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全世界都不让我回家

2017年4月29日00:00[东京时间]
中也生贺第一弹,6000一发完结www
ooc注意,小甜饼
祝全世界最好的中原中也生日快乐!!!!!!!!!!!

【双黑/太中】全世界都不让我回家
By.祈岚

“中原前辈!等一下!”
此时已近黄昏,太阳在地平线上留下今天最后一抹金红,在海天相接之处坠下;火烧云在西边的天空翻涌,卷出一缕一缕绯红。港口黑手党的大楼直插云霄,特殊处理过的窗户使其从外看只有一片一片的漆黑,兴许是为了符合“黑手党”一词的特色。此时有着黑西装的人三两从大楼走出——是港口黑手党下班时间,中原中也正向停车场走着,突然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他的名字。
中原颇感诧异的回头,芥川龙之介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他,手上还拿着厚厚的一叠文件。“怎么了芥川?是有什么文件要处理吗?”他走近问。芥川他自然不陌生,只属于自己的下属港口黑手党最有干劲的“恶魔”,首领对他也赞词颇多。
芥川有些不自然地躲着他的目光,声音保持一贯的冰凉。“这是港口黑手党这一星期货品交易的货单,需要由干部亲自过目并签字。”他把文件递过去,似是觉得不妥而抬眸,细小的波澜在他灰眸起浮。中原挑眉,心想红叶大姐和森鸥外都在楼里喝茶呢为什么要找我?难道因为我平易近人?可是我已经下班了啊。当然这些感叹也只是叹在心里,他嗯了一声,包裹着皮手套的手接过文件,就站在原地查阅。
他一直是个爱岗敬业的好青年,上下班时间如出一辙。浏览这么厚一叠文件并不是省时的事,中原垂眸翻得认真,芥川就在旁边等着。当第一抹黑暗悄悄爬上天际时,中原伸手要笔,然后在签字处签上自己的名字,字迹清秀流畅。“没问题。”他抬头露出轻松的表情,“早点休息。”
“谢谢。”芥川抱着文件,盯着中原的蓝眸抿唇像是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垂眸道谢转身离开。中原看他离去的背影,总觉今天的芥川有些奇怪。
肚子饿并不是好受的事。晚风和着海边腥咸的风拂面,不远处的港口有轮船停靠,声音冗长辽远。他想赶紧回家做点吃的填饱肚子,没走两步电话就响了起来——是梶井基次郎:“中也!中也现在快来我的实验室!”声音听起来满是焦急。
“怎么了?”中原皱眉停下脚步。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来就知道了!救——命——啊!”梶井还特意拉长音调,似乎能听到来自空旷空间的回音。中原当即往回返,梶井算他为数不多的挚友,中原当然会折回。在梶井专属实验室他推门而入——被数不清的引线缠着的梶井动弹不得,听到声响抬眸眼里露出遇到救命恩人般的庆幸。“中也!快来帮我解开这些引线!”他嚷嚷着又不敢乱动,引线尽头是一个接一个的柠檬炸弹,样子总有几分滑稽可笑。
中原眼皮跳了跳,面无表情走到梶井面前指了指歇歇引线:“这是怎么弄的?”
“柠檬炸弹做到一半突然想到一个好点子就去找书和材料,不知不觉就这样了……”
“扯了不就行了?炸弹又不会伤到你。”
“不行!”梶井突然高声叫喊面目狰狞,“现在,这间实验室里全都是珍贵的实验材料和书籍!炸了炸弹等于毁了这里!”
“……所以你才叫我来?”中原依旧面无表情。
“是……别人都不放心就只好交给干部大人了!”梶井看他的眼里闪着星星。中原觉得很无奈,也懒得去想自己的挚友究竟有多么白痴才会把自己缠成一个粽子。他想调头扬长而去又觉太不厚道,最后还是叹气把风衣搭在一边的椅上,皱眉托腮思考该从哪里开始。顾虑着不能引爆炸弹他动作极轻,从这个柠檬绕到另一个柠檬,梶井感动的发好人卡时他就扯扯引线以作威胁示意梶井闭嘴。
中原终于解开最后一个活结,舒展眉头后退几步,看梶井如释重负般活动身体。中原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只吐出了叹息。实验室的炸药味道刺鼻,他披上风衣戴好帽子道别。
“下次请你吃我亲自做的咖喱~!”梶井感激涕零。
中原吓得一个踉跄,扯了扯嘴角笑意有些假:“好意心领,下次被缠住就直接炸实验室了!”

