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11

OOCOOCOOC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
正剧向之前内容请戳lo主空间
确认无误请继续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11
By.祈岚

「我们接受你的委托。」
浅色的咖啡屋隔间内,暖黄自顶灯洋洋洒洒的飘散;咖啡醇香混在空气里,身心都平静下来。太宰治坐在一侧如沐春风,对面是箕浦警官,此时略带紧张的盯着他。下午,太宰治代表侦探社联系箕浦,将侦探社考虑的结果告诉他。而得知这样的答案后,箕浦的眼睛一点一点亮了起来,向后靠在椅背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太感谢了。」箕浦显然很是激动。「如若侦探社拒绝,我们大概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和人为善而已,再者,政府那里的报酬也很丰厚啊。」太宰治托腮,眼底浅浅的盛了勺笑意。「现在,把你们所掌握的关于匪徒的信息一并告诉我吧。」
「好。」箕浦抿唇,自双唇间吐出一声微弱的叹息,他慢慢开口。「前日上午十点整,匪徒来了电话,声音经过了变声处理。话中言其绑架了志贺先生,要求是用十亿美元来交换。下周日下午三点,在xx街xx号交易。电话是公用电话,同时为了让我们相信他话语的准确性,之后我们就收到了视频邮件。那确是志贺先生,但生命体征微弱。邮箱经调查,是另一位警员的邮箱——盘问之后确定他没有背叛,邮箱被盗用了。」
这样的话,这同之前盗走政府监控的应该是同一个人。能盗走加密视频,这人的能力耶不容小觑。引起太宰治注意的是交易地点:同国木田他们调查的ALSE在日本据点为同一处。孤注一掷么,有本部的靠山成功率多少多一些;但若失败,可就是完全的崩溃了。还挺拼的啊,太宰治兀自感慨。「通话内容你们录音了吗?还有视频,应该有备份吧。」他抬头,抿了一口有些冷的咖啡,询问道。
「都准备了。」箕浦回答。他拿过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插入U盘。输入密码后,他点击相关文件,连接耳机后轻叩鼠标打开了它。一分多钟的录音进行到最后时太宰治蹙眉。「他们底气很足啊。」感慨一般叹息,他似乎还停留在刚才的音频中。「尽管处理了声音,还是能从细微的转折之中判断其态度。还真以为日本政府是软柿子啊。」
「这个是视频。」箕浦又点开另一个文件。视频只有十秒钟。画面中志贺被缚在椅上,眼睛蒙着黑布嘴角有淤青和血迹。他处于昏迷状态,只能从胸膛的微弱起伏中确定其还活着。视频的取景很巧秒,除了正中央的志贺和被当作背景的灰绿色墙,其余并没泄露。椅子是最平常的款式,绳索为尼龙绳,黑色布条也是普通的棉质黑布。没法得出其他结论了。
「还有别的吗?」重复观看几遍后,太宰治将两个文件拷贝在自己的U盘中,关闭视频转过身来询问。
「没有了,我们掌握的全部情报都在这里。」箕浦似乎有些愧疚,躲过太宰治的视线笑容苦涩。太宰治像是料到了一般挠了挠头,起身走到箕浦一侧拍了拍他的肩膀直视前方。「没关系,这些就够了。」
「保护好自己,剩下的就看我们的吧。」

武装侦探社既已同意与黑手党合作,那么在那场密谈中所约定的一些条约双方必须予以实现。那之后的第二天,侦探社与黑手党各派一名代表去和对方交换情报,同时确认作战计划。
所以进行到如此地步还真是不走运。中原中也很是郁闷,自从森鸥外派他作为那个代表时,他就隐隐觉得不太妙。事实证明,那确实是太糟糕了。
「中也对这样的提议有什么异议吗?」那条浑身滑腻腻的青花鱼此时此刻正坐在他对面,整理手中的那一叠文件。他看起来游刃有余,从眉角到指尖都透露着他的泰然自若。「有问题吗?」他放下手中文件,抬头笑看着中原。偏偏中原还不能发火,这是工作上的事情、不能被个人私情左右;他还戴着微型耳机,正联系着森鸥外那边——他和太宰治的对话森鸥外听的一清二楚。
