吧。」社长开门见山。虽然是上司但毕竟为主,他为太宰治沏了杯茶,茶香缭绕,小巧的茶叶在浅色液体上面漂浮;他自己也沏了一杯坐在太宰治对面。「国木田和我简单说明了一下,志贺直哉,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他与黑手党有关联。」太宰治凝视面前的茶杯,声音里多了些说不明的情绪。「在我还在黑手党的时候,合作便开始了。我不认为森首领会放弃如此有利用价值的人。」
「你的意思是,黑手党也在找志贺?」
「嗯。志贺在的话,黑手党一部分收入就可以保证。这样的话,要接受委托吗。」太宰治问。他浅抿一口茶,抬眸看着面前严厉的中年人,鸢色眼睛里什么也看不出。答案他大概能猜到,但作为侦探社社员,一些消息必须及时汇报给上级。
良久的缄默。在这种两难境地,必须从中寻找最有利于自身的道路。昏暗的灯光在背后燃烧着,大风呀窗外呼啸,雨水哗啦啦地倾洒。社长大概想到了什么,正打算开口,敲门声打断了这一切。太宰治冲社长点了点头后,起身打开了门。
——「有匿名信件,给社长的。」国木田站在门外,推了推眼镜框沉声道。尽管他手上拿着雨伞,但裤脚还是有些湿润,看起来雨更大了一些。目光落在坐在那边的社长,国木田从马甲内兜里掏出那封微皱的信。信封上清秀的字体书写着收件人的名字,看到字体的一瞬间太宰治却蹙眉。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福泽谕吉阁下:
许久未见,不知阁下身体怎样?此时我正坐在桌前,一边给爱丽丝酱准备甜点,一边为您这下这封信件。
信件到您手中时,想必军警已经找过你们了,太宰君也将关于志贺君的事情告诉了您。确实,失去志贺君对我们这个小团体来说损失巨大,如若有机会,我们会倾尽全力救出志贺君,军警那边下的报酬对贵社来说应该是最需要的东西,而那绑匪是谁,更是浅显易懂的问题。
ALSR为我们双方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何不借此机会来讨伐ALSR?这也是你们所希望的吧。既然有共同目标且时间不容许被浪费。
来合作吧,我知道阁下亦有此意。
明日上午在东京湾xx观光船上,我在那里等候阁下。
再见。
森欧外
xx年x月x日
「是森首领的亲笔信。」太宰治看了一眼后便别过头一言不发。发展到如此地步也不算出乎意料,只是森鸥外会写亲笔信,还真让他吃了一惊。他不再发表其他的意见,他的工作已经完成,决定权在社长手上。
尽管雨仍然不小,但他还是决定离开。冲社长示意后他抽出雨伞,关好门后离开。国木田留在了那里,关于合作的处理,他也会提供意见。他不想涉及更多,等待明天的结果便足够。

〖TBC〗

我感觉我一直在退步退步退步´_>`
如果你在看的话,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结局肯定是HE啦而且会越来越甜的!x
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qwq非常感谢♡

评论(6)
热度(40)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