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闭关

关于

【双黑/太中】网恋有风险[下]

2017年4月29日20:00[东京时间]
中也生贺第十一弹
ooc注意,小甜饼
上篇翻lo主空间就好!
祝全世界最好的中原中也生日快乐!!!!!!!!!!!

〖双黑/太中〗网恋有风险[下]
By.祈岚

太乱了。
自下午与太宰治的不欢而散开始,中原脑子一直处于混乱状态。化学课他没听进,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时也精神恍差点把脑子里想的一股脑的说出去,化学老师说了什么他听得模模糊糊,似乎自己站在了个离日常生活很远很远的地方,各种各样的想法将他吞没,他有些头痛。
他和太宰治进入这所高中也有一年多了,平时也就是天台喝汽水吸烟,偶尔会去酒吧,他品酒太宰治撩妹。太宰治的感情生活一直特别丰富,女朋友一任接着一任,哪怕有女孩子说他是个渣男,暗恋他的仍然一抓一大把。修长的身形俊朗的皮相,还有双会撩人的温柔至极的眼,确实会把一些小姑娘迷的神魂颠倒。太宰治好像对每一任都很上心,又好像很不上心,分手也不见什么情感波动,过几天一起撑伞的就会换掉知道。中原总会看到太宰治对女孩深情,又在某一瞬间在那人眼里看到不一样的色彩——那通常是在女孩不在的时候,中原在心里替她惋惜。
中原本身感情生活就比较空白,在使用[叮]之前也没有很认真的喜欢一个人。也有女孩对他表白,他的回复自然就谨慎多了,不像太宰治那样随意。喜欢[如是我闻]也是出乎意料的事,突然有一天就会留意消息,会喜欢发日常,问安成为习惯。甚至在梦里中原也见到了他,隐在阳光之下看不真切。梦醒时他直起身子,看东方天空泛出鱼肚白,火红丝缕绽放在天际。现在他只是觉得心烦,一方面是莫名的喜欢,一方面是太宰治突兀的吻。他对自己说太宰治只是在练习,转瞬又觉鸢色眼里的不像是装出来的温柔。借火也是,亲吻也是,那双眼里的神情他似乎在一个人眼里见过,萤火在黑夜中亮着微光。不该是这样的,他对自己说,不该是这样的。
中原恍惚着熬到放学,又恍惚着晃到校门口。他看见太宰治和现任女友并肩走出校门,自己则骑着单车慢悠悠回家。红绿灯交替闪烁,城市渐渐坠入黑暗;灿烂的霓虹灯升起,人流涌过一波又一波。晚风总是清凉且温柔的,吹起中原微卷的橘发。他右拐进一条小巷,没骑两步就觉有人跟踪。他叹气今天不过是抄了个近路,就碰上了这样的麻烦。
中原停车转身眯眼环视一周,果然是上次那伙人。大概是校内黑恶势力见中原生得白白净净个子又那么矮所以进行了勒索,然后非常狼狈的被中原揍到夹着尾巴落荒而逃。今天他们又来了,还带了一伙兄弟加武器,和白衬衫穿得整齐的中原构成强烈对比。这么多人,这条路还不容易被注意到,估计打不过来啊……中原把书包扔在一边,希望不挂彩,他想。
事实证明这一场麻烦远比想象中难对付。双拳难敌四手,中原仅能保证自保,还击什么基本不可能;且他体力下降得很快,这样下来迟早会陷入被动。脸颊被小刀划伤,用来防守的小臂也疼得厉害,中原侧身躲过棒球棒闪到一边,气喘吁吁努力调整呼吸。他心跳得很快,额角也有汗淌了下来。他兀自感叹人不顺时事事不顺,心情出奇的平静。
“啊,我还以为什么事这么热闹。”熟悉的声音突兀地插入,中原猛得抬头,太宰治穿着半袖短裤站在巷口背光处,街灯模糊化他的边缘,“再不离开就报警了哦。”他晃了晃手机,屏幕在黑暗中很亮。
中原这才想起这条近路会路过太宰治家。在困窘时被搭救,搭救对象还是自己的冤家、今天头痛一下午的对象,这滋味真复杂。校园黑恶势力自然不敢招惹警察,放了句狠话掉头逃跑。中原依旧倚在墙上,大脑嗡嗡地响,他摸了摸额头,摸到一手的血,脸颊也刺痛。中原慢慢站起来,“谢了。”他低低的说了一声,垂眸没去看太宰治。遇见太宰治总比刚才被动局面好,这人最近太反常。
“没什么,给你。”太宰治摆手,从短裤口袋里掏出个东西扔给中原——是一盒创口贴,借着微光还能看清上面防水的标识。看起来这人早知道他的窘况。他抿唇。“谢谢。”一天对太宰治说两次谢谢,他也反常。
“没什么。”太宰治摆手,转身拖着人字拖慢慢回去。中原把创可贴塞进书包,拍了拍手上的土,背对太宰治往回骑。晚风清凉,吹在伤口上疼痛缓解了不少。所幸回家时家里没人,母亲留下纸条说她去姐姐家不回来了;父亲又常年不在家,他叹气,不用为解释伤口费力气了。
中原把书包扔在沙发径直走进浴室,直接打开了花洒。水珠说着橘发滑过脸颊,额头伤口有些疼,血珠混着水滴在地上,白衬衫和制服裤也湿透了。他觉得心很乱,似乎所有不顺都集中在今天:太宰治的异常、吸烟被发现、放学时的狼狈和自己的异常。似乎有一件事一直有人瞒着他,或者说他没意识到、潜意识里否定这个猜想;只是这个小小的猜想代入到今天除了被黑恶势力围堵以外,一切都解释得通。不可能吧……?
他回头关掉花洒,将刘海别到一边,随意拿毛巾擦了把脸。水汽蒸腾,碧蓝色眼里也氤氲了湿气,他脱掉衬衫丢到洗衣机,赤着上身在有些模糊的镜中看到身上分布不均的淤青,手臂还有擦伤,血液还在往外渗,很少没这么狼狈了。
他突然又想起了[如是我闻],好像那人很了解他的生活习惯,总会在他拿起手机时发来消息,日常或是问安,陪伴似乎成为习惯。他看过梶井和她女朋友的聊天记录,内容出了卿卿我我大致都相同。每天梶井乐得开花,他在旁边无话可说。中原没想到自己竟会有一天和梶井走上同样的道路,不,行为不同,心情相同。但他猜不到[如是我闻]想法,又不可能直接去问个究竟,那太丢人了,要不……改天见一面?
他放下沐浴露,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简单的洗了澡清洗伤口,中原把衬衫和制服裤洗干净晾在衣架。他随意的把毛巾披在头上,垂下的发丝还在滴水,在地板上留下小小的水迹。他赤着上身去找医药箱,却怎么也找不到创可贴,无奈之下选择太宰治给他的创可贴,对着脸颊小心的贴上去。样子真滑稽,他想。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那声“叮”。他心中突然闪过一种想法,有如流星一般夺目却转瞬即逝。不会吧?中原心跳有些快。他擦着头发难得有些紧张的划开屏幕,[如是我闻]的消息醒目。
“我们要不要见一面?”

