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12

一个更新,之前的麻烦点进lo主空间了∠( ᐛ 」∠)_
我好像有一个世纪没写这个了……
不会写打斗〖死目〗
oocoocooc
私设如山,原创人物预警
确认无误咱们继续√

〖双黑/太中〗惯性谎言12
By.祈岚

和最开始太宰治见到的相同,仍是一片黑漆;也许是心理作用,总觉得这空气中多了几分硝烟味道。走廊里满是静谧,只有皮鞋的声音在空旷中回响。太宰治和中原并没有进行多余的遮蔽,战争的开始和最初的步骤双方都已了然,遮遮掩掩反而显得有失体统。凭借一直以来良好的夜视能力,这浓墨般的黑暗并未成为阻拦。
「有什么关于ALSE老大的消息么?」中原率先开口,声音打破了沉寂。他指的是太宰治个人了解或推测的东西,因为其不确定性所以双方组织并没有分享。
「所知甚少,大概猜测了一下,应该是善用毒之人吧。中也可要小心啊,中毒什么的就太丢脸了。」太宰治如实回答,末了还不忘一句惯有的挑衅。
「说别人前先想想自己啊,你要是中计我可不……有人来了啊。」中原回击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上扬的语调取代了不耐,嘴角慢慢弯起了弧度。四周亮起来了,他们正处于“十字路口”中央,四个方向都有举枪的人群,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二人。
正前方的男人看起来是这里的上司,叼烟环臂,模样很是嚣张。
「你们来得比我想象的慢啊。」中原活动手腕,骨骼间发出爆响。傲然的同时,他似是无意的瞥了一眼一旁的太宰治。「你带武器了吧?」太宰治的能力没有攻击性,自身体术亦欠佳,如今这四面八方的物理攻击,搭档受伤会很麻烦。
「当然。」太宰治从口袋里掏出两把枪晃了晃,上膛的声音清晰可闻。他没像中原那样清晰的表达出战斗的欲望,只是微偏头伸手建议。「我的提议是让开一条路,毕竟终点不是这里,白白丢了一条命不值。」他的表情真挚,眼神明明灭灭。
男人嗤笑,吐掉烟头皮鞋在其上碾磨。他慢慢直起身,斜着眼睛看着二人。
「都到了如此地步谈何投降?这种状况下——」说到最后,他的音量陡然加大,手指灵活地翻出手枪对准,电光火石之间,枪声震耳。「谁不是为了活下去啊。」男人的声音穿插在枪林弹雨中,听不真切。
「还真是心急。」太宰治无奈。他侧身躲过子弹,同时烟雾弹在面前爆开。如此空旷之地,烟雾成了最好的掩护,黑手党培养出的能力也不会被这烟幕所挡。声音来自四面八方,他不慌不忙地射击,发发命中。
中原那边自然也不成问题。每次的敌人都是异能者,如今和没有异能的普通人正面对抗,游刃有余。他握紧随身携带的匕首,借着烟幕掩护,刀刀见血,遇到负隅顽抗的敌人就借助异能力,刀刃没入的同时手指轻轻接下那几颗子弹,然后回头,赠与人天翻地覆。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敌人就减少了大半。满地都是尸体,血腥味混杂着废弃大楼的烟尘味道,令人作呕。男人早已死在太宰治子弹之下,临死之际还没有褪去骄傲的外套。东北两面的敌人还没有解决,但已溃不成军。中原正打算迅速解决,暗红色的杀气升腾,惨叫不绝于耳,金色夜叉在几秒钟解决了全军。
中原一怔,想起了合作的安排后抿唇,转身向红叶点了点头。「谢谢红叶姊姊了。」
倒不如说,这本来就是红叶与谷崎的职务,中原的道谢纯粹出于对长者的尊敬。安排的内容是旧双黑负责boss,新双黑拦截援兵,红叶谷崎协助旧双黑顺利进入最顶层,楼里除了boss以外的敌人都交给他们两人。
与此同时,太宰治擦了擦脸上的血,他额角被子弹擦伤但并不要紧,露出清明的眼睛后,他向红叶点了点头以示基本的感谢。
「我留了一个活口。」中原开口,指了指那边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关于所知甚少的boss的信息,拷问不是你的拿手好戏吗。」他向太宰治扬了扬下巴示意,太宰治很快就明白,一边感慨中也变聪明了啊一边走近,不顾风衣下摆沾上满地的血污,他直接蹲了下来。「将你知道的关于你们老大的信息,都告诉我吧。」
「这是最后的机会哦。」太宰治又补充道。
奄奄一息之人勉强听清了太宰治的问题。他腹部有巨大的伤口,血液不断涌出,身体因为剧痛而不断颤抖。他似乎在犹豫,在太宰治又往他小腿补了一枪后他痛苦地嚎叫,含糊不清地言语混着血沫一并自嘴角溢出。「杀了我……杀了我……」
「说出我想要的,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太宰治微笑,在男人眼里无比恐怖。他颤抖着嘴唇,破碎的文字慢慢泻出——声音太轻,太宰治踩住了男人受伤的小腿,慢慢用力。
「呃啊!……老……老大平时……平时……不会和我们这些下层人员打交道……关于他……我……我只知道异能力……与物理操纵有关……咳……杀了我……杀了我……」声音太过痛苦了,在普通人眼里这太过残忍。
「一路走好。」太宰治回答,声音冷漠冰凉,枪口抵住人额头,他扣下扳机。这毕竟是战争,完全不存在对敌人的怜悯。
其实,在安吾分享的关于ALSE的文件中提及过“约瑟夫·弗尔非”这个名字。这是被澳洲政府通缉之人。听闻他在澳洲率领他的地下组织贩卖毒品、武器,且因为善于制造化学武器而被人怖惧。同时约瑟夫的强大异能力也不容小觑,因而政府派遣军队誓要驱逐他们。看样子,是驱逐成功了啊。中原想起男人的那句为了活下去,大抵明白了话中的意思。
那么,物理操纵吗。
「你们继续上前吧,boss就拜托你们了。」红叶开口打断了中原思路。他抬头,对上了红叶的目光。从小培养的哭泣的小男孩终于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干部,红叶很欣慰。
「一路小心。」
「好。」

