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网恋有风险[上]

2017年4月29日16:00[东京时间]
中也生贺第九弹,分上下篇
ooc注意,小甜饼
祝全世界最好的中原中也生日快乐!!!!!!!

〖双黑/太中〗网恋有风险[上]
By.祈岚

是夏天。
晚风相较凉爽,偶尔吹起窗帘,连同隐在树叶间聒噪的蝉声一同漫进,有小虫趴在纱窗上渴慕屋内明亮的光;风扇嗡嗡的转脑袋,中原穿着半袖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百无聊赖的盯着天花板,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太热了,这才初夏,风扇的作用就不大了。作业被他摊在桌上,已经懒得去思考,他抬手擦掉眼角生理性泪水翻了个身,像条懒洋洋的夏天的虫。
“叮——”,手机的声音打破宁静。中原伸手去够,发亮屏幕映在他碧蓝色眼中:[如是我闻]——早上好,这天真热。
是的,太热了,昏昏欲睡。中原回复,随手把手机丢在一边。这是个很小众的app:[叮],名如其特殊的提示音,是个聊天软件。不同之处在于他没有个人资料页,初识时只会知晓对方的id;若想继续深入,只得由对方自己说出自己的信息。
中原和[如是我闻]是在这里的认识的,他的id是[潮生]。使用app还是因为同桌梶井基次郎的推荐。那个家伙前些日子在[叮]上交了个女朋友,每天兴冲冲的和中原说他女朋友有多么多么好看多么多么贤惠,中原白了他一眼心想恋爱真可怕继续做题。只是梶井的念叨还是起了一丢丢作用。某日在手机看到推送,抱着一试的态度下载,刚改好id就收到了好友申请。
[如是我闻]:交个朋友可好?
他感到莫名其妙,刚改好id就来了好友申请,系统显示是同城添加。他自觉不傻也不会被骗,虽然有所顾忌还是同意了申请。那人像是早有预料中原会同意,对话亲切自然。渐渐熟起来后会发来问安发来日常,中原回复的同时亦会吐槽同学多么多么智障、同桌多么多么白痴、或者是班主任森鸥外善意的笑容、或者是冤家多么多么讨厌。从[如是我闻]所述他得知这人和他同城同校,也知道大名鼎鼎的热爱幼女的老师森鸥外。这种奇妙的聊天关系一直持续到现在,虽然是网络,却好像对真正的彼此熟悉万分。
[如是我闻]:晚饭吃鱼,超级无敌讨厌。
这时他发来了消息。鱼?中原挑眉,他还挺喜欢吃鱼的,特别是烤鱼。中原不挑食,长得不高纯属系统bug。那不是挺好?他回复说。
[如是我闻]:不不不,最讨厌鱼,最喜欢蟹肉罐头。
蟹肉罐头啊……中原无奈,那不是和鱼一样都是海鲜有什么区别吗……他不知道再回复什么干脆把手机丢在一边。母亲的声音穿透房门叮嘱他早点睡觉,中原应声后爬起来拍拍纱窗赶走小飞虫,又拖着拖鞋去冰箱拿了罐冰可乐,坐在椅上戴上眼镜开始写作业。
是喜欢的物理。