一夜未眠。
收到那条消息时他眼睛瞪大,心跳倏地加快,大脑陷入一片空白。毛巾掉到地上,他橘发散乱,飘着好闻的果木香。他觉得自己要被梶井嘲笑了,就算不背嘲笑自己也同他一样走上了网恋的不归路。他想到平日自己嘲讽别人去见网友,哦其中还包括太宰治、去见他在某个聊天软件上认识的小女友。见网友有风险,网恋更有风险,现在照片和人长得一样的太少,好吧他并没见过[如是我闻]照片……好吧他也网恋了,也想去见网友了,这脸打得啪啪响。
中原回想自己从认识[如是我闻]开始已经有一年了。诡异的加上好友,随意的聊天。那人好像对他很熟悉,只是简单的自我介绍。中原知道他性情温和有时爱开玩笑,像只狐狸,这点和太宰治挺像的;抛开太宰治不说,那人和他同所学校,相同年级,也在被夏天灼烤,骑单车上学,学习成绩还行,只是课上容易打盹。好像中原认识的不是[如是我闻],而是真正存在于他身边的一位眼睛明亮的少年。自己刚才还在划掉和他见一面的想法,这人消息就来了,这时巧合?还是某些东西被他猜中?
中原闭着眼在床上听歌,思考这一切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不可控制。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如是我闻]的消息被他晾在一边。在清晨第一缕朝阳攀上东方天际时,两个影子似乎重叠在一起,分明是同一个人的模样。中原吓得从床上跳起,呆呆的盯着天空。不会吧……他喃喃。

