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这只该死的猫[下]

2017年4月29日08:00[东京时间]
中也生贺第五弹,上篇点进lo主空间就好!
ooc注意,小甜饼
祝全世界最好的中原中也生日快乐!!!!!!!!!!!

【双黑/太中】这只该死的猫[下]
By.祈岚

下班后,中原回家抱上青鲭去宠物医院。输液的环节已经结束,打完今天的针短时间就不用再来医院了。小家伙趴在副驾驶看着窗外,也不知它那小小的圆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完全没有一只猫该有的样子。
是红灯,中原手搭在方向盘,夜晚的街道甚是美丽,雨已经停了,霓虹灯闪在街头五彩斑斓,映在水洼折射出漂亮的颜色。有些店铺飘出食物的香味,小孩吵吵嚷嚷拉着父母要去尝鲜。流光溢彩映在中原眼里。角落有家酒吧微光闪烁,他和太宰治是那家酒吧的常客,每次路过或是光顾老店长都会冲他们挥挥手,笑容凝在满是皱纹的眼角。中原很喜欢那里的氛围,但他已太久没见到太宰治了。
不是想念,是说不出的怪异,好像缺点什么。他嘲笑自己竟会去想关于那个混蛋的事,在那个酒吧,中原喝醉吐过,太宰治一脸嫌弃但还是把他背了回去;在那个酒吧,太宰治向漂亮的小姐姐邀请一起殉情,被中原一句完成项目再死硬生生的阻止。身体原因请假失踪?不,中原一点也不信。
柔软的“喵”唤回了他的神,青鲭正看着他,眼瞳的鸢色很深。中原这才注意到绿灯已经亮了,他一直走神至那声猫叫。幸亏后面没车,中原换档踩下油门。

“好了。”兽医抽出针管,放在一边的盘子里。青鲭打针一向很乖,除了眼里有视死如归,其他的和旁边那只张牙舞爪的英短完全不一样。兽医拍了拍猫脑袋,把它抱起来放在中原怀里。“以后每半年来做一次检查就好了,是只健康又漂亮的猫咪,要好好珍惜它啊。”兽医叮嘱道。
“谢谢您。”中原把猫抱在怀里,摸着小家伙柔软的毛,向兽医点头道谢。青鲭听着中原的心跳轻轻地喵了一声,满是细腻和柔软。

“这就是……中原的住所啊……”
梶井基次郎费力地从中原口袋里翻出钥匙颤着手打开锁,门开的一瞬间重心不稳他和他身上的中原一起倒了下去发出轰的一声响。梶井感觉自己骨头都散架了。
作为中原的同事,今天因为中原和他负责的一起能带来巨大收益的项目成功,中原毫不吝啬自己的兴奋,拉着梶井就要去喝酒。是中原和太宰常去的那个酒吧,梶井因为要开车回家就只点了杯番茄汁。小个子同事一边喝马天尼一边叨叨,梶井以前都没发现中原打开话匣子后这么能说,而随着一杯杯浅色液体下肚,梶井轻易地看到中原眼角红了起来,蓝眸也像氤氲水雾看不真切。完了,梶井暗想不好,这肯定是喝醉了。
喝醉的中原更是,一会儿吐槽他前任搭档太宰治有多么讨厌,一会儿又说到现在的Boss森鸥外有多么喜爱幼女还笑里藏刀。梶井想着这些话绝对不能被森先生知道,轻则罚他去给H公司小公主爱丽丝买甜点,重则让爱丽丝给他创造个发型带着这个发型上班……梶井想起了自己的过去,苦不堪言。
“还有我家那只猫啊……简直和太宰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喜欢搞事……”中原又开始了这个话题,梶井冷静的抿了口番茄汁并且思考番茄汁混马天尼是什么味道。
就算梶井生得人高马大,把个子不高体重不轻的中原背回去还是不容易。好容易打开门,却因为重力不稳直接倒下去。梶井费力地爬了起来气喘吁吁,突然注意到有只猫不知从哪儿窜了出来,黑色皮毛鸢色眼睛。这就是中原的猫啊……还真和太宰先生挺像。
“梶井啊……”中原似乎因为重摔醒了点酒,慢吞吞睁开眼——还是朦朦胧胧的。他努力想从沙发上站起来,只是头脑发昏,努力多次也无果。梶井为中原找到条薄毯放在沙发一角:“是我,你好好休息吧,明天还得上班,别迟到啊。”他有些无奈的叮嘱道。
“谢谢……”中原本能的回应着。世界都是天旋地转,他隐约听到关门声和猫叫,干脆后仰直接躺在沙发上。有东西跳上沙发动作很轻盈,是猫吧,中原向下摸索,在摸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时直接拽了过来。“喵——!”响起了凄惨的猫叫,中原似乎没认识到他弄疼小家伙,依旧把它抱在怀里。青鲭艰难的翻着身,终于调整到一个还算舒服的姿势。它被迫闻着自家铲屎官一身的酒臭味道,不满的喵喵叫着,猫尾也在不停扫动。
“也不知太宰那个混蛋怎么样了……”中原幽幽地开口,眼睛闭着眉头紧锁,看起来像在说梦话或醉话。
“那个混蛋……不会真的自杀成功了吧……?”
“我还是……有些担心他啊……”
青鲭突然就不挣扎了,就着这个姿势盯着酒后吐真言的铲屎官。几秒后它俯下身舔了舔中原额头,就如亲吻一般。中原呼吸渐渐平稳起来,逐渐陷入了睡眠。