中原就读于gh私立高中,是横滨市内的重点学校。平时他骑单车去学校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中午吃自己事先准备好的便当,当然会被他的冤家太宰治抢去一半,时间久了中原也懒得管他,量加一些就没问题。有时候会提前准备两份,其中一份放大量芥末给太宰治,看他满脸通红的样子中原心情甚是愉悦。
中原成绩不错,班级前三保持地很稳,尤喜欢物理课,对国文课特别厌恶。比如说今天的国文课,留着地中海发型的老师在讲台上乐此不疲,他在讲台下昏昏欲睡。终于要被困困虫拽去极乐净土时他被一个纸团砸醒,猛地一激灵他下意识寻找罪魁祸首——是个皱巴巴的纸团:下课去天台吧。是太宰治的笔迹。
他回头,太宰治左手撑着脑袋笑看他。他和太宰治相识已久,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听母亲说小时候两人关系不错,甚至到了一根冰棒一起吃的地步。不知因为什么关系呈直线下滑,见面总不会给对方好脸色。中原记不起原因,也懒得去想。至少现在关系不好,他讨厌太宰治这点毋庸置疑。两人关系维持一种诡异的平衡,
无可非议的是太宰治有一副好皮相,明明小时候中原高他半头,长大后中原身高就变成处于劣势的那方。那人坐在靠窗的位置,阳光透过玻璃温柔地在他柔软的鸢色发顶打转,落进同色的眼里,深邃且明亮;白衬衫最上面的纽扣没有扣上,露出好看的颈部曲线。俊郎的外貌配上温柔的声音,自然成了无数女孩子仰慕的对象。
还不是一条狡猾的青花鱼。中原收回视线了然太宰治还在看他,重新揉皱纸团趁老师写板书直接向后丢去,纸团以漂亮的抛物线准确落进垃圾筐。有人没忍住笑出声,国文老师回头怒视,中原眨眨眼一脸无辜。
下课后他还是去了天台。太宰治在那儿等着,见他到了后直起身:“你来啦。”他如此说着,丢给中原一罐冰可乐。罐身有些冰手,冷汽遇热液化在表面形成水珠,阳光反射其有些刺眼。中原盯了他一阵子没说话,倚在护栏上拉开易拉罐环,罐口发出砰的一声响,二氧化碳窜出来了。
夏天的天台是少年们乘凉的好去处,好像暖风在天台就会降温。楼下有室外课的学生,像一个个活动的黑点;风吹起中原的衬衫下摆,丝丝缕缕抚在漂亮且精干的腰部线条上。太宰治坐在另一边,一手撑地一手打开另一罐可乐。有鸟儿落在栏杆上好奇地歪头看他,他冲鸟儿吹了个口哨。
“叮——”,手机提示音响起来,[如是我闻]发来了消息:在做什么?喝可乐。他回答的很简单。锁屏的瞬间察觉到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果不其然,太宰治正盯着他,鸢色眼有如深潭迷蒙,覆于表面的是温柔的水雾。“是谁啊。”太宰治开口,尾音上扬,夹着说不清的慵懒。
“要你管。”中原瞥了一眼太宰治没好气的回答。他搞不清楚太宰治为什么邀请他来天台,来天台似乎成为他们之间的日常;总是太宰治邀请,他亦会赴约,喝可乐或是吸烟,彼此都默默无言。那人总喜欢戏弄他,又亮着鸢眼一脸无辜,中原拿他没办法。
太宰治笑了,眉眼浅浅的弯了下去,若是让普通的女孩子见到怕是会惹得小鹿乱撞。“把我叫来有什么事?”中原仰头一口气喝完可乐,手背拭去嘴角的液体。
“没什么,吹吹风。”太宰治说。
“有病吧?”中原瞪了一眼太宰治。

中原喜欢[如是我闻]。
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秘密,除了他谁也不知道,他没看过[如是我闻]的照片,但听过他的声音:[如是我闻]曾给他发过语音,声音有如甘酒清冽醇香。从他的声音中原猜过本人的相貌,大概也是干净的少年。
“快考试了吧?我们快考试了。”[如是我闻]发来消息。
“就是下周。”
“复习的怎么样?”
“还好吧,我国文不太好。”想起国文中原就头疼。每次考完试国文老师都会单独把中原叫到办公室一顿心理教育,说你理化生成绩那么好为什么国文就如此差劲……中原也没办法啊,看见国文就头疼,考试时更是随意写一写就趴桌子上睡着了,国文落下的分数全靠其他科目补回来。
[如是我闻]发来了语音,只有三秒。中原点开耳朵贴在听筒——“加油”,声音晴朗真切,有如春风温热扫在中原心尖儿上。至少因为这句话他也得好好答国文啊……中原点击收藏,内心痒痒的。