「让人虎和芥川负责拦截工作,没问题吗?」中原抬头,眼睛里明显写满了不耐。「都是孩子,任务会不会有些重?」
「没问题没问题,敦君那里可是很顽强的。」太宰治毫不客气地否定了中原观点,后者看上去更不愉快了。芥川那里若是得知被太宰先生安排任务定会全力完成;说出去有些扰人,他还是习惯性的厌恶太宰治。但这是首领的安排,他没办法去反驳。
「反正我的提议你也不会听。那份文件我看过了没什么问题——如果你们所掌握的ALSE信息都在上面。这是社长的安排?」中原挑眉询问。
「嗯。」太宰治回答。
头有些痛,中原揉了揉额角后开口。「那把属于黑手党的那份文件给我,有问题再联系。」他伸手作索取状。
「中也信我?」没想到人这么快答应,太宰治怔了半秒才把文件递给中原。感受着包裹在黑色手套下手掌的力度,他眼睛眯了起来。他们选择的地区是一间酒吧,两人在角落商讨。微醺的灯光洒在太宰治肩部,闪烁在鸢色眼瞳里。
「……这也是没办法啊。」中原大致翻了翻,确认无误后向后仰靠在椅背上闭了眼睛,一声轻叹把他的疲惫暴露无遗。就算如此他也得时刻防备着不善之人的暗算,解决完ALSE后,他需要好好的休息一次。
「那过几天的那件事,中也也听我的吧。」内容突然变成了与商谈毫无干系的言语,中原一愣,睁开眼挑眉,眼神中有询问之意。太宰治没回话,只是将头转向了另一边;从中原这个角度看得分明,有不一样的、不同于他认知中属于青花鱼的微光跳跃在后者眼里——古怪的真挚。
「什么?」中原还是问了一句。
「没什么。」太宰治摇头,眯眼笑道。被刻意卖了关子中原很是不爽。他冷哼一声,气音自鼻腔漏出。这次来酒吧并未点酒,究其原因是太宰治以中也醉后会超级麻烦而打发了老板。他有些烦躁地点了支烟,吸了一口后又因肺部的不适弯腰剧烈咳嗽起来。后遗症啊,他想起村上叮嘱他要按时服药注意休息,但他并未遵守。中原看着自己的掌心,细长的烟支夹在他两指间,他有些发愣,直至烟被太宰治夺走后才有些许的回神。太宰治吸了一口他的烟,随后那眼就隐匿在飘散的烟雾中,暗光躲在其中固执顽强。烟被太宰治摁灭在烟灰缸里,红光稍稍挣扎一下就彻底化为一团焦黑。
「快结束了。」太宰治仰头闭了眼,声音里满满的疲惫。
「就快结束了。」

在得到侦探社关于ALSE根据地的信息后,黑手党拿它与交易志贺的地点进行比对,同时派人对那里进行监视,确认了所谓交易地点即为ALSE根据地的消息的准确性。合作方案初步拟出后双方进行协商,进行了或大或小的改动。这几日的侦探社与黑手党和平异常,横滨也度过了短暂的一段和平时期。
但那只是表面性的。如同海洋,海底火山开始活动,白烟升腾;而海面还维持着它的平静,然后慢慢滚动,愈发剧烈,最后掀起百米高的的巨浪,将海面上的一切吞噬殆尽。
ALSE的根据地在横滨市郊的废弃大楼,因为偏僻和一些传闻其中闹鬼的都市传说,鲜有人烟。这样一方面有利于ALSE的隐蔽性,一方面对侦探社及黑手党讨伐ALSE起到协助作用——至少不必担心涉及到普通市民,对于侦探社而言。
商讨的结果是由太宰治扮演交易人,当然要进行乔装。一是因为太宰治诡计多端善于随机应变,永远不会危及到自身利益;二是因为交易人的形象,是个文质彬彬看上去有些懦弱没什么战斗力的青年,在场能扮演好的最佳人选就是太宰治。
合作当天双方首领待在附近的旅店,通过监控和无线耳机联系战场;由太宰治打头阵,其余人员各自有各自的分配,在阴影处等待的同时观察附近的情况,随时向短时间的伙伴分享信息。当然,自家事务所也不能空空如也。黑手党那边是梶井基次郎留了下来,侦探社一方是国木田独步。
现在,参战人员在阴影里躲避着,太宰治则在整理他的着装。为了符合身份他换了一身西装,取下缠在身上的重重绷带,戴上深色的发型普通的假发,鼻梁上架了副圆框平光镜,他特意隐藏了眼神,配合有些微弯的背,看上去人畜无害,太宰治似乎对这样的扮演很有兴趣,而中原在不远处看得分明,太宰治取下绷带后裸露的脖颈,狰狞的伤疤清晰可见。普通的政府工作者有这样类似死里逃生的印迹会引起怀疑的,他这么想着。