中原还是同意了邀请,时间定在放假前两天的下午,地点是学校的天台。那日那个恐怖的想法被他丢到脑后,不可能的,且没有理由。
夏日总是冗长且美丽。昨天下了场雨,街道和校园都染上了湿气。有水珠在翠叶上颤动,一些叶子承受不了其重量,透亮的液体就顺着叶脉滑下;有毛虫的茧挂在树枝,或是肉虫在树枝上爬呀爬。鸟儿飞过来啄住了它,定是一顿丰盛的午餐。
是国文课。中原托着下巴盯着窗外发呆,他无心听课,国文老师声音比蝉鸣还聒噪。睡不着的原因是下了这节课就该赴约了。会是哪种情况?中原猜不到。
他听到吵闹声,半天才反应过来已经下课了。该来的总要面对,他起身揉揉发酸的眼角,欲离开时有人叫住了他。“中也。”
中原回头,太宰治托腮笑看,眼里闪着精光。天知道这混蛋又要搞什么事。“什么事?”中原皱眉压低声音。
“去天台?”
“和你无关。”中原丢下一句。他没工夫去思考太宰治的无端之言,也没去在意太宰治别有意味的笑。天台空旷,仰头可以看到蓝宝石般纯净的天,清凉的风丝丝缕缕攀上他的皮肤,领带随风扬着。天台上除了他没有其他人,他翻出手机,[叮]并没有新消息。
“中也。”
中原又听到有人叫他,还是刚才那个声音,清朗真切。他转身,深发少年立在那里,修长身形,鸢色眼睛深沉配有含笑的唇角,分明就是太宰治。“你来干什么?”中原手机锁屏挑眉,视线穿过太宰治落在其身后:没有人,也听不到上楼声音,大概是临时有事等一等就好了。
“来赴约。”太宰治随意地回答。他穿过立在那里有点懵的中原,从口袋翻出手机,手指灵活地打了什么。下一秒中原手机就响了,与[如是我闻]聊天界面上那几个字看上去很普通,结合现在状况却在中原心里激起千层浪。[如是我闻]说他已经到了,但这里只有他和太宰治。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几乎颤抖着双手去打字,发送成功,他听到手机响了,是现在这里的第二位客人。他慢慢抬眸去看太宰治,后者对他扬了扬手机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或许说胜利者不太合适,像是计划得逞,得意洋洋。
中原大脑轰得一声,一时没法接受事实。好像之前一切都解释通了:[如是我闻]的各种习惯,热衷蟹肉罐头,不喜欢上课且上课易打盹;有时和狐狸一样狡猾。影子还真是相同的,同一只鸢色的狡猾的名为太宰治的狐狸。这是一场骗局,持续了整整一年的骗局,中原气得发昏,好像每一根手指都在颤,每个细胞都叫嚷着愤怒。这太糟了,太糟了,有如世界末日。
那太宰治是闲着蛋疼戏弄我?哦他好像一直都闲得发慌。创建个马甲id,加好友,然后听自己说学校那些他早就知道的事,再听自己吐槽他本人?中原再一次怀疑太宰治脑子有问题,还有那日的突兀,中原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太宰治说我知道,还是夹着笑的。他早就知道中原喜欢谁了,是他在网上的马甲;马甲又等同于太宰治,再向下推理的东西中原拒绝承认。在他想对[如是我闻]下邀请的时候那人发来了邀请,是随意还是刻意为之?结合之前在学校的种种,配合太宰治的眼神和在太宰治身上看到的似曾相识的暗光,好像答案特别明确,就等他亲自确认。
“你早就知道了,是吗?”中原咬牙切齿。如果现在有刀他巴不得用刀卡在太宰治脖颈然后噼里啪啦暴揍一顿。
“是。”太宰治回答的很自然。
“那你约我干什么?”
“正如你想的那样。”太宰治笑了。风吹起太宰治细软的发,天空的蓝色坠进他眼里闪闪发亮,有如云开雾散的夜空,星幕璀璨。他好像在提示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对上那样的眼中原什么都明白了,骗局、有意或是无意、练习或是真心等等,全部都清晰了。
“你个混蛋……”中原低低骂了一句。他猛得揪住太宰治领子强迫他低头,仰头闭眼吻了上去;后者似乎早有预料,一手揽住中原的腰一手按在中原发上垂眸回吻。中原的发偏硬,后脑的橘发翻着,被太宰治按了下去。中原吻得用力,甚至算得上啃噬,好像所有不满都在这个吻里。他尝到了血腥味,但分不清自己的还是太宰治的,气息似乎都融合在一起,鼻尖抵着鼻尖满是缱绻。阳光温柔,金色降在发丝之间,鸟儿停在栏杆偏头好奇地看着他们。
似乎之前也是这样夏天的天台,冰可乐发出的“砰”的声音,二氧化碳窜了出来;风吹起衬衫下摆,露出的腰际白皙好看。鸟儿唱起歌,从早到晚,从始至终。