距离他正常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小时。夜幕彻底降下来,身后的城市华灯初上,开始释放独属其夜晚的魅力。四月的横滨樱花开得正旺,在夜晚就如羞涩的少女,红着脸悄悄藏在夜色身后。饥饿感突然就占据了身体,中原甚至能听到来自胃部的哀嚎。这个点太宰治应该已经回去了,至于晚饭,中原希望太宰治别突发奇想炸厨房。他坐在车里闭眼按着太阳穴,每个细胞都叫嚣着休憩。
睡着前一秒手机又响了,系统自带铃声甚是刺耳。中原颇为恼怒地去掏手机,却在看到来电显示尾崎红叶时气都消了下去——他总不能对红叶发火,港口黑手党没人敢这么做。
“今晚没什么事,中也陪我去夜市如何?你那边有什么事吗?”柔软的女性声音下着邀请。
“大姐非得今天吗……我还没吃晚饭。”中原闷闷的回答。
“夜市那么多吃的足够你吃饱了。我在大楼门前等你,不许拒绝!”电话那端红叶咯咯一笑,紧接着就被忙音取代。中原慢慢放下手机,靠在椅背盯着车顶发呆。 他头有点痛,隐隐觉得不对劲。现在红叶邀请已至,他又没办法拒绝来自红叶姊姊的要求,最后还是叹口气扶着帽子下车锁门,皮鞋的哒哒声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回响。
他们是步行至夜市的。红叶仍是那一身华美的和服,血色的花开在和服下摆,浅色打褂披在肩膀,配合眼角的挑红,眼波流转间甚是动人。一身黑的中原在她旁边倒显得有些不搭,说得不好听点像保镖……保镖就保镖吧,他本就会去保护红叶。
夜市热闹非凡,晚饭后大人小孩都会来这里散步,一串一串的霓虹灯流光溢彩,小吃的香味飘散在街市间。春风很轻,吹起中原搭在肩膀的橘发,蓝眸星星点点闪着亮光。他看红叶走进小吃铺,出来时手里多了盒章鱼烧。“吃吧。”风轻轻吹起她的声音,温柔至极。
中原定定地看着热气腾腾的章鱼烧,突然就想起自己加入港口黑手党时的情境:父母被杀,八岁的中原除私交甚好的红叶姊姊再无依靠。只记得那天天蓝得像宝石,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眼里蕴着化不开的忧愁的红叶姊姊拉着他的手给他买了份章鱼烧,说独属于你我的那份秘密适合那里,且我也只能带你去那里了。他加入了港口黑手党,见到首领森鸥外,秘密——也就是异能力被发掘,他和同为幼年的太宰治成为搭档,在互骂中圆满地完成每一次任务。然后同样是一个艳阳天,太宰治叛逃,加入武装侦探社,两年后以敌人的身份再次相见。现在他们在一起了,在中原的公寓同居。命运是很神秘的东西,宿敌都能与对方终身相伴。
“怎么了?”红叶见他发呆,俯身轻问。
“啊没什么……”思路被打断,中原眨眨眼摇头,竟然能想到太宰治,自己的脑回路太清奇了。他接过章鱼烧,盒底还有些烫手,只是神情满是无奈。“姊姊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脱离工作时间的同事身份,他还是喜欢向小时候那样称红叶为姊姊。
“吃吧,吃饱肚子才能陪我逛。”没理会中原的拒绝,红叶兀自说着。好像此时此刻他们都不再是港口黑手党杀人不眨眼的干部,只是最普通的市民,在夜市中消遣娱乐,卸掉一天工作的疲惫。红叶穿梭于各个商店,中原就在外面等着,红叶问他看法时他就说好看,有时都顾不及看一眼——毕竟真正的目的地是帽子店,每到这时红叶就会笑着骂他:“越来越圆滑了啊小鬼。”
手机铃声突兀,中原呼吸一滞,好像有什么名为麻烦的小家伙顺着直觉就爬了过来:森鸥外,首领的电话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不接,中原快步走到相对安静的地方,压低声音满是恭敬。
“首领。”
“中原君。”森鸥外声音低沉,“顺便买份甜点送回总部吧,爱丽丝嚷嚷着想吃。”似乎还能听到女孩子的吵闹声。
“您知道我在夜市?”
“红叶君那时和我说要同你去夜市。甜点的事就拜托中原君啦!”森鸥外简单解释后便挂断电话。中原茫然的放下手机,突发事件频繁,现在已经十点了。屏幕倏地黑下去,他似乎在黑色中看到红叶在他身后看着他,眼里带着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笑。
不对劲,肯定不对劲。中原头有些痛,好像所有事情都集中在今晚,所有人都有求于他,拜托他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不约而同阻止他回家。饥饿感淡化,倦意就涨潮般涌上。他想念家里的大床,柔软的被褥让人深陷其中不能自已。这绝对是最后一件事,绝对,再突发事故通通推掉,拿着甜点站在森鸥外面前的中原如此想着。
森鸥外并没直接看他,视线向那里微微转移——手机屏闪着亮光,中原不动声色地弯了弯指节。如果连森鸥外都有异常,那这个猜想基本能敲定:有一件事所有人都在瞒着他,所有人都不让他回家。谁能有这手段让港口黑手党BOSS都配合他?异能者?那在横滨叱咤风云的港口黑手党怕是要倒闭了;其余的有如此手段的人……太宰治?
中原眼皮跳了跳,恐怖的想法在脑内一闪而过。
“辛苦你了。累了吧?”
森鸥外食指交叉撑着下巴弯眼看他。中原被微凉晚风吹得清醒些许,垂着眼说还好谢谢首领关心,毕竟他神色黯淡步伐沉重,怎么看都是一副可怜模样。
“回去好好休息吧。”森鸥外叮嘱,起身关上了窗户;中原把帽子扣在胸前行礼说晚安,心下庆幸自己终于可以回家和床睡个昏天黑地。电梯里他连打了好几个哈欠,生理性泪水挂在眼眶。夜深人静,就算是港口黑手党这种昼伏夜出的组织在和平期间也都选择休息。他在楼梯口见到广津柳浪,皱眉踱步像在思考什么,烟头的红点在黑暗中明明灭灭。中原想打个招呼让老前辈赶紧回去休息,却见老前辈在注意到他时露出惊讶的表情,扔掉烟头快步向中原走来。
