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10

以前的麻烦点进lo主空间查看了_(:з」∠)_
OOCOOCOOC
小学生文笔
确认无误请继续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10
By.祈岚

这里是东京湾。
蓝色的水面上静静漂泊着一艘观光船。阳光透过空气映射在水面上,衬得其宝石光泽愈发明澈。空气里漂浮着腥咸的海风味道,细小的涟漪轻轻摇曳着船只。这本应是轻松愉快的氛围,只是船只所载人物彻底点燃了平静。
武装侦探社社长福泽谕吉与港口黑手党首领森鸥外面对面站立,额前发丝被风吹起。武侦一方,太宰治与国木田独步跟随上船;港黑一方则是尾崎红叶和中原中也。双方彼对视一言不发,气氛勉强维持着平衡。
「这气氛可一点都不轻松啊。」森鸥外首先打破平静。他向前走了一步揉了揉额角,多少有几分无可奈何。「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说,好久不见,福泽阁下?」他弯了眼睛,声音尾音略上扬。
「客套话就免了,森医生。」社长显然并没有闲聊的余兴。他抬眸盯着森鸥外,声音冰凉。「不知您所说的谈判内容究竟是什么,为何进行这样的会面?」
船上的人数寥寥无几,但都是双方的精锐。如果谈判破裂,战斗会立即降临。同时这场谈判完全保密,黑手党清理了附近船只,今日不被允许出海。消除一切可能因素,才能保证对话的顺利进行。只是从双方态度来看,天平维持平衡已是奇迹;这是一场刀尖抵着喉咙的会面,须全面警惕对方。
「那就得先说志贺君了。太宰君是知道他的,也了解这场交易。」森鸥外叹了口气,视线落在那边的太宰治身上,后者回以爽朗的笑容。目光交错,笑意被气声表现出。「志贺君和我们有合作关系,他的存在保证了我们这个小组织一部分收入,对于不知何时人头就会落地的我们来说,这一部分收入多么可贵。因此,就更得保证他的安全了。」
「既然如此,侦探社怎会帮助敌人保证收入。」社长皱眉。
「但只凭你们解决不了ALSE,不是吗?」
社长表情明显不悦起来。
似是得到了令人满意的反应,森鸥外自顾自说起来。「侦探社的存在时间不算长,论战斗能力,也没有能造成大面积伤害的异能,而小镜花他的能力不算成熟。就算有太宰君,战斗能力依旧不乐观。不如说侦探社能力更全面些,不论是参谋,还是医生。」
「只是,讨伐ALSE更需要战斗力。战斗力方面,我方优势更突出。合作对侦探社有利无害,何乐而不为?」
「既然如此——你们自己去解决ALSE不就好了么?为何牵扯到侦探社?」社长反问道。
「因为你们有侦探呀。」

一时间,在场的各位都一言不发,局面陷入了缄默。有海鸟在天空中盘旋鸣叫,海潮的声音低沉而辽远。海风吹拂清爽万分,海的颜色赏心悦目。森鸥外目光在海面上停留,看上去并不急于答案。
「我凭什么相信黑手党?既往恩怨摆在那里,永远无法消去。」良久,社长终于开口,道出核心问题。想合作必须得克服它,利益至上,没有约束的东西,纽带随时都有可能断裂。那时候,最不利的便是侦探社了。
森鸥外似是早有预料般的摊手。「这是赤裸裸的利害关系,对我们来说取得利益的最大化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合作关系中途破裂,那志贺君为我们提供的收入全部都打了水漂,那是非常可观的数目,放弃太过可惜。况且——」他特意拉长了语调,再次看向太宰治。「太宰君那里有底牌吧,说是拥有能让黑手党干部死一万次的秘密,这可不能忽视呢。」
社长沉默不言,他盯着黑手党最高长官,瞳孔深处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在后者回以所谓善意的微笑后,他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随后将目光投向太宰治。太宰治对他点头,那样的意思即为肯定森鸥外话语的准确性。
「这并不代表既往恩怨的勾销。」社长闭了一阵眼,思考之后开口。
「若论损失,黑手党可比侦探社多太多。」森鸥外直爽地笑了。「那么接下来关于合作期间的要求——」
「我来说吧。」太宰治突然插话。在森鸥外诧异之余,他对上了社长略带疑问的目光。他点头示意自己不会损失侦探社利益,了解人的工作能力,社长点头示意允许。太宰治弯了唇角,看上去很是轻松的样子。
「洗耳恭听。」森鸥外补充道。
「那么第一条,对于合作内容的绝对保密。除双方到场人员及干部类人员以外,合作之事不能外传。这关系到信誉问题。」
「没什么问题啊。这样的要求完全可以理解,而且对于我们来说,被得知与敌人合作,传出去也不怎么好听。」
「第二条。」太宰治顿了顿。「合作期间关于ALSE的资源共享,你们的目的是我们的“侦探”,但黑手党也一定要掌握一些资料。既然决定合作那么就要真诚以待,不是吗?」太宰治笑眯眯反问。
「没问题,请继续。」森鸥外笑弯了眼睛。
「那么最后一条,在合作期间停战,不得产生危害合作的事端,合作截止至ALSE覆灭。也就是说,对抗ALSE的短短几天里,要好好相处呢。」他故意上挑了尾音,笑容有些挑衅。他基本可以保证森鸥外会答应。他的方案不会出错的,这在以往多次和中原搭档的过程中被证实。
「……你长大了呀。」几秒钟后,这样无关的话却冒了出来,森鸥外的目光隐藏了欣慰。他和太宰治的渊源可以追溯到许久之前,尽管关系相当微妙,但不可否认,森鸥外是看着太宰治成长的。作为长辈,温情的一面被他巧妙的藏了起来。
而对于这样一句充满回忆的话,太宰治选择了盖过。他站直身体一手伸在前方作邀请状,另一只手插在衣兜中。「那么,对于彼此的要求,可以接受吗。」他眼里的鸢色明明灭灭。
「合作方案由我与贵社社长协商可否?」森鸥外以确认无疑的语气询问。太宰治回头,社长对他点了点头。得到人的答复后他无其他言语,用笑容肯定了观点。