接下来的路程倒也顺利。太宰治不知在哪儿装了数量可观的炸弹闪光弹烟雾弹,遇见拦兵就扔出来,子弹也像是无穷无尽。中原那边,是一把匕首配合体术与重力操纵,皆为轻伤。
这栋建筑比他们想象中的要高,每一层楼都有ALSE职员看守。接近顶层时出现了异能者,比起之前的人他们多费了一些力气,但好在并未被阻拦太久。随意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他们来到了顶楼。这里显然多了些别的东西,例如相较一楼坚硬无数倍的墙壁,与无处不在的机关。机关并没有开启,大抵是约瑟夫也明白这样的机关没有半点作用。
此时已近暮色,残阳如血,猩红从小窗口投射,两人的影子在身前拉得很长。中原微仰头视线对上正对准他们的监控探头,嗤笑出声。
「走吧。」太宰治开口,走在了前面。
「好。」中原应声。
门被缓缓的推开,是空旷的灰暗的大厅。此时还保留着最初的灰色墙壁,壁灯昏暗但不肮脏,右边角落是巨大的书柜大概看去尽是些关于战略的书;书柜旁是一个办公桌,四周围着电脑只留一个缺口以便进出;左侧还有圆桌,平台残留着未干涸的茶杯。背景是落地窗后金红色的天空,火烧云于幕布之上燃烧。借这个角度恰巧可以看到金色的东京湾,在血红之下熠熠生辉。
「欢迎二位来到这里。」大厅正中央的男人开口,标准的向他们鞠躬。他一身黑色正装,领口袖口的褶皱被抚得很平;发色金黄瞳孔深蓝,因浅笑而暴露的皱纹表明了年龄。单从外表来看,谁又会想到这就是ALSE的BOSS。「我叫约瑟夫·弗尔非,是ALSE的首领。想不到我迎接的竟是大名鼎鼎的双黑,真是荣幸之至。」
「言过了。能会会ALSE的老大,我也是惶恐至极呢。」太宰治上前接了话,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中原在他身后观察大厅,令他在意的是这里有太多小物,桌椅等数量太过庞大。从踏入这里的第一秒他就感受到了违和,此时这种违和感又加深。中原吸了吸鼻子,注意到桌上的“空气清新剂”,皱了眉。
「太宰。」他走到太宰治身旁,视线落在约瑟夫身上,低声开口。「空气里有毒,速战速决。」
「我知道。」太宰治偏头回答,随后注意力重新聚集在约瑟夫身上。空气里确实有点不干净的东西,大概是慢性毒药。金红色映在他瞳孔里,那浓墨被隐在色彩之下。「关系似乎并没有缓和的余地呢。」
「总不能任人蹂躏吧。」约瑟夫苦笑。
「我能问问对横滨下手的目的吗?」太宰治询问。他似乎并不急于战斗,哪怕空气中不干净的东西很是扰人,但以他们的身体能力还不至于太过不堪。关键在于通风,他想到了办法。
「……生而在世,谁不是为了活下去呢。」
「因为被逼无奈而进行改变地例子数不胜数。你们应该了解过我在澳洲的经历,大街小巷都是通缉令。兴许是我确实罪不可赦,只是利益至上。来到横滨的目的只有一个,为我、为我的组织寻得生存之地。」
「可惜。一山不容二虎,横滨现在已经有二虎了,又怎么可能容得下第三只虎呢。」太宰治摊手,似是有些怜悯的样子。「既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那么就别废话了?」
约瑟夫顿了一秒,终是一声轻叹。「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他解开衬衫最前面的纽扣,简单活动了手腕。
「那是当然。」太宰治微笑。他并没有做出攻击的动作,那意思大概是让约瑟夫先进行,且所谓的物理操纵的异能力,他也想见识见识。中原同其相同,抿唇一言不发。
如中原所料,约瑟夫确实需要那些桌椅椅子。「我的能力‘如此人生’是对对于体积不超过一立方米的物体进行物理上的重组,其分子结构同原先相同,只是形状和密度发生了改变。例如这样——」他手搭在一个大理石烟灰缸边缘,抬眸看着二人,神色终于挑衅起来。下一秒匕首就飞了过来,中原偏头躲开。再一看时,利刃就出现在约瑟夫手中,刀刃折射着森然冷光。中原握紧匕首绷紧了