「喂太宰。」他开口走近,对方回头有些奇怪的瞅着他。中原指了指自己的衬衫领子示意。「把扣子系好,脖颈那里的伤疤太引人注意了。」
太宰治下意识的摸了摸脖颈,伤疤的凸起通过指尖传递,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后立起领子。「谢谢。」他这样对中原说着,声音不大,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
一瞬间中原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大楼看上去真的废弃很久,没记错的话,这栋楼建造之初是打算作商业楼盘;只是工程进行到一半上层宣布收工,也没有关于拆除还是另作他用的其他指示,因而就这样废弃在这无人问津之地。太宰治弓着背夹着一个公文包,十亿美元当然不可能用现金交易,政府为他准备了几张金额为零的做了手脚的银行卡。那卡里安装有木马,一旦有人试图打开,政府这边就会收到通知,最快时间进行定位——这是政府的保险措施,尽管太宰治觉得用不到它。
靠近大楼时他发现了无数监控探头,看来ALSE正严密监视这一切。想着红叶他们躲避之处距监控还有一段距离,他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为了逼真效果他装作很紧张的样子左顾右盼,慢慢向大楼入口处挪去。他的耳里藏着微型耳机链接红叶和社长他们那里两个通道。
大楼里面很黑,没有很好的夜视能力在这里与瞎子无异。太宰治感觉有冰凉的东西抵住他的后背,呼吸停滞了一瞬,公文包掉地,他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慢慢转过身来,满脸的恐惧。「别杀我……我只是政府派来交易志贺君的人……」他并未报出化名,对方没有问,说出也只会平添麻烦。对方眯了眼睛看上去在观察他,太宰治也并没有别来视线若是那样做,好点会让对方认为自己在害怕,坏的话兴许会认为自己另有打算——那就蛮糟糕了。
「……好吧。」半分钟后,接应的人幽幽地说着。他一手拿枪抵着太宰治威胁他不要乱动,一手开始在太宰治身体上上下下的摸索,检查其是否携带武器。太宰治借机来观察,一方面观察眼前的男人,一方面观察大楼的内部构造。他们从政府那里要来了大楼当初建造的设计图,现在简单来看是没什么大变动的,找人也会方便一些。
而面前的男人动作并不是很熟练,衬衫并不宽松,从褶皱处可以简单的判断身体情况——文将,有无异能对太宰治来说无所谓。虽然他腰部别有另外一支枪,但那手分明不是握枪的手。看起来ALSE并不对交易顺利进行抱有很大的希望。这楼想必已经全副武装了吧,太宰治如此想着。
太宰治当然不会让敌人发现他携带的东西。检查完毕后文将似乎放心了一些,枪抵在人背后示意太宰治走在前面,而自己在后指路。东怪西拐之后,来到了个有指纹锁的房间,内在都需要指纹。文将将右手食指按在相应区域开启,这一切太宰治看的分明。
门缓缓地开启,是一间破旧异常的房间。顶上白炽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四面的墙都如那个视频内容相同,灰绿色没什么特点。房间正中央的是志贺直哉,被绑在椅上垂着脑袋眼上蒙着黑布。门关闭了,文将举枪对准,同时默许了太宰治走近志贺进行确认身份的工作。
虽然昏迷着但从轮廓还是能判断其身份,确实是黑手党和政府寻找的志贺。太宰治拍了拍人脸,并没有什么用。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眯起眼睛手指灵活的翻出一些东西然后做了一些小事。「确认完毕了吧,站起来。」太宰治听到文将的声音,恰巧手上的工作结束,他弯唇关闭耳麦,站起身双手插在兜里面对文将眼神有些隐晦。