是阳光唤醒了中原。他慢慢睁开眼,剧烈的头痛在一瞬间席卷。他艰难地揉着太阳穴慢慢坐起来,醉酒的后遗症太严重,他感觉自己太阳穴兔兔地跳。昨晚发生了什么?中原皱眉记不起来,他醉酒后就容易断片,唯一记得的是自己邀请梶井去酒吧,自己兴致很高。然后呢?接下来发生什么了?中原脑海里只有空白一片,不过现在看样子,是梶井把他送回来的。
等等,有什么不对,中原突然发现青鲭不在他身边,以往他醒时小家伙总会趴在床边懒懒地睁开一只眼算是早安,然后换个姿势继续睡——今天是空空如也的,他匆忙下床拖着拖鞋从猫窝到床底再到洗手池……哪儿都找不到那个乌黑机灵的小家伙,呼唤名字也没有回应。
鸟鸣声漏进来了,他回头,阳光照亮房间洒下温柔,属于夏天清晨的暖风吹起窗帘,花香混着风拂面,馥郁了全身。中原才想起昨晚自己上班时没关窗户,晚上看样子也是的;他家住在一楼,青鲭大概是跳窗离开了吧。
他想起青鲭对他毫不掩饰的厌恶,离开本没什么值得惊讶,但他还是觉得很难受,内心像被软软的猫叫扎了一样,用最温柔的方式说再见。他垂下眼睛,头痛似乎加剧了,心下苦涩干脆给森鸥外发了短信请假,冲了个澡后抱着被子回到房间陷入床榻,翻来覆去睡得也不安稳。
担心的对象多了一个,中原在梦里恶狠狠的骂到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不让人省心。
青鲭一直没回来,中原把猫砂盆、猫抓板等猫用产品守在衣柜顶;同时因为少了猫咪的约束,中原给了森鸥外回复,表示自己会前往美国。
飞机上相对凉爽些,与外面的酷暑大相径庭。中原找到自己座位,放置好随身携带的行李又翻出眼罩。他有些疲倦,青鲭不在家他甚至都不回家,连夜在公司翻阅G公司资料,困了就在沙发上睡着。飞机行程是14小时,他肯定睡不了那么久。他带好眼罩,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慢慢陷入睡眠。
中原做梦了,梦到了青鲭:小家伙乖巧地坐在他面前,一反平日的嚣张模样。它突然跳到书桌上与中原平视,黑色光滑皮毛配合鸢色无波的眼,中原总觉自己通过青鲭看到另一个人。
“中也。”青鲭突然开口,赫然是人的语言!声音还是太宰治的。
妈呀猫会说人话成精了吗!
中原身子猛得抖了一下,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他一把扯下眼罩,突然暴露的亮光刺得他眯眼,尚还模糊的视线中有个人:深色发细软贴在额头,细长鸢色的眼闪着亮光。中原吓得整个人都像椅背瑟缩了一下,“太……太宰治?”他瞪大眼,说话都结巴了。
“啊,中也终于醒了,再不醒我就要吻醒你了。”太宰治兀自说着坐在中原旁边,在换来中原一记饱受惊吓的眼神后狡猾的眨了眨眼,“骗你的。”
中原觉得自己不太好,首先自己做了一个非常惊悚的梦,梦醒他又在面前看到了梦的对象:太宰治,那人坐在那里,米色风衣浅色长裤,脖颈和手腕处都缠着重重绷带;深色略带弯曲的短发,上扬的唇角和满载笑意的鸢色眼睛,都让中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久别后的重逢?他看起来也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中原环顾西周,确定没人注意到这里。“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请假了吗?”
“中也这么关心我?还特意去W公司查了查我的行踪,着实感动。”太宰治眼里含笑,“是啊,自杀未遂摔断了腿,多亏了某人的‘悉心照料’。”
“什么意思……?”中原有些懵,他总觉得太宰治话里有话,而且是针对他的话里有话。这样的太宰治太不寻常了,这是摔断腿连着脑子也摔傻了吗?
太宰治只是笑,阳光透过玻璃映进,金色在他发顶上打转。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掌心递给中原——是项圈,中原给青鲭配的项圈,金属铭牌上还刻着那个名字,纹路清晰美丽。中原还没反应过来,他看看那个被悉心护理的项圈,再看看笑得乖巧的太宰治,再想想前两天他精心照顾的猫咪,他花了30秒理清三者的关系,大脑里轰的一声全明白了。