要完蛋。中原认命地想,就应该绕路去停车场。
“中原君。”广津一脸凝重。
“这么晚了,广津先生还不回去休息?”装傻技能开启,中原特意岔开话题。
“是这样的,想拜托您一件事。”广津又把话题转回来,只是他垂眸没去和中原对视。这显然就是心里有鬼啊!中原在心里咆哮。
“什么事?”冷静,中原中也,对方是前辈,你不能忘了最基本的礼仪。
“一批枪械由我护送至西区分部,就在后面。”广津向后指,中原随他的方向看到一个黑色的袋子,“但现在我有东西落在本部,能不能拜托您照看一下……?”
这鬼理由也太扯了吧?“拎着进去不就好了?”况且谁会在港口黑手党眼皮子底下偷东西啊!太阳穴突突得跳,这始作俑者为了让他不回家还真是用心,他还真得见识下这个处心积虑的幕后黑手——前提是那人不是太宰治。
广津扶了扶眼镜躲过碧蓝色带有探究意味的视线:“但这是西区的武器,没有通行证武器这类是无法进入总部的。”他解释道。中原记不清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规矩,但他很清醒的认识到探究绝对会浪费时间。他无奈点头表示同意,自己在货物旁吸烟等待。好像这时候尼古丁作用也不大明显,他记不清自己究竟打了多少个哈欠。
五分钟后广津回来了,连连向中原道谢;中原摆手说没事,转身又看到樋口一叶。樋口满脸焦急地问他有没有看到芥川,他摇头;樋口又说芥川前辈那里有份文件得由干部签字确认,中原说芥川给过我了我已经签字了。小姑娘又怕不是同一份文件,立在那里进退两难。中原看不下去,一边催眠自己我是个好上司我是个好上司一边接过文件:真的是同一份,自己签字还在后面。他叹气叮嘱樋口早点休息,拖着疲惫的身子第二次走向停车场。
他甚至看到了中岛敦,武装侦探社的中岛敦。
在前往停车场的小路上,白发少年左右环顾着,猫着腰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港口黑手党的人除自己以外,还没人看见他。职业里的警惕感让他无法忽视中岛敦,中原心想终于有一个不用再忍受的对象了。他走进抬眸,碧蓝眼里满是森然冷意。“人虎,你来干什么。”他的声音很低很低。
中岛敦似乎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向后弹了一下,肩膀耸起一手摸着后脑勺:“呃……太宰先生让我来找东西。”
这分明就是借口啊,连那双眼都充满着不自信。“找东西?来港口黑手党总部找东西?”冷笑自喉头泛上,他眼里射出利剑般锋利的光芒。打一架肯定会清醒,而且非常畅快。眼前少年不是能在芥川手下不死吗?他倒挺想见识见识的。
中岛敦没了借口。
“滚回去,或者,你想与重力为敌?”嘲讽自嘴角暴露无遗,中原肌肉绷紧似乎下一秒就要爆发。
也许是忍受不了来自港口黑手党干部的压力,中岛敦犹豫,抬眸对上那双蓝眸,似乎能在深海之下瞥到名为污浊的凶兽张着血盆大口。他呼吸一滞掉头跑掉,这亦是安排好的剧本。只是中原重重的叹息,第三次他终于成功坐在驾驶座发动宾利,一路上眼皮打架似乎闯了好几个红灯。站在家门口,中原一边掏钥匙一边感叹自己疲劳驾驶竟然没出车祸,却在门开的瞬间被扑面而来的糊味儿冲了个晕晕乎乎。
……妈的太宰治!
中原花了半分钟从糊味中挣脱,迈过门槛杀气腾腾直奔厨房:好像每一个地方都是黑的,油烟机,锅,盘子,滚边……小偷不可能动这些,始作俑者无疑是他的男友太宰治。他慢慢转身,太宰治就站在他身后眼底有惊讶。太宰治嘴唇蠕动着似乎说了什么,但中原已经听不到了。附身在他身上的困困虫被心痛赶走,中原有做菜的好手艺,厨房里尽是全球顶尖厨具和食材;只是看这样食材也性命难保。眼前太宰治身着柔软家居服鸢眼里满是无辜,他不可能没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中原抬眸看表:23:55,又半睁着眼去看太宰治,眉眼间满是疲态,换做平时他肯定会大发雷霆。只是今天太累了,怒气都被消磨殆尽。“你收拾,我去睡觉。”他返回去锁好门,摘下帽子踢掉皮鞋,把披风搭在衣勾上。
只是动作被言语打断。“我做了夜宵!”太宰治满是兴奋。
“……明天吃。”困困虫卷土重来。
“我差点炸了厨房就为了给中也做这个!”太宰治不死心。
“你还知道你差点炸了厨房啊……那能吃?”
“当然能!”他没再顾中原的下一句话,走进厨房在最整洁的地方端出一个盘子——赫然是章鱼烧,太宰治特别喜欢的小吃。两小时前吃的那个还没消化又来了一份新的,中原无奈叹息,说话力道都轻了不少:“明天,不想被打死的话就去把毁掉的厨具用同一个牌子全新的替换掉。”
“先不说厨具的事!而且只是表面黑了而已嘛。”太宰治脸颊贴的创创口贴醒目,大抵是炸厨房过程中被误伤。中原心情复杂无话可说,今天大概不吃完太宰治的章鱼烧,太宰治绝不会让他睡得安稳。为了大床他慢悠悠拉出椅子坐下,用叉子叉了一个:尚有余温,味道比不上外面的也还可以,比想象中要好吃一些。
“怎么样!”太宰治眼里闪着星星。
“一般般吧。”中原嘴里还塞着食物说话模糊不清,“为了这个,你买通了首领在内那么多人?”
“中也发现了啊。”太宰治倒是全无被揭穿的尴尬,坐在一边椅上自己也叉起一个慢慢嚼着,对上中原向他投射的充满威胁的目光,不以为然的笑了,眼里满是狡黠的色彩。只是中原困得神志不清,有一口没一口地咬着——突然被坚硬的东西磕到门牙,中原被吓了一跳,拿着叉子的手也抖了一抖。顶光是暖黄的,他把这半个章鱼烧放到餐盘,用筷子慢慢扒开它。
——是一枚戒指。白金在灯下闪着暖光,省去多余的装饰简洁大气,又无法忽视内环他名字的缩写。中原愣住了。