这房间里太多不同材质的小物,空气里也有毒,对方显然精心准备过。突然角落的藤蔓爆发,争先恐后地向冲向中原。因为个子小加上身体的灵活,那些东西并未危急至他。只是帽子在跃起的同时摆脱重力扬起,随后被藤蔓卷得粉碎。
中原的脸色很黑。
太宰治自己充当诱饵,「人间失格」释放了藤蔓,他毫不客气地弯唇嘲笑。中原冷哼一声跳起匕首弹开刚才危急太宰治生命的小刀,冷眼斜视。
「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吧?」
「现在对于他本人还有太多的未知。用‘落花之欺’如何?」太宰治摊手提议。
中原盯了他一阵子,不屑地冷哼一句。名为“落花之欺”,实为对于不熟悉的敌人的战略。这是约瑟夫第一次出现在黑手党和侦探社的视线中,两人依靠各自异能的信息,拟定新的策略。靠近约瑟夫并不难,「人间失格」在前方做掩护即可。「吃了这个。」太宰治突然开口,递给中原一颗小巧的白色药粒。「暂时延缓毒素在血液中的蔓延。」
中原一愣,接过药粒直接吞下去。他并没有多想,他确实是信太宰治的。身体已经有些疲软了,那就让这种疲软小憩一阵吧。中原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子,看着太宰治慢慢走上前,子弹弹开偷袭的东西。
「这是打算用身体去接触异能力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来了。中原暗自想着。小腿肌肉发力,他在约瑟夫拳头撞向太宰治的同时一脚踹上那小臂。力道不轻,中原有些吃惊。那拳若是挨上了,定会造成不小的创伤。不过还是碰到了,他嘴角扬起弧度。「那就让我看看,你能否违抗重力吧。」
异能力「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一瞬间约瑟夫感觉自己没入了地狱。巨石压在他身上,凭借优秀的身体素质和强大的意志力才没有倒下。站立太过艰难,膝盖轻微颤抖着,他手臂扶着墙支撑身体,嘴角溢出了血液。中原轻飘飘地落在那边的平地,简单活动了小腿,抬眸冷眼看着人的狼狈模样。
「真不愧是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这不容小觑。」约瑟夫苦笑。
「那么,你又打算怎么做?」中原环臂质问。
「只是,ALSE存在不只是因为异能力啊。」约瑟夫直视中原的蓝色眼睛,又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那眼神有挑衅也有讽刺。中原眉锁得很深。「太宰先生的解药只能起到延缓作用吧,现在又怎样了呢。」
——「特别是对于您,中原先生。」
这确实有针对意味,大概是认准了自己身体还没彻底恢复,中原如此想着。溺水一般的感觉又传来了,身体的酸软比起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皱紧眉,偏头去看太宰治。「如何?」
「啊啊,想不到。」太宰治挠了挠头,他的状态也没好到哪里去,脸色苍白指尖颤抖。他抬眸盯着暂时占上风的约瑟夫,仍保持着笑容。「我的东西起不了太大作用了,就算接触了异能力他的体术也能压制,更何况这棘手的毒。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利,必须速战速决。」
「没办法?」
「大概。」
像是思考了良久,中原突然开口,将披在肩头永远不会滑落的大衣扔在一边,揪了揪皮手套上的褶皱,站在了太宰治的前面。「你可得把我送回去啊。」
声音清朗且真实。
世界似乎都安静下来,中原前方即是进行最后挣扎地夕阳,尽情喷薄着,缕缕血红丝般染在他的黑色之上额前发丝挡住了眼,表情看不真切。
太宰治怔了半秒,大概是明白了中原的意思,他隐去了笑意。「中也当真愿意这么做?」
「不是说速战速决吗。」中原却是笑了出来。他就站立在原地,然后脱掉了手套。「况且也别无他法了吧。」
「汝,容许阴郁之污浊,勿复吾之觉醒。」