文将手中拿着一个遥控器,对应着的是绑在志贺身上的炸弹。「现在,离开那里!如果有任何的异动,我立刻按下按键!」他的言语内容实在威胁,言语主人声音却在颤抖。他并不想死亡,他非常希望太宰治配合他希望这场交易顺利进行。

只是已经万无一失了,所以太宰治笑了起来。
「如果说死亡的话……我可是很期待的啊。」
太宰治摘下平光镜扔在一边,揉了揉有些酸胀的鼻梁。随后他抬眸盯着那边惊诧的人,鸢色里是浑浊的浓黑。
「不要犹豫啊。」
「让我品味一下那梦寐以求的死亡滋味吧。」
和那双眼对视,文将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觉得那双眼有些眼熟,细想了几秒后终须有了答案。呼吸似乎都停滞,声音里满满的惊异与恐惧。「你是太宰治?!」他当然记得太宰治,ALSE第一个决定铲除的目标可惜没有实现。他没想到是太宰治来交易——这交易只是单方面的了,他自己的实力自己最清楚。文将的眼瞳细若针尖,双腿都在不住地打颤。
「啊呀,我有那么可怕吗?」太宰治扯下假发随意地顺了顺很是凌乱的假发,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给你一个建议,放人是最好的选择哦。」他伸手作邀请状,轻轻地说着。
文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意识告诉他应该不顾一切的解决这个可怕的人,同归于尽也好,单方面死亡也好,什么都不做就算活下来也没有好下场;但身体却在下意识得去害怕。文将咬紧下唇,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恶狠狠地按下按钮。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志贺仍然在那里昏迷,太宰治仍然在那里微笑,他本人亦完好无损。不同于先前的是太宰治手上多了把枪,黑漆漆的伤口正对着文将。看上去是轻飘飘的力度但不容忽视,文将愣住了,怔了半秒后急忙去摸别在腰部的枪——空空如也,太宰治不知何时顺走了那把枪;另一把在口袋,只是他真的不敢轻举妄动。
「奇怪吗?因为我隔断了那根线。」太宰治另一手亮了亮细小的刀片,刀刃的冷光恰为最冰冷的讽刺。「你可以选择报告上级,但我想你没有那种机会了。」
「有遗言吗?」
一时间,,狭小的空间内一片寂静,只能听得到几个人的呼吸声。属于文将的呼吸愈发急促,太宰治耐心等待。他期待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答复,不然也太过无趣——或许真的无趣,面前人的动作还是没有让他意外。
「下次做适合自己的工作吧。」这是文将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终究还是经验浅薄,在伤口对准太宰治之前,他的额头上多了个血洞,血液汩汩的流了出来。文将表情僵硬着,向后直直的倒了下去。
角落啊的监控探头闪着幽光,悄无声息的记录下这一切。太宰治转身,伤口对准监控探头。他冲那里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扣下了扳机。
终于没有再进行监视的东西了……太宰治似乎轻松了一些,解开衬衫领口的扣子伸了个懒腰舒缓筋骨。
说句实话,太宰治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差事——复杂且无趣,他能猜到太多的东西,这样的结果也早在他的预算之内。他叹了口气,百般不愿但还是得继续。
这样结束太不甘,他得解决那件事的。
太宰治走近墙头的铁柜,从里面翻找出匕首,这里果然有刑具。心疼下那边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志贺,他转向尸体那边,没介意血污他把炸弹的遥控器揣在兜里,然后匕首抵在人右手食指用力切了下去。