”靠。”他低低的骂了一句,“那只猫是你?!你怎么变成猫了?!”中原几乎叫出了声。
“我也不知道。”太宰治耸肩实话实说,“我都说了自杀未遂,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变成了猫。还是断腿猫疼得要命。多亏中也把我捡回去治好
……没有痛苦的自杀才是我的信条。”他长叹,把项圈重新放回口袋。“下次不选择六楼跳楼了…....十楼以上才更有机会。”他低声嘟曦着。
但中原内心已随着太宰治的话掀起风浪。这太玄幻了:太宰治自杀没死成变成了猫还他妈被我捡了回去,我又是给他付手术费又是给他买上好的猫罐头,还给他铲屎喂肉允许他在我洗澡时趴在门口看着,老子还半夜搂着他一起睡觉……妈的这也太耻了吧?中原脸腾地红了,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太宰治。后者眨了眨眼,鸢色里满是无辜。
“虽然很难令人相信,但那毕竟是事实啊。”太宰治说,“中也那次醉酒还搂着我说醉话把我弄得很不舒服,中也应该还记得吧?什么那个混蛋不会真的自杀成功了吧”,又或是“我也是有些担心他啊”等等,我都…..
“别说了!”中原低吼着打断了他。他算是明白了,自己跳下太宰治无意间下的套,变成猫是一回事,还他妈拥有本人的意识……....那么青睛平白无故讨厌他也能解释通了啊!中原后悔了,后悔当初为什么不丢掉它。这只该死的猫!“别冲动啊中也,这里可是飞机上。”这混蛋还特别不合时宜的好心提醒。
中原气的发昏,一连串的脏字憋在嗓子眼什么都吐不出来。太宰治说的没错,飞机不适合打架,他突然很想抽烟,但飞机同样不适合吸烟。
“那你为什么出现在我去美国的飞机上?”中原不甘陷入被动,恶狠狠地问着。
“中也说你要去美国,反正我休假还没结束,也过去旅游咯!”
“旅游?太宰治你他妈骗谁呢?”
“骗你呢。”太宰治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做中也的猫,挺有意思的。”
“以戏弄我为乐?”中原瞥了太宰治一眼,心想这人脑子大概有问题得去精神科看看了。青鲭做的那些坏事历历在目:花盆被打碎,不知多少根数据线死在它的嘴下;现在得知青鲭完全是故意的,中原总觉气不打一处来。若青鲭单纯的是只猫还好,偏偏是太宰治,他的冤家太宰治。“飞机降落后自己买机票滚回去,我没工夫搭理你。”他闭眼下了逐客令。
“可是我已经在飞机上了,没有现金也没带银行卡,还没有住的地方,超级惨啊。”太宰治可怜巴巴。
“流浪街头吧。”中原睁开眼,碧蓝色在其中流淌。他毫不客气的嘲笑太宰治,扬起的嘴角饱含讽意。
“但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再次变成猫啊……变成猫的话就再也回不来了,也许会死哦。”
“那不是你的愿望?”
“不,现在的愿望是和美丽的小姐殉情,才不要一个人孤单地死去!”
“那就去街头找个酒吧,那么多美丽的小姐。”
“我没钱啊……”
“……”

“中也,我赌上了我的全部跟你来了美国,除了你,我一无所有了!”太宰治转过身面相中原,托住他的手鸢眼波光潋滟,声音刻意压低尾音轻颤,好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
“……呕,太宰治你恶不恶心。”中原一把甩开太宰治的手满是嫌弃,他拉着行李箱走在前面,看G公司为他安排的酒店在哪里。天气凉爽,能听到虫鸣鸟叫;天蓝得像宝石,阳光被灰尘折射出一片五彩缤纷。
“酒店离这里不远,你最好祈祷自己有个好运还有空房间,”中原声音幽幽地从前方传来。太宰治在后面看他背影瘦瘦小小,暗色帽子扣在头顶,有橘发从帽檐逃出又乖巧的趴在中原左肩。太宰治没注意到自己内心像是化开春水,驱散贯有的黑暗,温暖蔓延至身体每个角落。
也许那样的感觉是对的吧,太宰治在心里轻叹。
他开口说好,鸢眼里闪着星光。
〖END 〗

喜欢我中!
期待你的红心蓝手和评论wwwwwww
第六弹在东京时间10:00

评论
热度(49)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