下周就是测试。
夏日的脚步绵长,近些日子更热了,教室的窗户全部打开,吹风机也在摇着脑袋吹呀吹。中原的位置靠窗相对凉快些,蝉在树叶间慵懒的叫着,阳光穿过树叶洒落下一个个光斑。金色落在他眼里发亮。
他又被纸团砸到,砸散了刚刚整理好的做题思路。不用想都是那个混蛋。中原放下笔拆开纸团,果不其然,皱巴巴的纸张上让他写上几道题的答案。他趁老师转到另一边时回头,太宰治果然把视线落在他这里。太宰治只是笑,是期盼还是早有预料?中原懒得去想。很久之前他还在努力搞懂太宰治眼里笑里都有什么,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他了解太宰治的生活习惯,但唯独看不透鸢色的眼和狡黠的笑。
白痴才会给他正确的答案。中原撇嘴,翻到答题卡页面,特意避开正确答案大笔一挥错的答案就产生。突然他又觉得不妥,好像这么做太不厚道。别人信任你才问你答案你却专门给错的……中原抿唇叹气,一边骂自己对太宰治还心软真是太没出息了,一边划掉错的改成对的,在老师转身瞬间丢了过去——正中桌面,他的投射技术向来很准。
他似乎听到太宰治笑了,尾音轻轻的上扬。他没回头,整理好散掉的思路重新开始。风掺着绿色飘进,中原橘发间多了几片绿叶。
考试终于结束,中原趴在桌上有些头痛,数学太费脑细胞了。他慢悠悠掏出手机开机,没有任何新消息,他这才想起[如是我闻]今天也考试,也不知考得怎么样……他想戴耳机听歌,却在刚接上耳机是被打断。“刚才真是多谢中也了。”太宰治把手搭在中原肩膀凑过来道谢,一手摘下中原耳机。后者偏头蹙眉对上太宰治的眼,蓝眸满是不耐。“你还会道谢?不怕我把错误的答案传过去?”
“中也不会的,我知道。”太宰治自信满满。
“啧。”气音自鼻腔泛出满是不屑。他拍掉太宰治的手夺回耳机。说实话他特别讨厌太宰治的这份自信,好像什么事情都能猜到、什么事都能拿捏准确,笑容也尽是谎言。偏偏中原认识这人且熟悉,偏偏中原会心软。下次直接一脚踹掉好了,他打定主意。
太宰治还没走,直接坐在中原旁边座位上面对中原,环顾一圈凑上前窃贼般低低笑着:“听说咱们常去的那个酒吧最近有位火辣的小姐常常光顾,中也要不要……”他话还没说完,就连带凳子一同被中原踹翻,咣当的声音听着都疼。中原刚才还想着踹一踹太宰治,转瞬就来了机会。他心情大好,深蓝眸中满是嘲讽:“收起你那龌龊的思想吧,不是有那么多女孩子仰慕你么?”
“中也还真是了解呀……”太宰治慢悠悠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扶起凳子又坐上去,弯下眼睛不气不恼。只是声音在上扬,太宰治的眼里闪着光,“难不成,中也喜欢我?”
“咣当——”太宰治又被踹倒了,后脑勺着地。他看着天花板满眼金星,好像有一群小鸟在他眼前叽叽喳喳。“有病吧?”中原起身瞪了太宰治一眼,绕过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某人径直走出教室。
放学时他看到太宰治和女孩接吻,垂眼揽着女孩的腰满是深情。还不是祸害了好姑娘,还说什么酒吧大姐姐……中原在心里嘲笑他,想从另一边走开,却被清脆的“等一下”拦住,是女孩子的声音。他有些诧异的回头,手还插在裤兜里。女孩子在他面前停下气喘吁吁,抬眸对上中原诧异的眼神时,她脸颊腾得红了起来,匆匆忙忙垂下眼睛满是慌乱。
“什么事?”中原认得他,是同班同学,挺可爱的女孩子。平时和自己没什么交集,而从现在状况来看,配合这些日子察觉到的落在自己身上温情的眼神,中原再傻也能猜到接下来的发展。
“中……中原君!”女孩子紧张的都结巴了。中原暗叫不好。
“我喜欢你!能和我交往吗!”好像一口气说出心声更加容易,女孩子紧张地低下头,耳尖都是绯红的。果然……中原在心里叹气。他在诧异之余是不安。他有喜欢的人且喜欢好久了,虽然是在网络认识。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自己会辜负女孩子的心思,这会让她伤心吧。
“对不起。”
“我有喜欢的人了。”中原慢慢抬眸,对上女孩子的眼。中原的眼睛一直是澄澈的碧蓝色,有如北极的夜空,星辰缀于其上熠熠生辉;此时此刻夜空的极光变幻了,绚丽无比。他没办法接受表白,也想不出别的对策,只得实话实说。
“啊……这样啊……祝你幸福!”女孩子显然受了打击,期待变为失望,她垂下眼睛,颤抖着嘴唇说出祝福的话语;然后转身,向另一个方向逃去。中原抿唇叹气,颇为无奈的挠了挠头,而他并没注意,不远处的太宰治虽然和女孩吻得如火如荼,眼神却时不时往这边飘。
“别分心。”女孩松开太宰治,轻声责备。
太宰治收回视线,温柔的说好。