「我说,偷听这么久,听够了吗?」
森鸥外突然开口,声音不缓不急。他慢慢转身,盯着某个地方,笑意明朗起来。「中也君。」一如平日对话的语气,森鸥外轻声呼唤中原的名字。
下一秒,原本覆在那里的外壳就爆开,中原一脚踹在藏匿之人的腹部。还未等其适应疼痛,匕首就精准地抵在那人的喉咙。阳光之下匕首反射着森然冷光,中原揪着人的头发把他揪出扔在森鸥外面前。对面的太宰治并未有丝毫的惊异,只是饶有兴趣地盯着他。
「ALSE的卧底啊,还不是武将,确实是我疏忽了。没记错的话,你是作为掌舵人登了船。为了确认侦探社与黑手党的动向吗?真是辛苦你了。」森鸥外略有些惋惜的样子。「只是经验还是不够,在那么近的地方心跳声都清晰可闻。」
「那么,你听到了什么呢?」
狼狈的卧底终于适应了疼痛。他拭去嘴角的血迹,冷笑起来。「从一开始我就全部听到了,你们杀了我也没用,ALSE会取得最终胜利的!」
「呀,无线电么?」森鸥外似乎有些头疼,不过转瞬笑意又泛起来。「不过没用哦。东京湾以该船为中心直径五百米都封锁了信号,有线电更是不可能的事。作为一个小小的掌舵人,你没有检查船只的权利。」
「至于异能,ALSE不会派少有的异能者来进行这种工作的。我没说错吧。」
男子表情有片刻凝固,随即彻底变化。他掏出小巧的录音设备,确认信息传送失败后握紧了拳。几秒钟后,他像是下了决心一样,突然起身向边沿奔去,选择是跳海,兴许有活下去的可能。只是身体突然僵住,血液迸射,他的身体拦腰截断。金色夜叉夺走男人手中的录音设施,站立在主人身后。红叶抬臂用和服袖掩住了唇,眉眼间满是笑意。随着落水声响起,男人再没了声音。
「多了个小插曲,见笑了各位。」森鸥外转身。站立在社长对面。社长蹙眉,原因在于各种各样的事端。
「那么,合作愉快。」森鸥外没有顾及人的不悦,伸出手笑道。
「合作愉快。」