中原中也讨厌自己的污浊。

如果是「污浊了的忧伤之中」的基本,即对重力的操控,他倒是不怎么厌恶。掌握世人都不可违背的重力之规律,那感觉妙不可言。

只是「污浊」,拥有强大杀伤力的污浊,能将异能组织一举摧毁的污浊,他实在是不喜欢。一方面是对身体机能的毁坏,每一个细胞都透着酸痛,每一处神经都叫嚣着休憩;直至一个极点便开始崩坏,没有救助他会死掉。另一方面是精神方面的迷茫,污浊发动的瞬间,灵魂像沉入了大海,在粘稠的海水中漂浮着——完全无意识。机械地抬手,机械地将重力球释放。无意识的毁灭,而他本人连同周围的环境一起湮灭。

所以没有帮助的情况下他不会轻易使用污浊,逼他用污浊的人也少得可怜。真正到了那地步他会冒险,大多数情况下是太宰治抓住他污浊不堪的小臂,轻飘飘的说一句中也休息吧。重负被卸下,中原撑住身体,缓缓地舒了口气。

而现在,阴郁的气息自他周身散出,破碎的红斑如藤蔓丝丝缕缕缠上小臂、脖颈,同时赤色亦自皮肤泛上。蓝色眼睛染上灰霾,中原身体像是没有生气。天色暗下来了,昏暗终于降临;华灯初上,一点一点点亮了这座临海之城。

又要沉入这深海了啊。中原在心里苦笑起来,海水如触手般争先恐后地把他拖进海中,液体自口腔鼻腔灌进身体。这感觉太糟糕了,也不知太宰那混蛋为何热衷于入水。他这样感慨,任由最后一丝发也浸没在海里。

最后的意识指挥他没有盲目攻击。金红色的发很是凌乱,他抬手,重力球释放,目的是那扇落地窗。另一边的太宰治怔了半秒,明白中原意思后叹息般笑了起来。「你还真是……」

——破碎如落花,晶体染上城市光亮,然后向深渊坠落。瞬间,属于这个季节的晚风自漏洞狂涌,一些碎片亦向室内奔驰。中原闪身躲开了锋利的碎片,金红色的发沾了晚息,散乱的飞扬着。他终于还是坠入深渊。

吹散空气里的毒,这是中原最初的打算。目的已经达到,身体便不会更加糟糕。太宰治站在窗口呼吸新鲜空气,同时观察着那边的战斗。他能断定中原会赢,他只是在判断中原什么时候需要他的救助。

太宰治其实不想让中原用污浊的。

犹如太宰治的判断,约瑟夫显然不敌污浊状态下的中原。污浊缠身,这样的中原中也不再是中原中也。约瑟夫的身上逐渐出现了伤痕,攻击与防御都不起作用,他被中原逼到了窗口,踩在满地的碎片上偏头向后看,狂风吹乱了他的镇静。他勉强扯起一个笑容,蹲下似乎是在防守。突然性地,玻璃碎片化成无数锋利的尖刃,全部向中原冲入。后者虽进行了闪躲,但仍有碎片扎入他小腿,脸颊也被划伤。