是暑假。
夏天正式步入高潮,褪去尚算清凉的外衣,阳光与气温毫不留情。梶井约中原在冷饮店,一边啃冰激凌一边抱怨自己的女友,不,应该是前女友。在梶井热情正高时她提出见面,彼此照片也见过了,是很可爱的女孩子。梶井还特意买了套当下流行的衣服,捧着玫瑰花满怀期待的等着——来着却是个比照片胖一倍的矮个女孩,面相更是不同,性格亦然。梶井保持着礼貌的态度请她看电影吃饭,最后在分开时提出了分手。
“真的不是我外协啊……性格也差太多了。网上温婉可爱,现实中离可爱也差太远了……”梶井可怜巴巴的哀嚎。
中原喝着他的冰可乐干巴巴地安慰梶井。网恋确有风险,比起梶井中原好不到哪里去。虽说现在走在一起,之前的网恋阶段被套路的过去总让他来气。昨天他删掉了[叮]的账号,算是正式的告别网恋。
他刚想端起可乐一饮而尽,一只手就抢先一步。中原皱眉回头,太宰治逆光站在那里,毫不客气的替中原解决了它,“你来干什么?”中原有些纳闷,他不记得他和太宰治说过这事儿。
“来看看,顺便问问你为什么删账号。这是怎么了?”太宰治用眼神示意,顺着他的目光中也视线停在很是苦恼的梶井身上,后者似乎没注意到太宰治的到来。“失恋。”中原低低的开口,“和他那个网上的女朋友见面了,本人和照片大相径庭,所以就分了。”
“……噗嗤。”太宰治愣了两秒还是没忍住笑出声。他坐在中原旁边桌的座位上回头,弯着眉眼声音轻轻,“那中也呢?为什么删号?”
中原皱眉眯眼盯了他一阵子,又看了眼明显受伤的梶井,阳光把碧蓝色的眼衬得更加澄澈,他闭眼后靠在椅背双手枕在脑后,许久才慢慢的回答:“那东西留着没用,去他妈的网恋。”声音有抱怨,中原没去看太宰治,也怕看了太宰治暴露最真实的心情。他只是一厢情愿的认为两人都没有[叮]上的那层马甲。相遇在许久之前,相爱在这所学校。温柔的夏风是背景音乐,可乐和烟是道具,鸟儿是观众,他们两个就是大名鼎鼎的主演。中原垂下的眼睫颤着,没来由的紧张遍布大脑。
太宰治笑了,眨眼的间隙藏着狡黠。“不网恋的话,就在现在,在这里面对面的谈恋爱,怎么样?”他扬着声音提问。
心情突然就平静了,紧张感随着太宰治这句话烟消云散。停顿几秒,中原慢慢的睁眼直起身,太宰治的期待就留在他心坎。他觉得很有趣,也摆出一副调侃模样吊人胃口。
“太宰啊……”中原嘴角扬着,眸里闪着星光。
“这真是你,提过的最好的建议了。”

〖END 〗

困到不省人事
期待你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最后一篇在东京时间22:00

评论
热度(37)

© 祈岚☆ | Powered by LOFTER