“中也,生日快乐,”
“和我结婚吧。”

中原这才注意到午夜的钟声已经响过,4月29日,他的生日在忙碌与惊讶之中悄然到来。他好像明白太宰治是如何收买森鸥外的了:实话实说,以首领性格必会欣然相助。也许所有人除了他都知道太宰治要在章鱼烧里藏戒指求婚,所以全世界都不让他回家,给太宰治留足够的时间来促成这件好事。他呆呆地盯着戒指,碧蓝色眼里是一望无际的星辰大海。太宰治也不说话,托腮等待中原答案。
良久,中原终于换了个动作: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把戒指挑出来攥在手机,吃掉剩下的章鱼烧。“睡觉了。”他冲太宰治扬手,转身走进卫生间。太宰治突然就愣了,这是他第一次没弄懂中原的意思。
等太宰治收拾好一切时中原已经睡下了。窗帘聚在两侧,清凉的月光在他身上披上银沙:呼吸是平稳的,橘发微卷散在面颊,睫毛还在轻轻颤抖。中原左臂露在被子在,方才的戒指被他清理干净戴在骨节分明的无名指,闪着天光。
太宰治笑,春水融化、荡漾在他鸢色眼里。他给中原拉好被子,自己躺在床另一侧环住小小的恋人。“晚安。”他轻声呢喃,声音里是无尽的温柔缱绻。
中原往他怀里靠了靠。

“晚安。”

〖END 〗

第二弹在东京时间2点!
各位应该知道东京和北京时间差距吧x时差一小时
喜欢请给个小红心和小蓝手,期待评论wwwwwwwwwwww

评论(2)
热度(127)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