伤口缓缓渗出血液,不堪重负的身体亦开始崩坏。呼吸粗重起来了,笑意却泛上脸颊。灰霾的双眼只有冰凉,中原没顾伤口,一步一步向约瑟夫走去,重力球在头顶酝酿。然后他狞笑起来,释放了黑红色球体。

——与此同时,子弹贴着中原耳朵与玻璃相撞,耳边瞬间产生的巨大噪音激出鲜血。约瑟夫被击中,他也笑起来了,大概是对对手的尊敬。踉跄地后退,无尽的深渊等待着他,不死也会有子弹和异能代替高度。刚才那颗子弹撞飞了偷袭的玻璃,出自太宰治之手。

这显然吸引了中原的注意。他慢慢转过头来,没有温度的漆黑的目光落在太宰治深褐的眼瞳。额角的血液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看见太宰治慢慢向他走近,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眉头大概是皱的,眼神大概是苦闷的。但这些他都没有想,他即将在深海长眠,在这个重力球释放后。

只是中原举起的手臂被太宰治抓住,模糊的「休息吧中也」在远处回荡。就像一只手突然抓住他把他揪出深海,终于不再是寂静无声。中原听到了呼吸声,听到了风声,听到了城市的声音,听到了属于他的声音。美丽的蓝色回归眼瞳,太宰治的身形清晰起来了。细胞的超负荷此时显著无疑,中原只撑不住身体跪倒在地,手臂支撑身体剧烈地喘息着。太宰治站在他旁边,没有说话。

「……搞定了吗?」良久,中原终于慢慢开口,回头去看破碎的窗口。「嗯。」

「终于……」中原松了口气,随意拭了拭脸庞的血液,不顾满地疮痍直接躺了下去。晚风也安静下来了,静悄悄地携着月光飘进。这场算不上突然的战争终于结束,在伤痕累累过后,横滨是最大的赢家。

「喂小矮子,收工了。」安静过后,太宰治垂眸,慢悠悠地开口。只是他的声音在空旷中湮灭,回答他的只有平稳的呼吸声。他有些奇怪地回头看向中原,人却已经躺在地上睡过去了。他呼吸平稳,睫毛轻轻颤抖——身体叫嚷着要休息,在意识回归后,愿望终于得到满足。

太宰治的表情慢慢柔和起来。「真是糟糕啊,在这种地方睡着。」随意地抱怨,他的声音很轻。他走近中原蹲下,小心翼翼地把中原双臂搭在自己肩膀上,为其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就着这个姿势站了起来。「啧……真沉。」拧着眉头撇嘴抱怨,太宰治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偏头看着精疲力竭的小矮子,温柔挣脱了浓墨。「中也来猜猜看吧,我讨厌你,是真话假话?」

——没有回答。此时他正站在楼梯口,不远处大海的绚丽点缀这里,闪烁的是静谧的深蓝。太宰治的声音和笑容也染上蓝色,他干脆就站在这里,视线仍停留在中原额头有些挡眼的金红发丝上。对于沉默他不依不饶,继续开口询问。

——「我喜欢你呢。」

仍是没有答案。最初太宰治在等待,时间久了也不见答案他有些苦恼。就在太宰治终于耗尽耐心打算放弃的时候,他听到背上的人笑出了声:眼睛睁开了,仍是漂亮的蓝色,同这海面一样轻漾,闪烁在太宰治眼里。

——「我当然知道答案。」

中原中也如此说着,又闭上眼睛,回答了太宰治的问题,这回真的陷入睡眠。得到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答案太宰治愣了半秒,随即垂眸笑了起来。能听到中原的呼吸声,也能感受到中原的体温,心跳是熟悉且真切的;所爱之人距离自己如此之近,配合东京湾绵长辽远的声音,太宰治觉得自己也平静下来了。

他笑弯了眼睛,然后向前,一步一步向远方走去。



〖T.B.C〗

下篇完结√

嗯……还请不嫌弃x

其实感觉能从这篇文看出我自己的挺多东西的。我的瓶颈期也在这篇文,瓶颈前+瓶颈后都在这里。

完结时写个感言x

如果喜欢请留下你的红心和评论,谢谢啦❤❤❤



评论
热度(27)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