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森中〗帽子

〖森中〗帽子
By.祈岚

*私设如山注意

中原喜欢帽子是有原因的;换句话来说,是对帽子有一种依赖。
每每回想起那些时日,浮上的只有痛苦和不甘。不管是那满地的血污,还是模糊不清的快逃,都如烙铁狠狠印在他的心脏,再也抹消不去。身后有喊叫的声音,幼时的中原回头,那样的人狰狞着表情向他扑来。中原想逃,但被子弹击中了小腿。剧痛瞬间由神经蔓延,他蜷着身子捂着伤口大口喘息,接着金红色的发就被人狠狠揪起,他被迫抬头迎接那人丑恶的嘴脸。
你们家的存款在哪儿?快说不然我杀了你!
男人这样的威胁他,中原心中疑惑在一瞬间解开。到他只是讽刺般笑了起来。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说!儿时的他刚刚得知自己异能的存在,并不能很好的控制它。
这当然引起男人的暴怒。他一拳砸在中原腹部,剧痛刺激的他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耳边嗡嗡的响,似乎有群小鸟在他眼前飞着。中原什么也看不清,意识接近混沌,只是一边咳嗽一边咳血。
在他认为自己就快死了的时候,一切都停了下来,有温热的液体溅在中原脸上。大概是血吧,他艰难地睁着眼希望看的分明些,只看到站在他身边的陌生男子,手中一把手术刀折射惨白的光。
随后他就坠入了那片黑暗。

中原醒来时,入眼即一片白茫。他眨了眨眼,身下柔软且温暖的触感提醒他这是在床榻。小腿和腹部还在隐隐作痛,右手背扎着点滴。中原慢吞吞地坐了起来,注意到男人正坐在不远处的椅上阅读,椅背上搭着一顶帽子。
——这个男人就是那时救了中原的人。
注意到中原醒来,男人合上手中的书。你醒了啊,看样子再休息一阵注意按时服药就好了。他着白色大衣浅色衬衫,有些凌乱的发随意散在脑后;玫红色眼睛有浅暖覆于表面——在中原看来是如此。如果没有这个人,那天他大概也会同父母一样,坠入死亡的深渊。他想起身道谢,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牵扯了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一动也不敢动。
别乱动了,不利于伤口愈合。男人这样叮嘱他,似是有些无奈的样子。如果想道谢的话我心领你的好意。能问下你的家庭状况吗,能遭到黑道之人的赶尽杀绝,也实属不易。
被男人这样问着,中原抿唇思考。他是相信男人的,而前几日的伤痛浪潮般涌上,席卷至他身体每一个角落。到了现在他才顾得上回想那时的状况,但已是不可挽回的悲剧。酸意自鼻腔泛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中原忍住没让眼泪掉下来,用颤抖的声音慢慢地阐述。父母欠了钱一直在躲避债主,而债主又涉及黑道,这还是我偷听到的,所以才会……
中原其实是有不甘的,又觉父母的死责任全在于自身。但那毕竟是亲生父母,就算是犯下滔天大罪,在死亡时他总会伤心难过的。真的是支离破碎,前几日他才参加了近亲的葬礼,几日后又目睹双亲的死亡。他们家只剩下他一个在死亡边缘走了一回且活下来的人,精神没有崩溃也是一种奇迹。在男人射杀债主时他是有快意的,为父母报仇的快意,为强者打败弱者的理所应当的快意。自那时起他明白,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是不变的法则。
给你一个小礼物吧。在中原说完后的良久沉默中,男人开口打破沉静。他起身拿起搭在椅背的帽子,走到中原身边轻轻为他戴上帽子。
这样,大概会更有一些安全感吧。
中原有些发愣,呆呆的立在那里任男人的一系列动作。帽子有些大,帽檐似乎还残留着男人手指的余温,扣在他头顶上像个屏障一般,是难以想象的安全感。他在见到男人第一眼时就感到安心,被赐予这样象征安全感之物更是令其惊异。心中积攒的委屈一并迸发,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滑落。他死死的揪住男人的袖口,声音沙哑夹杂强烈的恳求。
你是黑手党的吧!带我走好吗!!
我想变强!不想再经历这样的事了!
我想保护那些我爱的事物啊!
男人有些诧异地低头看着情感爆发的中原。令他吃惊的是,小男孩湛蓝的眼里充满愤恨与不甘,他的眉头紧锁眼泪汪汪,却丝毫没有令人怜悯之意,只是感到了心悸。这个孩子以后会了不得的,男人下了定论。他蹲下来握住男孩子的手与其平视,将声音放轻以尽量轻柔的音调安抚他的情绪。
你叫什么名字?
中原中也。
虽然你的决心让我很惊讶,但加入黑手党可不是小事情,随时都有可能会死掉。你有这个决心吗?
以及,为什么我要答应你?男人笑了,但那笑怎么看都有一种冰冷的残忍。
小男孩怔住了,大抵是因为这个有些残酷的问题。他抿唇似乎在犹豫,又像决定了什么一般到处翻找东西,终于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个遥控器。当然有决心。也不只是报恩。后半句是他在心里说出的。在男人略带期待目光的注视下,他把左手放在遥控器上面,闭上了眼睛。
几秒后,遥控器慢慢的浮了起来,越来越高,最后停留在天花板。停滞几秒后,操控遥控器的力量像是突然消失了,他顺着重力下落,摔在了地板上。男孩大概对自己刚才的表现不怎么满意,拳头握的越来越紧。
这就够了。男人拍了拍中原肩膀示意他放松。男人的表情有些精彩,他没猜错的话这是重力操纵,现在只是刚被发现掌握得还不熟练;若是好好利用,会成为了不起的异能。看起来这次的选择没错。他松了口气,感受手掌下小小肩膀的颤抖,安抚般的拍了拍后背。
中也君的能力非常优秀,锻炼后会更加强大吧。
那样就可以守护想守护的东西了。
我的名字是森鸥外,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中原中也,欢迎你加入这里。
现在,好好养伤吧。

尽管现在已经强大了起来,中原还是会像小孩子一样依赖那人给他的帽子,依赖那份安全感。
小时候偏大的帽子现在大小适中,在中原仔细的呵护下并未显得破旧。他扶正了帽子,怀抱文件敲响了办公室的门。他听到门口男人带着笑意的请进,推门走了进去。
依旧是熟悉的檀木香,明明是黑手党的首领,周遭却散发出平易近人的气息,初识的人怕是决不会猜到其真实身份。只有在他想的时候,那份戾气才会暴露吧。
这是近期关于西部的资料,还请您过目。中原把文件放在桌上,站在一边垂着眼等待人的吩咐。
中也君真是辛苦了。森鸥外笑弯了眼睛,并未立即浏览文件。他目光在那顶帽子上停留了几秒,又落在小个子青年身上。视线似乎穿越了时光,他又回到了初识的那一年,小男孩红着眼圈恳请森鸥外带他变强——现在他真的变强了,成为了黑手党的干部,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存在。尽管中原中后期是由红叶负责,但每一次见到他都会有新的惊喜。
森鸥外感慨颇多,最终也只是叹息般开口。
你长大了啊,当初的选择没错。
中原愣了半秒,并未细思这句话的含义;但这句话让他很是愉快,他弯唇摘下帽子扣在胸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为您效忠。

END

其实关于森中就本文的梗我一直有一个很刀很刀的脑洞。
也许会写吧,太刀了,叹气。
期待你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评论(4)
热度(78)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