血光四溅。
毕竟只有文将的右手食指能开门,他得带上钥匙出去。他随意扯了块儿布条包裹住断指的伤口,起身看了眼仍然昏迷的志贺,神情淡漠冰凉。志贺不会醒的,这得归功于刚才太宰治喂下的那颗安眠药。合作维系的纽带就是志贺,太宰治还不能把他带出去。
用断指打开门后,太宰治对门锁做了些小手脚。原路返回,外面世界白茫茫的光照在入口处,与黑漆相比起来多了些所谓的希望。唇角上扬,他闭眼走出大门沐浴在阳光下,还没得意几秒,突然就睁开眼睛匍匐滚动到丛林阴影中,躲过了刚才那颗子弹——狙击枪在窗口反射冷光,猎人在那里专心于他的猎物。
果然还是闹大了啊。太宰治暗叹,倒是称不上懊恼。他将目光投向那里,默默数着倒计时。
几秒后,血光迸射。
太宰治挠了挠头走出树林,尾崎红叶撑着她那把标志性的红伞站在那里,唇角是浅薄的笑容。刚才解决狙击手的是夜叉,太宰治显然早就料到会有人在这里等他——敌友兼具。
「呀,大姐,好久不见。」太宰治挥手打招呼。
「确事有些时日了,太宰君。」红叶缓步走进,风吹起她额前的发,挑红的眼角看起来美丽异常。她依旧保持着笑容,环顾太宰治四周,视线又挺多在人米色风衣被溅上的血液,声线平稳似是平日的对话。「看你这个样子进行的应该很顺利。」
「那么——志贺君呢?」红叶的眼神暗了起来,冰冷自笑意泛出。举枪的黑手党不知何时现在丛林中,所有的伤口都对准了太宰治。只要红叶下了命令,数百发子弹就会毫无保留的爆发。
想到,太宰治显得闲庭自若。他找出炸弹的遥控器摇了摇,没有理会人的威胁,自顾自的解释。「志贺君还在里面,没有人会伤到他。密码锁我动了手脚所以只有我能打开。而遥控器控制的是绑在志贺君身上的炸弹。」
「别毁约呀大姐,说好的合作期间和平的。若是我一个手抖按下按钮,黑手党的几百亿就要清零了哦。」太宰治对上红叶视线,讽意隐晦且张扬。他知晓这里的对话双方BOSS都听得到,就像是专门挑衅,他在期待幕后那人说出他猜测的答案。
正如其所愿,森鸥外有些苦恼的皱眉向后靠在椅背,揉了揉太阳穴闭了一阵眼。他猜到太宰治会有这样一手,但并不想发表过多评价。森鸥外叹气,语调与平日无异。
「任他去吧。」
「也许会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
命令自耳机传入,红叶蹙眉,僵持几秒后还是扬手示意下属退下。太宰治笑意更甚,他伸了个懒腰左右环顾。「虽然不太想提,倒是按计划来说,是我和中也搭档吧。小矮子人呢?不会跑……」
「你他妈才跑掉了。」
太宰治话说到一半就被青年的声音打断。金红色发青年自一棵树后走出,眼里张扬着冰凉透彻的蓝色。他扬起下巴冲建筑示意。「里面解决了?」
「嗯。」肯定的声音自喉腔传出太宰治双手插兜同样朝向建筑。这样沐浴在阳光下的破旧建筑,内部定是危机重重。虽然破坏了丛林的监控,但敌暗我明——前方满是未知。
当然,这是对一般人来说。他们两个毕竟还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名为“双黑”的恶犬,今天的作战他们两个打头阵,同样负责ALSE的BOSS。不会有问题的,太宰治如此想着。他听到中原对他说走吧,注意到人微扬的发丝和摇摆的帽链。内心不觉就暖了起来,太宰治笑弯了眼睛。
「走吧。」他开口,跟在了中原身后。

〖TBC〗

果然大纲和真正码出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呀……
顺便一提,我就是喜欢双黑喜欢中原中也我不管官方究竟如何。没有看好不看好一说,因为喜欢双黑所以写双黑,这个就是理由。
努力当更新势力
喜欢请留下小红心和评论,谢谢啦❤

评论(8)
热度(50)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