还有半月就是假期,学生们都躁动起来,好像半月后的考试什么都不是。校园热闹了一些,闺蜜基友说说笑笑,情侣们则找了个私密的地方卿卿我我。好像深受太宰治影响,中原最喜欢的地方亦是天台,似乎比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凉爽。世界是空旷的,蓝天很高很清澈,不见一丝白云;有雁成群结队掠过,呼啦呼啦地扇动翅膀;风裹着花草香落在天台,相对土腥多了些清新的味道。
中原倚在栏杆吸烟,太宰治就坐在地上玩手机。中原算是那种违反校规校纪成绩还好的学生,抽烟喝酒一个不少,成绩还稳稳的停在前三,社交能力也算得上优秀,老师们也拿这个小个子少年没办法。批评他违反校规,偏偏他还能给学校带来荣誉,更多时候也只得选择无视。太宰治倒是没有烟瘾,闲得实在无聊才会抽一支;他成绩不好,上课睡觉或是打游戏,本人亦不对成绩上心。中原有时候会骂太宰治明明有那么好的脑子却浪费,后者耸肩不置可否。
“中也有情人吗?”太宰治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哈?”中原回头感到莫名其妙。他在准备好的易拉罐里弹了弹烟灰,手指修长好看。“没有,怎么了?”
“那中也有喜欢的人吗?”像是无视了中原的反问,太宰治继续。
“和你有什么关系?”中原没好气的回答,转回身子继续欣赏校园美景。他总不能和太宰治说自己喜欢一个网上认识的人,还是被梶井带得陷入网恋。那太尴尬了,绝对会被嘲笑的。他想着太宰治可能会说中也真冷淡,只是那人没有。太宰治只是笑,眯眼弯眉,从喉间滑出几声浅浅的笑。
“给我一支。”太宰治伸手,自然指的是烟。中原回头看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摸出烟盒丢了过去——依旧很准,太宰治接得也很准。他从中抽出一支夹在双唇间,无视烟盒里的打火机,起身向中原那里走去。“借个火。”太宰治含糊不清地说。中原看他一步一步走近,白衬衫衬得其身材修长,然后他俯身,烟头有些颤抖地对上冒烟的红点。太宰治的脸在面前放大,中原看得见他的眼,细密睫毛下的鸢色暗沉,又有星点明亮浮在表层。中原能在鸢色眼中看到自己,橘发微卷眼角上扬,甚至还有点局促不安。他心跳得有些快,总觉得太宰治脑子进水了才靠这么近。他眼里的微光闪着,是不一样的颜色。
“你眼瞎看不到打火机?”借火成功,太宰治长长得吸了一口,吹了中原一脸烟。后者皱眉回过头不去看他,声音里有不耐。
太宰治开口想说什么,天台的门被突兀地推开,两人下意识向那里看去,然后脸色都不太好:高马尾梳得一丝不苟的纪律老师插着腰罗刹般站在那里满面凶色,见两人呆在那里手里还夹着烟瞬间爆发,音调之高甚是刺耳:“你们两个!竟然敢在学校抽烟!哪个班的报上名!跟我去办公室!”罗刹老师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来势汹汹。中原和太宰治对视一眼,好像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样的东西。然后他们不约而同掐了烟,从罗刹老师两边分开拔腿就跑,共同目的都是那扇门。穿着高跟的老师又哪里追的上活力正旺的少年,只得在身后怒骂,看两个违纪少年越跑越远。
中午逃到安全地带,运动的缘故两人额头都溢出些许薄汗,气喘吁吁心跳加快。在某个瞬间他们俩对视,噗嗤一声都笑了出来:没有冥冥薄雾也不隐藏什么,就是属于少年的最明亮的眼睛,碧蓝色和鸢色在其中熠熠生辉。
“喂。”太宰治突然开口,声音里还夹着笑,“我当然看到打火机了,只是……”
“啊?”中原还没反应过来,倚在墙上呼哧呼哧调整呼吸,脸颊染上一些红色。他神采依旧飞扬,看着太宰治慢慢靠近。他感受到唇上的温软,是属于太宰治的薄荷香。
这是个很短暂的吻,在中原没反应过来时开始,又在中原没反应过来时结束。太宰治低头看着矮他很多的橘发少年:“不,没有只是。”他改口,眼里闪着微光。
中原花了半分行时间终于搞清状况。笑容僵在他脸上,慢慢抬头看着太宰治睁大眼睛。他感到惊愕,感到不可置信。这太突然了,中原想,这太突然了。只是什么?他想辩解关于打火机的那句?用一个吻?扯淡吧?本来借火没什么,多了个吻好像就古怪起来了。不,从一个吻判断不出什么,太宰治八成是把这个吻当做练习,把他当做陪练,练习蜻蜓点水般的吻,然后再驾轻就熟地去吻其他女孩子。中原莫名感觉恶心,眼前这人就是只狡猾的狐狸,狐狸能靠谱的话太阳都从西边出来了。方才的愉快心情烟消云散,他抬眸看着那人温柔含情的眼睛,压下眉头蓝眸冷淡:“想练习接吻别找我。”
“以及,我有喜欢的人了。”鬼使神差地,中原加上这句话,一字一顿。
“我知道。”太宰治回答,笑意浅浅。
〖T.B.C 〗

好像写成校园言情剧x
期待你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十在东京时间18:00
下篇在东京时间20:00

评论(4)
热度(45)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