尽管局势在不断升温,横滨日常仍在进行。特别是夜晚时分,城市释放了其隐藏的魔力,吸引无数人深陷其中。人们对近日不断的异闻是感到惶恐,只是酒吧一如昨日。中原中也站在酒吧门口扔掉了烟头,摁了几脚确定熄灭后走进酒吧。这是他常来的公共场所,同调酒师示意后他坐在吧台摘下帽子,右手肘搭在台面上思考。漂亮的光打在他的头顶,金红色发被衬得愈发耀眼。
距离那日太宰治离开已过了七日。那之后森鸥外回了黑手党,他把自己沉浸在工作之中,从未有过休憩时间。在昨日与侦探社的会面中,双方确定了合作之事。明日双方派出代表商议具体安排,彼此都是倾巢出动,定要铲除ALSE。
那时候,滚滚硝烟弥散在城市之中,大概又会成为一段不愿去回忆的历史。
「打扰一下,您的Martini。」思绪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且这声音听上去有几分耳熟。中原漫不经心的抬头,却是那闪烁着狡黠光芒的鸢色眼瞳。调酒师不知何时换了人,此时站在吧台之后的正是太宰治。他脱掉了米色风衣,此时只有条纹衬衫外套深色马甲,倒还真有几分调酒师的意味。中原有片刻的惊诧,随之的便是已成为习惯的嫌恶。「你怎么在这儿?」并未接过酒杯,中原单手托腮有些懒散的开口。
「过来转转喝杯酒,恰巧碰到中也还真是让人不悦。」并未介意人的不理不睬,太宰治把酒杯置在中原面前。冲那边的调酒师点了点头后,他拿起一旁的风衣搭在手臂上,从另一边绕出来坐在中原旁边。「中也呢,为什么在这里?」
略带不耐烦的盯着人坐在自己旁边,中原别过头,视线转移到面前的酒杯上。「喝酒而已。」他如此回答。透明的酒杯中是淡色液体,冰块漂浮其上,配合绮丽的灯光,愈发衬得其美丽。太宰治见他盯着酒杯迟迟没有动作,大胆猜测人在想什么。他托腮轻笑出声。「安心,我没下毒。」
中原却是勾了嘴唇,端起酒杯轻晃得同时抬眸略带讽刺的看着人眼。「说得好像你下毒就会毒死我一样。」话落,他浅抿一口液体。辛辣的口味混合奇特的花香,正是他喜欢的那个味道。他没有再在意身旁的太宰治,自顾自的在那里饮酒。
说得好像我下毒你会察觉一样。太宰治腹诽。干坐在这里有些无趣,他冲调酒师挥手点了杯酒。小酌的同时环顾,因其天生的好皮相配合多情的眼眸,几分钟后,妆容精致的女子端着酒杯挂着微笑慢慢走近。
「看您的样子有些无趣,我能请您喝一杯吗?」
「荣幸之至,美丽的小姐。」
太宰治是来者不拒,弯着眼睛和女子对视调情。中原显然也注意到陌生的女子,皱了眉别过头去看太宰治反应。而看到人深情款款的眼神后,恼怒没来由地升腾。在心里骂了千百次滚蛋太宰治后,他没有多想,一把揪住太宰治衣领,强迫人靠近的同时借着角度“吻”上太宰治。
这只是一个示威,当然不需要真的亲吻。在女子眼里他们就是一对情侣,金红色发青年不满的用亲吻宣告所有权,蓝色眼睛里张扬着挑衅和炫耀。女子意识到自己坏了事情,匆忙道歉后便离开。
中原一直用余光注意着女子反应,在看到她离开后,不易被察觉的优胜感悄然浮现。他对于刚才的动作没有多想,也没注意到现在两人位置有多么暧昧。他刚打算松开太宰治,后脑就被一双手扣住,连惊异都顾不上,温暖的湿润覆盖了嘴唇。
中原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了。他瞪大了眼,大脑还没跟上变故。他被动的承受太宰治的吻,感受太宰治唇的温润与舌的灵巧。中原不是情场高手,在接吻这方面更是青涩得很,接吻中换气更不是擅长的事。氧气越来越稀少,蓝眸像是朦了层水雾。他终于弄清眼下的状况,习惯性的不想服输,但氧气已少的可怜。他一把推开太宰治,右手支着吧台大口喘气。「青花鱼你疯了吗?!」
「那中也又为什么要管我与美丽的小姐聊天呢?」太宰治反问。他笑得像只狐狸,一副饶有兴趣的神情。浮夸的恍然大悟后,他凑近中原,盯着人海潮般美丽的蓝色眼睛,以近乎确定的语气开口。「中也吃醋了?中也不会喜欢我吧?」鸢色眼睛闪烁着暧昧的光,他声音很轻很轻。
「我又凭什么去喜欢你?」中原沉默了片刻,却是反问道。之前的接吻太过突然,那一系列行为纯属下意识而为。而当理智回归脑海,思考再次缜密起来。他抬眸对上太宰治眼睛,眼神平静。继那些时日的变故,无数次审视自己的内心,对于那些问题中原已经有了答案。虽然难以启齿,倒也不是见不得光。只是他不想在太宰治言语下认输,他选择了积年累月养成的习惯。
太宰治轻笑,似是对中原的回答不屑一顾,或者是想结束这个彼此心知肚明的话题。中原是聪明人,太宰治相信他已了然自己刚才话里的信息。他盯着酒杯,突然想起上次和中原在酒吧喝酒。同样是这个酒吧这个位置,喝的酩酊大醉,还是太宰治把他背回去的。不同的是那时什么都没发生,现在什么都发生了。
太宰治眸中颜色不觉间暖了起来。他似是无心的发问。「中也认为上次的毒,就是让中也很难堪的毒,是我下的吗。」他没去看中原,视线不知降临在何处。
中原转过头来很诧异的样子,一方面因为不明白为何过去那么久的事还要再提起,另一方面不明白太宰治为何问这个早已知晓答案的问题。而后者偏头与他对视,却是很温暖的神情。中原怔了半秒,轻叹后笑了起来,不是嘲笑也不是讽刺,就像是挚友,在许久未见后再次相遇时的相视一笑。中原合上眼帘,声音听上去很是轻松。「我知道答案。」
他没点明答案究竟是什么,但他知道太宰治不会理解错。他们不是挚友,却比挚友更贴近对方的内心。中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戴好了帽子。「走了。」他没再去看太宰治,扬起手挥了挥随意说了一句。他向门口走去,鞋跟发出哒哒的声音。
太宰治挥手。「下次见。」
中原脚步顿了半秒。「下次见。」他回答。

〖TBC〗

之后的双黑都是糖,糖,糖xx
喜欢的话请留下你的红心蓝手和评论,非常期待❤
晚安各位❤

评论(5)
热度(53)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